高中作文
搭伙(搭伙是什么意思)
作者:无语 时间:2022-05-19
浏览:20次  字数:32006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978 篇,  月稿:814 篇

  我的故乡——向阳河与香溪河的交汇处,孝子山与林家山所形成的大峡谷的口子上,故取名大峡口。三峡大坝建成后,这里成了三峡库区深水港,建有旅游码头和多个货运码头。

  小时候,我们住在大峡口的老街。老街在河边,街外是吊脚楼,楼下是潺潺的香溪水,向南流向长江。老街只走人,不过车。公路在街后的斜坡上,比老街要高十几米,来往的车辆不是很多。

  我的大祖母在老街上开了一个客栈,常常有客人来住,有些客人喜欢搭伙。所谓搭伙,就是借大祖母的锅灶做饭吃,交几毛钱的搭伙费。一般是住几天的客人才搭伙,比上馆子要便宜不少。

  印象最深的是大队干部到设在老街上的管理区开会,往往开好几天,有几个大队凑在一起搭伙。他们往往在中途和最后一天打牙祭——吃回锅肉。回锅肉装在瓷盆里,大半盆,挨着盆放几个装在瓷钵子里的炒菜,一份放在堂屋的桌上,另一份摆在老街上,像摆了两桌酒席。无论站一圈儿吃的,还是蹲一圈吃的,都吃得津津有味。

  大祖母与搭伙的总会友好相处,从未有意见发生。看见他们吃得满脸笑容,大祖母常常说:“砧子蒸的饭就是好吃!”“好吃,好吃。”总有人马上回话,“杉木砧子蒸的饭就是好吃!”

  有时,大祖母也夸奖她的大铁锅:“这口油三的锅炒回锅肉就是出味儿。”“出味儿,出味儿。”总有人接话,“锅好炒菜确实好吃一些。”

  什么油三油四,至今也没闹明白。

  搭伙是上世纪计划经济时代,故乡的一道风景,至今留有美好的印象。

  人最大的幸福就在于常常能回忆起美好的事情,没有美好的回忆难有天命年后的愉悦。

  那天,一位老同事去世,我们去吊唁,才知他的晚年是在搭伙中度过的。不过,与我少年时代所见的搭伙不同,无不令人感叹。

  老同事49岁那年,他的妻子在家突发急症,送到卫生所抢救无效,撒手人寰。老同事料理完后事,继续上班,发誓孩子们都成了家,他才会考虑个人问题。当时他有三个孩子:大儿子接班参加了工作,已经成家,双职工,有一个孩子;二儿子中专毕业参加了工作,正在处对象;小姑娘初中毕业,在家跟着母亲务农。

  他说到了,也做到了。

  退休时,儿女都已成家,并都有了孩子。他觉得该好好安度晚年——找个老伴儿。经人介绍,和一位丧偶的妇女搭了伙——不拿手续,住在女方家。老伴儿小七八岁,老同事的儿女较为满意。非常奇怪的是双方的儿女都认为搭伙好,坚决反对拿手续——好聚好散,少些麻烦。

  在我走过的一些地方,丧偶的、离婚的,只要不想再生孩子的,他们在一起生活,很少有拿结婚证的。有的悄悄搭伙,有的公开搭伙……这一切似乎正常不过,大家仿佛习以为常了。

  自此,老同事很少见到自己的儿女,亲戚也很少去打搅二位的生活。一眨眼,十多年过去了,满意的老伴儿因病去世,后事由其子女承办,但开支由老同事承担。

  70多的老同事陷入两难境地:一是没有一个儿女愿意接他去养老,二是自己生活自理越来越困难。孤独了三个月后,好心人介绍,他又过上了搭伙的日子,不过,这次是跟一位离婚的。

