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
深情淮安行
作者:艾青 时间:2022-01-08
浏览:0次  字数:4429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52 篇,  月稿:52 篇

  周恩来(1898——1976)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和外交家,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建人之一。原籍浙江绍兴,1898年3月5日生于江苏淮安。

  又一个元月八日的今天,是我们敬爱的周总理离开他深深眷恋着的祖国和人民整整四十六个年头的日子。但他的音容笑貌、他的高风亮节、他的赤胆忠诚却无时无刻不在深深地感染和激励着我们。这份浓烈的情怀,既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弭,也不会因为岁月的更替而改变……

  近日,我怀着十分景仰的心情来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故乡——江苏淮安市,这里坐落着“周恩来故居”和“周恩来纪念馆”。通过认真细致地瞻仰这里所陈设的每一间房舍、每一件物件、每一幅图片、每一封信笺,它们都无不展示与再现着一代伟人——周恩来的风采与魅力。

  那八一起义的军服、那长征路上的公文包、那别着“为人民服务”徽章的中山装、那国产红旗牌轿车、那原样复制的西花厅……都是那样的朴素、那么的亲切。特别是在接近纪念馆出口处的那张邓颖超同志手捧总理骨灰盒的巨幅照片,以及下方摆放着那只镶嵌着总理遗像撒去骨灰后的骨灰盒实物,和着那深沉低回的哀乐,更是让今天的我仍然情不自禁地落下了与一九七六年当时一样多的热泪。只不过是我这知天命近花甲之年时的泪水要远比懵懂少年时的泪水更厚重、更粘稠许多罢了。

  还是著名诗人臧克家的那首诗写得真切与深刻:“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你看那络绎不绝的瞻仰者,上至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下至最普通的平民百姓,他们来了;上至耄耋的古稀老人下至稚嫩的学步儿童,他们来了;五湖四海各种肤色各种语言的国际友人,他们也来了;港澳同胞、台湾同胞、海外侨胞,他们也都来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周恩来”这一响亮的名字,早已超越了国家和民族的界限,早已超越了时代和空间的局限,同时也超越了信仰与党派的界别。他已真正成为了——和平的化身、理想的代表、博爱的标志、清廉的楷模、正义的象征、进步的源泉、友谊的纽带、团结的桥梁。

  缅怀和崇敬周恩来总理——那犹如海棠花一般灿烂光辉的一生。我们也会饮水思源般地铭记住四名伟大的女性:她们分别是周总理的生母、嗣母、乳母、妻子——万氏、陈氏、江氏和邓颖超。是她们那深深的母爱与厚厚的真情滋润和浇灌了这一代豪杰的宽广心田。这里,让我仿佛又不约而同般地,联想起在纪念党的一百年华诞展播电视剧《中流击水》里邓颖超在汉口送别恩来同志赴南昌组织策划南昌起义时的画面与镜头。他轻拥着自己的爱人,深情无比却也刚毅无限地说到:“我们的奋斗,就是要让更多人更好地活着”当颖超大姐满含愧疚地对他说应该给他留下一个自己孩子的时刻,他却大爱无边地轻声说起:“那些革命的后代,都属于我们的孩子”......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曾无比深情地评价说:“周恩来同志的崇高精神、高尚品德、伟大风范,感召和哺育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共产党人。周恩来同志身上展现出来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崇高精神,是历史的,也是时代的,将激励我们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征程上奋勇前进。”

  就在大家依依不舍离别淮安这片热土回往诗城的途中,我突然触景生情地想起一件事情:最近党组织安排我们每一位党员写一篇“保持党的纯洁性”主题实践教育活动的心得与体会文章。我想能不能就用这篇短文郑重上交?我还想能不能也就用这句——“学习周恩来保持党的纯洁性”来作为此文和这次深情淮安行的结束语呢?

【审核人:雨祺】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深情 淮安 文学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文学评论

查看更多文学评论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