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爱情
乱云润生传记小说草稿版第十八章一百一十一回
作者:小牮 时间:2022-01-15
浏览:0次  字数:12734  原创
级别:驻站作家,  总稿:2504 篇,  月稿:887 篇

  乱云润生 第一百一十一回

  传记小说草稿版 (试发)

  赤诚众 (小牮)著

  第十八章 第一百一十一回 庚年之始爱新子孙祭拜皇陵祈冲晦气 续

  爱新觉罗·溥臣详细讲述了十四阿哥允禵的生平,以及他两个儿子简介,又把乾隆皇帝掌权后为当年九子夺嫡事件纠偏弥正,把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及子孙,重归宗籍皇室族谱《玉碟》中,恢复名誉德举述之。

  此时,溥臣的三个儿子绍文、绍武、绍宗更关切是自家老老太爷,那些年如何走过来的历程,这才是家庭生生不息繁衍传承最关键环节;此刻,三孩儿一口同声请阿玛快讲这些情节;

  爱新觉罗·溥臣聊侃兴奋头儿总爱卖关子,这时他瞅瞅大躺柜上的钟表说:还有半小时就到十二点了,我再饮口茶,我简单截说,咱家故事例儿,以后有的是工夫闲聊,明早为十四阿哥与咱家先祖祭祀才是重头戏,子时敲钟我就住嘴,都洗洗涮涮铺炕睡觉。

  溥臣喝了口大儿子绍文递过的热茶,继续讲述:孩儿们,你们的老老太爷爱新觉罗·哲披,当年是皇嫡子允禵的心腹侍卫,允禵因擅建木塔藐视皇权,得罪了一奶同胞四阿哥雍正皇帝,雍正皇帝一旨御令,要立马斩尽杀绝十四阿哥的所有亲信,以免后患 。

  为此,十四阿哥预感不妙,为多年忠于自己的心腹部下及家眷生死安危着想,火急通知咱家老少尽快逃离。你们老老太爷哲披带领着一家老小及仆佣,分别从燕遵汤泉逃难,经兴隆、密云、怀柔、昌平、延庆至宣化,后在察哈尔、多伦、沽源、赤峰、多地捻转潜逃九死一生!十八口人逃难过程中惨死九口,仅侥幸留下一根独苗儿,那就是你们的老老太爷、仅二岁的冬佳。直到隐姓埋名逃难第三个年头,才在开鲁颇有权势蒙满联姻娘亲鼎力相助下,安顿居住寄人篱下苟且偷生。

  因开鲁距离科尔沁、通辽非常近,咱家这枝远房亲戚,在这块地域长期生活的不少,这块区域又是当年太祖爷努尔哈赤:科尔沁揭杆缘融蒙汗正黄旗,血脉联姻之圣地,既便雍正专权一直御令追杀,可作为“龙兴之地”,虽雍正年代正是封禁时期,清迋限制移民进入此地,当地户籍规定;旗籍归八旗管理,旗人之外百姓统归民籍管理,户籍清查升科造册年年进行。可咱家使终不敢报户口,一到清查期间,便心惊胆战东躲西藏,暂把宅院让娘亲收回,並以串亲戚为名,到科尔沁哲里木盟远亲家躲避,待清查一阵风过后,再返回原址居住。好在天高皇帝远,亲戚里道儿多有关照护佑,咱家渐渐能如此安稳度日,时光荏苒,岁月流逝,眨眼间就这样苟且偷生过了近十年光景。

  雍正十三年,1735年八月,雍正驾崩,乾隆称帝;两个月后,巳四十八岁允禵终被解除幽禁重获自由,乾隆谕旨赦称:从前允禵狂肆乖张,不知大义,暴戾种种,皆是获罪于皇祖之人。

  那时乾隆仍惧怕允禵会威胁到自身皇位,特命他不得惹是生非,只准在家中闲居。那年,你们的老老太爷哲披也46岁了,长期隐姓埋名的滋味不好受,极盼早日能归本家宗室有出头之日,这对子孙后代前程可是天大紧要事。可几次通过娘亲到皇城探听消息,朝廷仍未撤销雍正当年殊杀御旨,感到此时暴露身份,乾隆皇帝对他十四叔允禵还充满着戒心,如知晓允禵当年踌躇满志时的亲信这么多年仍末斩尽杀绝,还在蒙满腹地蛰伏,定不会留后患。思来想去,还是慎重仍隐忍为上。

  乾隆二年,1737年,允禵因表现好被乾隆封为辅国公。但多年软禁已经逐渐消磨了十四阿哥当年桀骜不驯的锐气,在随后十年间,允禵安分守己、与世无争,使终清闲度日。你们老老太爷哲披与家眷在开鲁依然过着隐居寄人篱下苟且生活,使终不敢暴露身份,生怕引来杀身之祸。

  直到乾隆十二年,1747年初夏,乾隆皇帝感思皇十四叔允禵多年:安静循分,并未生事,御封为贝勒,並恢复上朝。此时,十四阿哥已年近六十,这一年,允禵担任正黄旗汉军都统。