  老同事在镇上租了一套屋,两人都远离自己的后人居住,工资折交给女的掌管。她喜欢做饭,手艺也还不错;她爱干净,屋子收拾得很有看相;她也爱开玩笑,常常逗得老同事笑起来。两人在一起过得相安无事,儿女们也抽时间去看看。老同事按时起床,按时吃饭,按时睡觉,穿的干净,常常坐在阳台上边晒太阳喝着绿茶……过得安逸自在,比上次搭伙满意多了。女的也较为满意,工资虽不算多,但除了生活开支,悄悄地还能攒点儿,即使不搭伙了,手头也有些钱。有了钱,自己硬气。一想到自己离婚后,一直是儿女供养,这回可以减轻他们的负担,她对老同事很是满意。

  有一天,老同事推开窗子,看着美丽的小镇,忽然觉得自己离天远离土近了,应该给后人栽花,不能给后人栽刺。这搭伙,有失晚节。于是叫来她,郑重地说:“我们还是拿个手续吧!”

  “这不很好吗?”

  “不拿结婚证,伤风败俗。这是给后人栽刺!”

  “我们还是听听孩子们的意见。”

  老同事立马打通了大儿子的电话,结果吃了个闭门羹。忍着性子依次打,结果,没有一个同意的。

  “不同意也好,到时候,他们无话可说。”老伴儿接着说,“我的电话也无需打了,结果肯定是一样的。现在几多离了婚没复婚的住在一起的,几多没结婚的住在一起,几多做小三的住在一起……他们都不怕丢人,我们老家伙怕什么?”

  “这些人,是不是生病了……”老同事走到窗前,眼里噙满泪水。

  开始几年,老同事的生活能够自理,二人世界倒是优哉游哉。78岁那年,老同事体力不支,生活自理困难起来,几乎完全靠老伴儿服侍了。女的后人见事不祥,借故把她接走了。

  散伙时,老同事的折子上一分钱也没有。无奈之下,大儿子特意召开了自家会议,说:“父亲大人自退休后,就丢了祖宅,一直在镇上生活。现在到了这一步,我们还是给他找个搭伴儿的。”刚出嫁不久的洋娃子说:“爸爸,把爷爷接到我们家,你们给他搭伴儿,不是更好吗?”媳妇生气地说:“我们的屋子小,住不过来!老大,你去跟洋娃子的幺爹商量一下,叫他们接去养老,工资全给他们,住院由小妹服侍,死后,我们一起安葬。”

  “既然这样,把老幺、小妹都弄在一起开个家庭会议。”洋娃子赞成,媳妇只好点了一下头。

  那天,一家人聚在老同事租住的屋子里,老大主持会议,说出议题后,老同事慢吞吞地说:“我已经快80的人了,你们怎么安排怎么好。”

  “爸爸,您是知道我们家的情况的,我们的房子买的小,又在七楼,不是我们不想接您去享几年福,实在是住不过来。老大,你说呢?!”

  “是呀,作为老大,理应接爸爸去享福,确实条件差。”

  “老大,你说话的意思——我们买的屋大,在四楼,符合条件咯。老幺,你说!”幺媳妇发话了。

  “既然这么说,那我就直说了。爸说,谁接的班?儿女买房子时,您给谁给了钱?”老幺扫视了一下众人,端起茶,喝起来。这下把老大搞得措手不及,因为他接了班,买房时父亲也给了钱,但老幺买房时没给一分。老大面对突发事件还算反应快,不紧不慢地说道:“老话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事。我现在说一个方案,大家看行不行?”

  “大哥,你说来听听?”小女婿有些着急。

  “方案就三点:一是找个搭伴儿的,我来帮忙斟酌;二是爸爸住院,由小妹服侍;三是百年归世后,我们两弟兄安葬。”

  家庭会议后,各自按照方案去做。老大迅速出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乡下总算找了个所谓可靠的。过了两年也散了伙,老同事大病一场,半年后,在病床上断了最后一口气。

  吊唁结束后,在回家的路上,望着头上的下弦月,感慨万千:老同事年轻时热爱事业,中年走上校长岗位,直至退休。为什么老后走上搭伙的道路?

