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精选
舞狮脑
作者:怪石 时间:2022-04-17
浏览:120次  字数:8351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857 篇,  月稿:773 篇

  【编者按】装故事、舞香火龙、舞狮脑均是汝城优秀传统民俗活动。作者用饱满的热情,娴熟、凝练、细腻的文笔叙写了四十年前钟姓家族通过舞狮脑民俗活动祈福、欢庆元宵节的热闹场面。在作者笔下,舞狮脑人无论年长或是年轻,动作均是如此的帅气,技艺均是如此的高超,加上舞狮脑人及观众们语言不时的穿插,让整篇文章变得更加生动、精彩。全文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作者对过去美好时光的留恋不舍及对今天和未来健康、美好生活地热切期盼。好文推荐会员们共赏!并建议版主们推优或精华!(冬芒江)

  【编者按】舞狮脑,是玩龙灯吗?如果是的,我们家乡也有。每逢正月十五,我们家乡都要组织玩龙灯,那是最热闹的时候,因为各村都要比试一下,看哪个村玩得最好。龙灯的灵魂在狮子头,需灵活多变,展转腾挪,十八般武艺都会。怪石老师在这篇文章里详尽地介绍了玩龙头的经过,绘声绘色,形象具体,让我又过了一个节日。老师的文章不多,但每篇都有亮点,且文风独特,意韵厚重。尤其是对文言文的运用十分娴熟,令我等望尘莫及。又一篇好文,推荐版主共赏,支持精华。(潘汉成)

  今年新正,冠疫肆虐,城乡封路,全民宅家,人人自危。县宣传部、文化局原本计划的闹元宵活动,全都胎死腹中。往年的元宵节,各种庆祝活动那可是多姿多彩,如火如荼,精彩纷呈。在县城,厚坊人的装故事、津江人的香火龙就足以点燃汝城人的激情,让县城白天热闹、夜晚沸腾。

  看装故事真是趣味横生。小演员们按故事内容扮成不同角色,如关羽、张飞、武松、林冲、孙悟空、猪八戒、张生、莺莺等人物,然后由四个人抬起穿街过巷。整台故事由数十个“小故事”组成,数百人参与抬拱,上千人的队伍在鼓乐声中穿街过巷,浩浩荡荡,声势盛大,蔚为壮观。

  舞香火龙更是热闹非凡。三眼炮炮声隆隆,响彻夜空;香火龙、双狮、双鱼火光闪闪,烟雾氤氲。街道上人山人海,万头攒动,锣鼓喧阗,欢声鼎沸。人们跟着舞龙队走,有人喜欢近看,感到真切,想沾点福气;有人偏爱远观,觉得逼真,如赤龙飞天,腾云驾雾。

  装故事、舞香火龙吸引人的眼球,是汝城人喜闻乐见的闹元宵活动,以往年年从未缺过。舞狮脑却鲜为人知,尤其是年轻一代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我至今还记得四十年前的一次暖水钟姓家族的舞狮脑联谊活动。

  暖水秤钩湾的钟姓家族擅长舞狮脑。每年正月初一到元宵节这段时间,家族的老师傅(打师)就会在祠堂开堂授徒,传授武功无形手及舞狮脑的技巧,然后挑选功夫好的后生到其它钟姓村庄表演,欢度元宵,联络感情。

  茶园村和秤钩湾原本住在竹园,兄弟手足,和睦相处。但在清道光年间某年,春雨连绵,山洪暴发,淇江猛涨,江河改道,村庄被大水冲得荡然无存。幸存者或卜居秤钩湾,或卜居茶园村,迄今已传九代,约二百年历史。于是,舞狮脑便成了联络兄弟感情的纽带,也是切磋武艺、展示功夫的好机会。

  舞狮脑前,称钩湾的头人会派理事的人给茶园村送帖子,告及人数及时间。茶园村的头人接到帖子后,就安排族人做好场地、膳食、红包的准备。场地通常在村子后的屋背坪,那里宽敞、平坦,还有三棵五百年以上树龄的大树,分别为厚朴、乌楸、松树。膳食则由家家户户凑分子,每家必须拿出最好的菜肴、酒水、糍果,做到倾其所有,尽其所能,绝不吝啬。

  舞狮脑的队伍一出发,一江之隔的茶园就能听到锣鼓铙钹声。队伍过了将军渡,锣鼓铙钹声清晰入耳,仔细一听,“哐哐哐”的声音合着“三五四五”的节拍,意为“走、走、走,走遍天涯路,翻山过界,拜过老师傅”。锣鼓铙钹声越来越近,头人早已带着族人在村口迎接,一番客套过后,递上红包,便领着队伍来到村后的屋背坪。

