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大全
一壶春(中)
作者:破西瓜 时间:2022-03-15
浏览:13次  字数:8834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76 篇,  月稿:0 篇

  大叔

  闻玉在饼干厂干得很努力,因为没什么文化,为了工作稳定,她比别人都能吃苦,先是当工人,后来做了车间主任。她的直接上级是生产经理,很年轻,三十岁左右,高个帅气,是个研发工程师,说话做事带着一点儿侠气,员工都很喜欢他。女员工甚至对他有点儿崇拜,包括闻玉。闻玉戏称他为:大叔。

  在闻玉眼里,这个人似乎无所不能。其实不过是文化程度不及人家,在一个本科生面前,觉得自己没文化,井底之蛙一样,崇拜可能就来自于这里。

  恰恰让闻玉在情感受挫后遇到了这样的一个男人。

  闻玉的努力有目共睹,在数百女工中脱颖而出。不管是在任何环境、任何人群中,努力的人都比较显眼,也能赢得周围人的认可。闻玉的表现让领导们很满意,这其中就包括这位生产经理。公司要培养她,所以开会、外出培训、行业联谊都让她跟着。日常还指导她这句话该怎么说,那件事怎么办,在什么场合不要轻易说话等等。甚至有时候还告诉她:这件衣服不适合你,这个颜色的口红不好看,应该用什么颜色。生病了,去给买药,带着去医院打点滴。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对她关照特别多,可是平时确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

  这人相处的多了,产生了好感,加上那点崇拜作为催化剂,感情自然而然就产生了。

  闻玉不自信,知道自己不漂亮,皮肤不够白,身材不够高,勉强算是中等人。大叔是北京本地人,本科学历,有车有房,人又帅。自己这样的条件,大叔怎么可能看得上呢?可是又迷惑,那么多的关心和照顾,如果不是喜欢,又是什么呢?就那张冷脸,对别人可没见他这样过。

  可是,心里问了那么多为什么,就没打听一下人家结婚了没有。

  感情的事情,只要有一个契机捅破那张窗户纸,一切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发生的时候,没有理性判断是非对错,更没有考虑外在客观条件。顺势而为,发生了就发生吧,至于后果,听天由命吧!这就是她当时的心态。

  契机来了。

  那是个夏天的晚上,她外出办事回来。下了公交车,回公司离开主路后要走一段长长的河堤。河堤一面是河水,高高的坡坝,边上种着树木,另一侧是整齐的民宅,小胡同挺多。像很多遇险被救的画面一样,被尾随骚扰的闻玉,差点被那个流氓拉到胡同的一个民房里面。正巧对面那家开门,出来几个聚会散场的小伙子,闻玉一喊,小伙子们都过来了,流氓被吓跑了。惊魂未定的闻玉在一群小伙子的围护下,给大叔打了电话,那时大叔正好还在公司没下班,离得不远。急匆匆赶来,把浑身哆嗦、委屈痛哭的闻玉抱在了怀里,一晚上再没松开过。抓着大叔的衣服,闻玉被惊恐勾起了多年的委屈,一时间哭得肝肠寸断。那个瞬间,她觉得这个怀抱是世界上最温暖安全的港湾。

  和大叔住在一起两周后,她搬到了大叔的房子里,开始了同居生活。在心里,闻玉畅想了他们的未来:客厅花瓶摆在哪里,有了孩子,婴儿床摆在哪里,窗帘要换成什么颜色等等。其实幸福这个词就是个概念,每个人的理解和诠释是不同的。和大叔在一起,再有个孩子,就是闻玉期待的幸福。

  有个奇怪的现象,闻玉在事后才想起来:他从来没说过自己的家庭情况,闻玉居然从来没问过。知道他们同居的同事们谁也没说过什么,连个暗示都没有。连那些很嫉妒的女同事除了酸几句,都从来没议论过是非,没有闲话传出来。

  同居的日子,大叔温柔体贴,回家洗衣服做饭,虽然在单位常是一张冷脸,在家里,在和闻玉相处的日子,从来没拉过脸,没发过脾气,没挑剔过,处处照顾闻玉。闻玉怕鱼刺,他会把鱼刺摘干净再给她吃;闻玉感冒了,药和水会捧到面前。作为男朋友,这些表现无可挑剔。偶尔他也会不回来,比如值班,比如应酬住在外面,或者陪客户打麻将打一夜。闻玉从来没怀疑过:这个行业,生产经理工作基本不对外,有什么客户需要陪着打麻将、应酬要整夜的?闻玉觉得这是完美的生活,无可挑剔,自己特别幸福。如果这一切不是梦,都是真的,就这么幸福下去该多好呢!