  我的故乡——向阳河与香溪河的交汇处,孝子山与林家山所形成的大峡谷的口子上,故取名大峡口。三峡大坝建成后,这里成了三峡库区深水港,建有旅游码头和多个货运码头。

  小时候,我们住在大峡口的老街。老街在河边,街外是吊脚楼,楼下是潺潺的香溪水,向南流向长江。老街只走人,不过车。公路在街后的斜坡上,比老街要高十几米,来往的车辆不是很多。

  我的大祖母在老街上开了一个客栈,常常有客人来住,有些客人喜欢搭伙。所谓搭伙,就是借大祖母的锅灶做饭吃,交几毛钱的搭伙费。一般是住几天的客人才搭伙,比上馆子要便宜不少。

  印象最深的是大队干部到设在老街上的管理区开会,往往开好几天,有几个大队凑在一起搭伙。他们往往在中途和最后一天打牙祭——吃回锅肉。回锅肉装在瓷盆里,大半盆,挨着盆放几个装在瓷钵子里的炒菜,一份放在堂屋的桌上,另一份摆在老街上,像摆了两桌酒席。无论站一圈儿吃的,还是蹲一圈吃的,都吃得津津有味。

  大祖母与搭伙的总会友好相处,从未有意见发生。看见他们吃得满脸笑容,大祖母常常说:“砧子蒸的饭就是好吃!”“好吃,好吃。”总有人马上回话,“杉木砧子蒸的饭就是好吃!”

  有时,大祖母也夸奖她的大铁锅:“这口油三的锅炒回锅肉就是出味儿。”“出味儿,出味儿。”总有人接话,“锅好炒菜确实好吃一些。”

  什么油三油四,至今也没闹明白。

  搭伙是上世纪计划经济时代,故乡的一道风景,至今留有美好的印象。

  人最大的幸福就在于常常能回忆起美好的事情,没有美好的回忆难有天命年后的愉悦。

  那天,一位老同事去世,我们去吊唁,才知他的晚年是在搭伙中度过的。不过,与我少年时代所见的搭伙不同,无不令人感叹。

  老同事49岁那年,他的妻子在家突发急症,送到卫生所抢救无效,撒手人寰。老同事料理完后事,继续上班,发誓孩子们都成了家,他才会考虑个人问题。当时他有三个孩子:大儿子接班参加了工作,已经成家,双职工,有一个孩子;二儿子中专毕业参加了工作,正在处对象;小姑娘初中毕业,在家跟着母亲务农。

  他说到了,也做到了。

  退休时,儿女都已成家,并都有了孩子。他觉得该好好安度晚年——找个老伴儿。经人介绍,和一位丧偶的妇女搭了伙——不拿手续,住在女方家。老伴儿小七八岁,老同事的儿女较为满意。非常奇怪的是双方的儿女都认为搭伙好,坚决反对拿手续——好聚好散,少些麻烦。

  在我走过的一些地方,丧偶的、离婚的,只要不想再生孩子的,他们在一起生活,很少有拿结婚证的。有的悄悄搭伙,有的公开搭伙……这一切似乎正常不过,大家仿佛习以为常了。

  自此,老同事很少见到自己的儿女,亲戚也很少去打搅二位的生活。一眨眼,十多年过去了,满意的老伴儿因病去世,后事由其子女承办,但开支由老同事承担。

  70多的老同事陷入两难境地:一是没有一个儿女愿意接他去养老,二是自己生活自理越来越困难。孤独了三个月后,好心人介绍,他又过上了搭伙的日子,不过,这次是跟一位离婚的。