  屋背坪的厚朴、乌楸树下,摆放着石马、石床、石板、石凳(这是洪灾过后仅存的物件),面积显得局促、狭窄,不适宜开展活动;场地只能设在高大的松树下面,那里宽敞、平坦,绿草如茵。场地上摆放着三张大小不一的木台,叠累在一起,有三米多高;前面还悬架着一个两头空的木桶,这木桶仅能容一个人的身子钻过。

  领队的老师傅站在场地中央,拱手行礼,客套了一番,道:“老头我献丑了!”但见他勒紧红腰带,双脚尖先后画弧,“嗨”的一声,已站定马步,磐石般杵在场地中央。人群中有俩后生上前抱定两腿,使劲摇撼,他竟然纹丝不动,稳如泰山。两后生羞愧难当,满脸通红。老师傅并不在意,一口气打完了三十六路无形手。观众掌声骤起,交口称赞。

  老师傅刚一退场,一位短小精悍的中年男子扛着木牛上场了。他也不打话,抡起木牛便向四方劈头盖脑地打起来,耙齿打在地上,留下一寸余深的齿印,令人魂失魄散。观众为之一退再退,远远地避开,全神贯注看他表演,那身法和气势,绝不逊于天蓬元帅。表演完毕,但见他气息沉稳,脸不变心不跳,没有丝毫的喘息。观众为之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

  欢呼声中,一花甲老者持五齿鱼叉上场。观众哂笑,甚而发出“嘘嘘”声。老者笑着说:“我的叉没擒过北山虎,也没擒过南山豹,专门对付东江鱼。”观众有人戏谑着说:“你的叉擒过人没有?”老者笑说:“当年擒过匪,立过功!”观众被震住了。老者这才舞弄起来,前后左右刺来刺去,迅猛异常,招招到位,杀气腾腾,不亚于水浒好汉解珍、解宝兄弟。观众无不刮目相看。

  舞棒的上场了,舞得棒影四起,密不透风,泼水不进。抡刀的上场了,抡得如风车似转,刀光闪闪,寒气逼人。耍凳板的上场了,耍得虎虎生风,指东打东,指西打西。击剑的上场了,击得剑花灿烂,腾挪跳跃,飘逸敏捷。观众的掌声、欢呼声也一浪高过一浪,响遍村庄,响彻云霄。

  高潮迭起的时候,舞狮脑的终于上场了。舞狮脑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伙,诨名“黄鼠狼”。他头戴狮脑,三个滚儿就滚到了场中央,站立在三张木台下。他举起狮脑向观众施礼,那狮子长得俊眼修眉的,没有北狮的狰狞面貌。施过礼,那狮子趁观众喧哗时节,“蹭蹭”连续两次旱地拔葱,早已立在最高处,得意地鞠了三躬。观众齐呼“好俊的轻功!”话音未落,他又来个鹞子侧翻身,轻盈稳当地站在了地面。观众围了上来,把狮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老师傅一边拨开观众,一边拉着舞狮脑的小伙走向悬架在前面的木桶。在离木桶十步之远的地方,但见小伙放下狮脑,躬腰收腹,伸直双手,如离弦之箭,“嗖嗖”穿桶而过,然后稳稳地站在大家面前。观众为之疯狂,把小伙高高举起,抛来抛去,大声高呼“黄鼠狼黄鼠狼”。有个村民试着把身子钻进木桶,结果卡在里面,进退不得,仿佛大笨熊偷蜜被桶卡住一样,惹得大家捧腹大笑。

  表演结束,队员们个个踌躇满志,神采飞扬。茶园村的宗亲们早已准备好了美酒佳肴来款待他们。负责招待的宗亲陪着队员们入席,于是觥筹交错,猜拳划令,热闹非凡,宗亲之间的感情也因此越发融洽、越发亲密。

  白驹过隙,四十年光阴弹指过去了,钟姓家族舞狮脑的情景,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今年庚子,流年不利,罹患冠疫,郁郁寡欢,更叫人思念以往,怀念过去。但我坚信:疫情终将过去,我们一定还能过上幸福而美好的生活!

  注:舞狮脑,舞狮活动的一种。狮子只有脑没有身。单人舞狮,灵活多变。

【审核人:站长】

《舞狮脑》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舞狮
评论(12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杂文精选

    查看更多杂文精选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