  看着娓娓诉说的闻玉,我心里期盼:别再有意外了,就这样的生活,就这种幸福,全部给这个吃了太多苦的姑娘吧!可惜,命运之神偏偏不那么眷顾这个倒霉的姑娘。

  孩子

  几个月后,闻玉怀孕了,这是她暗暗期盼已久的事情。大叔听到消息的那天晚上,跪在闻玉面前的地上,激动地抚摸着闻玉的腹部,那张线条过于刚硬的脸从没有过的放松,闻玉看着他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来,吓得不轻。同时又是心疼又是幸福,原来这个孩子也是他期盼的呀!

  接下来,辞职养胎,雇保姆,办理准生证等各种手续。很多细碎的事情,大叔亲力亲为,闻玉要做的就是安安静静地准备当妈妈。为了正常使用医保,大叔找人将闻玉的社保挂在了别人的公司,还给预交了两年的费用,这样社保就不断缴了。

  到这里我不禁打断闻玉的话,着急地问一句:“婚礼呢?怎么不提结婚的事情呢?”闻玉又喝了一口水,苦笑道:“是啊,姐,我怎么就没提结婚呢?他怎么也没提结婚呢?”我有些瞠目结舌,感觉事情要不好。

  闻玉接着说。

  怀孕期间,开始几个月各种不舒服、折腾,后来月份渐大,闻玉开始发胖,还是难受,没时间想别的。这期间没告诉家里,毕竟是农村,未婚先孕特别受歧视,怕给父母家人丢脸。这边也没见家里人关心一下,自己心里想,生孩子的时候自然就来了,到时候再见吧!这些不正常的现象闻玉都没多想。

  生孩子是女人的鬼门关,即便是在医学发达的今天,也不敢说百分之百没问题。所以,在医院里闻玉特别的恐惧。幸好大叔始终没离开过,各种哄、各种安慰。开始是想顺产,中途由于胎儿太大,胎位不正,改成了剖腹产。从半夜折腾到第二天的上午,一个八斤的男孩子出生了。因为筋疲力尽,刀口又难受,闻玉就匆匆地看一眼,孩子就抱走了。

  听着闻玉叙述,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突然想到少年时代看过的一本小说好像叫:影子山庄,书里的女主角和闻玉的经历差不多,可是等生完孩子回家,之前的一切都不见了,连那栋别墅都换了主人,这别墅从来都是别人的,男人一家和孩子凭空消失了,就留下了二十万。可小说描写的环境毕竟是七八十年代的海外,二零零几年的北京还不至于那么魔幻吧!

  闻玉从单人病房醒来的时候,大叔准备好了吃的守在边上,温柔地说:“宝贝辛苦你了!儿子需要在保温箱观察几天,等全部体检都做完了就抱回来,有护士和保姆在那边,你就放心吧!孩子的姑姑来过了,看你睡着,留了红包,过几天再来看你。”那个红包居然包了三万块,大手笔呀!毫无戒心和怀疑的闻玉带着幸福的心情吃着月子餐,调养着身体。能下床的时候,大叔带着她去看过孩子,胖乎乎的很可爱,护士说孩子还得在这里待几天。她问大叔:“不是几天就可以出院,回家坐月子吗?”大叔说:“沟通好了,你这一个月就在医院,有事儿也方便。”所以,一直住在医院,有保姆伺候,大叔每天下班来一趟,待几个小时再回去。

  一周后孩子抱回来了,因为肚子上有刀口,不能用力,也没有母乳。所以孩子一直由保姆带着,不用闻玉操一点儿心。后半个月,大叔让姆照顾她们,自己出差了。只是说等满月了自己也回来了,接她们娘儿俩出院回家。

  整个月子再没有别人来看过,同事那边也没人问,自己也不好联系谁。大叔家里人再没来过,自己每天看着孩子,觉得孩子一天天的在变化,很可爱。大叔一天两个电话的嘱咐,自己就很踏实。

  幸福是短暂的!所有的谎言都有被拆穿的那一天。其实不是阴谋计策有多好,只是有人愿意中计而已!闻玉,是那个半主动中计的人。

  (未完待续)

【审核人:雨祺】

《一壶春(中)》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员工 春天 文化
评论(13人参与,0条评论) 破西瓜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日记大全

    查看更多日记大全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