  老同事在镇上租了一套屋,两人都远离自己的后人居住,工资折交给女的掌管。她喜欢做饭,手艺也还不错;她爱干净,屋子收拾得很有看相;她也爱开玩笑,常常逗得老同事笑起来。两人在一起过得相安无事,儿女们也抽时间去看看。老同事按时起床,按时吃饭,按时睡觉,穿的干净,常常坐在阳台上边晒太阳喝着绿茶……过得安逸自在,比上次搭伙满意多了。女的也较为满意,工资虽不算多,但除了生活开支,悄悄地还能攒点儿,即使不搭伙了,手头也有些钱。有了钱,自己硬气。一想到自己离婚后,一直是儿女供养,这回可以减轻他们的负担,她对老同事很是满意。

  有一天,老同事推开窗子,看着美丽的小镇,忽然觉得自己离天远离土近了,应该给后人栽花,不能给后人栽刺。这搭伙,有失晚节。于是叫来她,郑重地说:“我们还是拿个手续吧!”

  “这不很好吗?”

  “不拿结婚证,伤风败俗。这是给后人栽刺!”

  “我们还是听听孩子们的意见。”

  老同事立马打通了大儿子的电话,结果吃了个闭门羹。忍着性子依次打,结果,没有一个同意的。

  “不同意也好,到时候,他们无话可说。”老伴儿接着说,“我的电话也无需打了,结果肯定是一样的。现在几多离了婚没复婚的住在一起的,几多没结婚的住在一起,几多做小三的住在一起……他们都不怕丢人,我们老家伙怕什么?”

  “这些人,是不是生病了……”老同事走到窗前,眼里噙满泪水。

  开始几年,老同事的生活能够自理,二人世界倒是优哉游哉。78岁那年,老同事体力不支,生活自理困难起来,几乎完全靠老伴儿服侍了。女的后人见事不祥,借故把她接走了。

  散伙时,老同事的折子上一分钱也没有。无奈之下,大儿子特意召开了自家会议,说:“父亲大人自退休后,就丢了祖宅,一直在镇上生活。现在到了这一步,我们还是给他找个搭伴儿的。”刚出嫁不久的洋娃子说:“爸爸,把爷爷接到我们家,你们给他搭伴儿,不是更好吗?”媳妇生气地说:“我们的屋子小,住不过来!老大,你去跟洋娃子的幺爹商量一下,叫他们接去养老,工资全给他们,住院由小妹服侍,死后,我们一起安葬。”

  “既然这样,把老幺、小妹都弄在一起开个家庭会议。”洋娃子赞成,媳妇只好点了一下头。

  那天,一家人聚在老同事租住的屋子里,老大主持会议,说出议题后,老同事慢吞吞地说:“我已经快80的人了,你们怎么安排怎么好。”

  “爸爸,您是知道我们家的情况的,我们的房子买的小,又在七楼,不是我们不想接您去享几年福,实在是住不过来。老大,你说呢?!”

  “是呀,作为老大,理应接爸爸去享福,确实条件差。”

  “老大,你说话的意思——我们买的屋大,在四楼,符合条件咯。老幺,你说!”幺媳妇发话了。

  “既然这么说,那我就直说了。爸说,谁接的班?儿女买房子时,您给谁给了钱?”老幺扫视了一下众人,端起茶,喝起来。这下把老大搞得措手不及,因为他接了班,买房时父亲也给了钱,但老幺买房时没给一分。老大面对突发事件还算反应快,不紧不慢地说道:“老话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事。我现在说一个方案,大家看行不行?”

  “大哥,你说来听听?”小女婿有些着急。

  “方案就三点:一是找个搭伴儿的,我来帮忙斟酌;二是爸爸住院,由小妹服侍;三是百年归世后,我们两弟兄安葬。”

  家庭会议后,各自按照方案去做。老大迅速出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乡下总算找了个所谓可靠的。过了两年也散了伙,老同事大病一场,半年后,在病床上断了最后一口气。

  吊唁结束后,在回家的路上,望着头上的下弦月,感慨万千:老同事年轻时热爱事业,中年走上校长岗位,直至退休。为什么老后走上搭伙的道路?

  我的故乡——向阳河与香溪河的交汇处,孝子山与林家山所形成的大峡谷的口子上,故取名大峡口。三峡大坝建成后,这里成了三峡库区深水港,建有旅游码头和多个货运码头。

  小时候,我们住在大峡口的老街。老街在河边,街外是吊脚楼,楼下是潺潺的香溪水,向南流向长江。老街只走人,不过车。公路在街后的斜坡上,比老街要高十几米,来往的车辆不是很多。

  我的大祖母在老街上开了一个客栈,常常有客人来住,有些客人喜欢搭伙。所谓搭伙,就是借大祖母的锅灶做饭吃,交几毛钱的搭伙费。一般是住几天的客人才搭伙,比上馆子要便宜不少。

  印象最深的是大队干部到设在老街上的管理区开会,往往开好几天,有几个大队凑在一起搭伙。他们往往在中途和最后一天打牙祭——吃回锅肉。回锅肉装在瓷盆里,大半盆,挨着盆放几个装在瓷钵子里的炒菜,一份放在堂屋的桌上,另一份摆在老街上,像摆了两桌酒席。无论站一圈儿吃的,还是蹲一圈吃的,都吃得津津有味。

  大祖母与搭伙的总会友好相处,从未有意见发生。看见他们吃得满脸笑容,大祖母常常说:“砧子蒸的饭就是好吃!”“好吃,好吃。”总有人马上回话,“杉木砧子蒸的饭就是好吃!”

  有时,大祖母也夸奖她的大铁锅:“这口油三的锅炒回锅肉就是出味儿。”“出味儿,出味儿。”总有人接话,“锅好炒菜确实好吃一些。”

  什么油三油四,至今也没闹明白。

  搭伙是上世纪计划经济时代,故乡的一道风景,至今留有美好的印象。

  人最大的幸福就在于常常能回忆起美好的事情,没有美好的回忆难有天命年后的愉悦。

  那天,一位老同事去世,我们去吊唁,才知他的晚年是在搭伙中度过的。不过,与我少年时代所见的搭伙不同,无不令人感叹。

  老同事49岁那年,他的妻子在家突发急症,送到卫生所抢救无效,撒手人寰。老同事料理完后事,继续上班,发誓孩子们都成了家,他才会考虑个人问题。当时他有三个孩子:大儿子接班参加了工作,已经成家,双职工,有一个孩子;二儿子中专毕业参加了工作,正在处对象;小姑娘初中毕业,在家跟着母亲务农。

  他说到了,也做到了。

  退休时,儿女都已成家,并都有了孩子。他觉得该好好安度晚年——找个老伴儿。经人介绍,和一位丧偶的妇女搭了伙——不拿手续,住在女方家。老伴儿小七八岁,老同事的儿女较为满意。非常奇怪的是双方的儿女都认为搭伙好,坚决反对拿手续——好聚好散,少些麻烦。

  在我走过的一些地方,丧偶的、离婚的,只要不想再生孩子的,他们在一起生活,很少有拿结婚证的。有的悄悄搭伙,有的公开搭伙……这一切似乎正常不过,大家仿佛习以为常了。

  自此,老同事很少见到自己的儿女,亲戚也很少去打搅二位的生活。一眨眼,十多年过去了,满意的老伴儿因病去世,后事由其子女承办,但开支由老同事承担。

  70多的老同事陷入两难境地:一是没有一个儿女愿意接他去养老,二是自己生活自理越来越困难。孤独了三个月后,好心人介绍,他又过上了搭伙的日子,不过,这次是跟一位离婚的。

  老同事在镇上租了一套屋,两人都远离自己的后人居住,工资折交给女的掌管。她喜欢做饭,手艺也还不错;她爱干净,屋子收拾得很有看相;她也爱开玩笑,常常逗得老同事笑起来。两人在一起过得相安无事,儿女们也抽时间去看看。老同事按时起床,按时吃饭,按时睡觉,穿的干净,常常坐在阳台上边晒太阳喝着绿茶……过得安逸自在,比上次搭伙满意多了。女的也较为满意,工资虽不算多,但除了生活开支,悄悄地还能攒点儿,即使不搭伙了,手头也有些钱。有了钱,自己硬气。一想到自己离婚后,一直是儿女供养,这回可以减轻他们的负担,她对老同事很是满意。

  有一天,老同事推开窗子,看着美丽的小镇,忽然觉得自己离天远离土近了,应该给后人栽花,不能给后人栽刺。这搭伙,有失晚节。于是叫来她,郑重地说:“我们还是拿个手续吧!”

  “这不很好吗?”

  “不拿结婚证,伤风败俗。这是给后人栽刺!”

  “我们还是听听孩子们的意见。”

  老同事立马打通了大儿子的电话,结果吃了个闭门羹。忍着性子依次打,结果,没有一个同意的。

  “不同意也好,到时候,他们无话可说。”老伴儿接着说,“我的电话也无需打了,结果肯定是一样的。现在几多离了婚没复婚的住在一起的,几多没结婚的住在一起,几多做小三的住在一起……他们都不怕丢人,我们老家伙怕什么?”

  “这些人,是不是生病了……”老同事走到窗前,眼里噙满泪水。

  开始几年,老同事的生活能够自理,二人世界倒是优哉游哉。78岁那年,老同事体力不支,生活自理困难起来,几乎完全靠老伴儿服侍了。女的后人见事不祥,借故把她接走了。

  散伙时,老同事的折子上一分钱也没有。无奈之下,大儿子特意召开了自家会议,说:“父亲大人自退休后,就丢了祖宅,一直在镇上生活。现在到了这一步,我们还是给他找个搭伴儿的。”刚出嫁不久的洋娃子说:“爸爸,把爷爷接到我们家,你们给他搭伴儿,不是更好吗?”媳妇生气地说:“我们的屋子小,住不过来!老大,你去跟洋娃子的幺爹商量一下,叫他们接去养老,工资全给他们,住院由小妹服侍,死后,我们一起安葬。”

  “既然这样,把老幺、小妹都弄在一起开个家庭会议。”洋娃子赞成,媳妇只好点了一下头。

  那天,一家人聚在老同事租住的屋子里,老大主持会议,说出议题后,老同事慢吞吞地说:“我已经快80的人了,你们怎么安排怎么好。”

  “爸爸,您是知道我们家的情况的,我们的房子买的小,又在七楼,不是我们不想接您去享几年福,实在是住不过来。老大,你说呢?!”

  “是呀,作为老大,理应接爸爸去享福,确实条件差。”

  “老大,你说话的意思——我们买的屋大,在四楼,符合条件咯。老幺,你说!”幺媳妇发话了。

  “既然这么说,那我就直说了。爸说,谁接的班?儿女买房子时,您给谁给了钱?”老幺扫视了一下众人,端起茶,喝起来。这下把老大搞得措手不及,因为他接了班,买房时父亲也给了钱,但老幺买房时没给一分。老大面对突发事件还算反应快,不紧不慢地说道:“老话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事。我现在说一个方案,大家看行不行?”

  “大哥,你说来听听?”小女婿有些着急。

  “方案就三点:一是找个搭伴儿的,我来帮忙斟酌;二是爸爸住院,由小妹服侍;三是百年归世后,我们两弟兄安葬。”

  家庭会议后,各自按照方案去做。老大迅速出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乡下总算找了个所谓可靠的。过了两年也散了伙,老同事大病一场,半年后,在病床上断了最后一口气。

  吊唁结束后,在回家的路上,望着头上的下弦月,感慨万千:老同事年轻时热爱事业,中年走上校长岗位,直至退休。为什么老后走上搭伙的道路?我的故乡——向阳河与香溪河的交汇处,孝子山与林家山所形成的大峡谷的口子上,故取名大峡口。三峡大坝建成后,这里成了三峡库区深水港,建有旅游码头和多个货运码头。

  小时候,我们住在大峡口的老街。老街在河边,街外是吊脚楼,楼下是潺潺的香溪水,向南流向长江。老街只走人,不过车。公路在街后的斜坡上,比老街要高十几米,来往的车辆不是很多。

  我的大祖母在老街上开了一个客栈,常常有客人来住,有些客人喜欢搭伙。所谓搭伙,就是借大祖母的锅灶做饭吃,交几毛钱的搭伙费。一般是住几天的客人才搭伙,比上馆子要便宜不少。

  印象最深的是大队干部到设在老街上的管理区开会,往往开好几天,有几个大队凑在一起搭伙。他们往往在中途和最后一天打牙祭——吃回锅肉。回锅肉装在瓷盆里,大半盆,挨着盆放几个装在瓷钵子里的炒菜,一份放在堂屋的桌上,另一份摆在老街上,像摆了两桌酒席。无论站一圈儿吃的,还是蹲一圈吃的,都吃得津津有味。

  大祖母与搭伙的总会友好相处,从未有意见发生。看见他们吃得满脸笑容,大祖母常常说:“砧子蒸的饭就是好吃!”“好吃,好吃。”总有人马上回话,“杉木砧子蒸的饭就是好吃!”

  有时,大祖母也夸奖她的大铁锅:“这口油三的锅炒回锅肉就是出味儿。”“出味儿,出味儿。”总有人接话,“锅好炒菜确实好吃一些。”

  什么油三油四,至今也没闹明白。

  搭伙是上世纪计划经济时代,故乡的一道风景,至今留有美好的印象。

  人最大的幸福就在于常常能回忆起美好的事情,没有美好的回忆难有天命年后的愉悦。

  那天,一位老同事去世,我们去吊唁,才知他的晚年是在搭伙中度过的。不过,与我少年时代所见的搭伙不同,无不令人感叹。

  老同事49岁那年,他的妻子在家突发急症,送到卫生所抢救无效,撒手人寰。老同事料理完后事,继续上班,发誓孩子们都成了家,他才会考虑个人问题。当时他有三个孩子:大儿子接班参加了工作,已经成家,双职工,有一个孩子;二儿子中专毕业参加了工作,正在处对象;小姑娘初中毕业,在家跟着母亲务农。

  他说到了,也做到了。

  退休时,儿女都已成家,并都有了孩子。他觉得该好好安度晚年——找个老伴儿。经人介绍,和一位丧偶的妇女搭了伙——不拿手续,住在女方家。老伴儿小七八岁,老同事的儿女较为满意。非常奇怪的是双方的儿女都认为搭伙好,坚决反对拿手续——好聚好散,少些麻烦。

  在我走过的一些地方,丧偶的、离婚的,只要不想再生孩子的,他们在一起生活,很少有拿结婚证的。有的悄悄搭伙,有的公开搭伙……这一切似乎正常不过,大家仿佛习以为常了。

  自此,老同事很少见到自己的儿女,亲戚也很少去打搅二位的生活。一眨眼,十多年过去了,满意的老伴儿因病去世,后事由其子女承办,但开支由老同事承担。

  70多的老同事陷入两难境地:一是没有一个儿女愿意接他去养老,二是自己生活自理越来越困难。孤独了三个月后,好心人介绍,他又过上了搭伙的日子,不过,这次是跟一位离婚的。

  老同事在镇上租了一套屋,两人都远离自己的后人居住,工资折交给女的掌管。她喜欢做饭,手艺也还不错;她爱干净,屋子收拾得很有看相;她也爱开玩笑,常常逗得老同事笑起来。两人在一起过得相安无事,儿女们也抽时间去看看。老同事按时起床,按时吃饭,按时睡觉,穿的干净,常常坐在阳台上边晒太阳喝着绿茶……过得安逸自在,比上次搭伙满意多了。女的也较为满意,工资虽不算多,但除了生活开支,悄悄地还能攒点儿,即使不搭伙了,手头也有些钱。有了钱,自己硬气。一想到自己离婚后,一直是儿女供养,这回可以减轻他们的负担,她对老同事很是满意。

  有一天,老同事推开窗子,看着美丽的小镇,忽然觉得自己离天远离土近了,应该给后人栽花,不能给后人栽刺。这搭伙,有失晚节。于是叫来她,郑重地说:“我们还是拿个手续吧!”

  “这不很好吗?”

  “不拿结婚证,伤风败俗。这是给后人栽刺!”

  “我们还是听听孩子们的意见。”

  老同事立马打通了大儿子的电话,结果吃了个闭门羹。忍着性子依次打,结果,没有一个同意的。

  “不同意也好,到时候,他们无话可说。”老伴儿接着说,“我的电话也无需打了,结果肯定是一样的。现在几多离了婚没复婚的住在一起的,几多没结婚的住在一起,几多做小三的住在一起……他们都不怕丢人,我们老家伙怕什么?”

  “这些人,是不是生病了……”老同事走到窗前,眼里噙满泪水。

  开始几年,老同事的生活能够自理,二人世界倒是优哉游哉。78岁那年,老同事体力不支,生活自理困难起来,几乎完全靠老伴儿服侍了。女的后人见事不祥,借故把她接走了。

  散伙时,老同事的折子上一分钱也没有。无奈之下,大儿子特意召开了自家会议,说:“父亲大人自退休后,就丢了祖宅,一直在镇上生活。现在到了这一步,我们还是给他找个搭伴儿的。”刚出嫁不久的洋娃子说:“爸爸,把爷爷接到我们家,你们给他搭伴儿,不是更好吗?”媳妇生气地说:“我们的屋子小,住不过来!老大,你去跟洋娃子的幺爹商量一下,叫他们接去养老,工资全给他们,住院由小妹服侍,死后,我们一起安葬。”

  “既然这样,把老幺、小妹都弄在一起开个家庭会议。”洋娃子赞成,媳妇只好点了一下头。

  那天,一家人聚在老同事租住的屋子里,老大主持会议,说出议题后,老同事慢吞吞地说:“我已经快80的人了,你们怎么安排怎么好。”

  “爸爸,您是知道我们家的情况的,我们的房子买的小,又在七楼,不是我们不想接您去享几年福,实在是住不过来。老大,你说呢?!”

  “是呀,作为老大,理应接爸爸去享福,确实条件差。”

  “老大,你说话的意思——我们买的屋大,在四楼,符合条件咯。老幺,你说!”幺媳妇发话了。

  “既然这么说,那我就直说了。爸说,谁接的班?儿女买房子时,您给谁给了钱?”老幺扫视了一下众人,端起茶,喝起来。这下把老大搞得措手不及,因为他接了班,买房时父亲也给了钱,但老幺买房时没给一分。老大面对突发事件还算反应快,不紧不慢地说道:“老话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事。我现在说一个方案,大家看行不行?”

  “大哥,你说来听听?”小女婿有些着急。

  “方案就三点:一是找个搭伴儿的,我来帮忙斟酌;二是爸爸住院,由小妹服侍;三是百年归世后,我们两弟兄安葬。”

  家庭会议后,各自按照方案去做。老大迅速出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乡下总算找了个所谓可靠的。过了两年也散了伙,老同事大病一场,半年后,在病床上断了最后一口气。

  吊唁结束后,在回家的路上,望着头上的下弦月,感慨万千:老同事年轻时热爱事业,中年走上校长岗位,直至退休。为什么老后走上搭伙的道路?

【审核人:站长】

《搭伙(搭伙是什么意思)》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搭伙
评论(2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高中作文

    查看更多高中作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