  此时,已五十七岁的你们老老太爷哲披,才谨慎托娘亲偷偷与十四阿哥联系,允禵闻讯后又惊又喜,即向表弟一家人问候,並表示,暂待适当时候,他会寻找佳机,以求皇恩赦免宽恕。

  乾隆十三年正月,乾隆再加封允禵为恂郡王,趁着侄皇叔臣喜庆欢宴佳机,十四阿哥把他尚有妻表弟哲披逃罪情况述之,表示经近二十载苟且知罪悔过,谅求皇恩浩荡撤销先雍帝御旨。

  乾隆皇帝先是一打愣:后询问其先祖溯源,然后对允禵臣叔感慨道:念他那先祖也是新宾赫图阿拉老家的乡亲,始终追随太祖爷、太宗爷戍八旗、打江山,尤其有祖先在松锦、宁远之战中冲锋陷阵、然后随睿亲王多尔衮昂扬入关,攻占京城多有建树、战功赫赫。考虑雍父皇虽下达殊绝御旨,但哲披与家眷近二十载既能幸逃此劫,也寓示天不该绝此枝系,毕竟也是滿蒙宗室娘亲啊!念你的面子撤消先帝御旨,归宗谱、贬为旗奴。,以观后效,去木兰围场守边吧!

  转天,十四阿哥允禵催钦差六百里加急马不停蹄,两天后把乾隆御旨传至开鲁咱家中:天大喜讯,九死一生,终有归宗融谱出头之日;

  此后一个月中,你们老老太爷哲披在科尔沁、通辽、开鲁连续多天向娘亲所有亲朋辞别,千恩万谢,生死相依患难与共、满蒙联姻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连着筋啊!

  乾隆十三年正月,1748年初春,你们老老太爷哲披与家眷来到木兰围场守边;贬为旗奴后身份低贱,仆佣不能跟随。旗奴是世代沿袭的,若是因公犯罪,只废黜本人的旗籍,其子孙依然位列隶属的旗谱之中;若是因私犯罪,则连同子孙一起被从旗中除籍。

  好在你们老老太爷哲披是因给允禵当差祸起萧墙殊联,雍皇御旨是因公犯罪,多亏乾隆皇帝贬为旗奴后又加上以观后效这条,所以当下有皇亲十四阿哥允禵被皇上御封贝勒恢复上朝,允禵任正黄旗汉军都统,五十八岁的哲披此时此刻,就盼允禵能长寿,为咱家此恢复旗人身份还有指望。

  而旗奴无论日后如何显贵,依然是旗主名义上的奴仆,对旗主必须毕恭毕敬,不得有丝毫的悖逆。因为咱家一直是显贵旗人皇室远亲,哪受的了这份屈辱,而管理木兰围场的总管大人,根本不问你那从前身份,以罪犯来改造来对待,全家挤在围场荒凉边沿两间破窝棚中,经常受人欺负。

  木兰围场建于1861年、康熙二十年。离热河百十多里地,这里草原、森林繁茂,湿地、湖泊点缀,野生动物颇多,极适合行围打猎。乾隆十四年,1749年,归属于理藩院。在上千余里地若大面积内,根据地形变化和禽兽的分布,划分为六十七个小型围场。围场四周各个隘口,筑木栅和柳条边为界,并设四十座巡逻的卡伦,严禁百姓进入。满语:哨鹿,为木兰,因此得名。木兰围场设三品官总管一人,还有左、右翼长、章京、骁骑等依次低品官,以满蒙御兵与旗权担任着围场守卫。

  皇帝行围在农历每年八月,围期二十天。行围期间,宗人府、内阁及六部派官员组成“行在”,协助皇上办理行围期间全国军政事务。每次行围,蒙古各部落上层人物、青海、喀尔喀、内蒙六盟四十九旗王公贵族及察哈尔八旗蒙古官兵都参加。内蒙的喀喇沁、科尔沁、翁牛特、巴林、克什克腾、敖汉等旗还派出大量骑兵、向导、随围打鹿等协同行围。行围结束,在张三营举行庆功告别宴会,先由内蒙卓索图、昭乌达二盟盟长宴请皇帝与大臣们,然后由皇帝宴赏参加行围的蒙古及各族王公大臣。通过这些活动,加强皇帝与各族上层人物的联系,以收其巩固统治之效。

  好大喜功乾隆皇帝即位后,常光顾避暑山庄与木兰围场。乾隆四十三年,乾隆谕旨曰:“热河地方,朕每岁秋狝,先期驻跸,数十年来户口日增,民生富庶,且农桑繁殖,市肆殷闻,皇祖诗云聚民至万家,今则不止于万,俨成大邑矣。热河自皇祖建山庄以来,迄今六十余年,户口日滋,耕桑益辟,俨然一大都会”,遂将热河州升格为承德府,承德成为当时仅次于京师另一重要政治中心。当时清帝每年几乎有半年时间来此避暑与处理朝政,接见少数民族王公及外国使节。

  乾隆木兰秋狝,是一大盛事,木兰围场作为皇家猎场,政治目的战略意义明显。

  木兰围场北控蒙古、南卫京津,为历史战略要地。 清帝每年要在木兰围场,以行围狩猎方式演练八旗兵,从而达到控制蒙古、巩固北部边防的目的。此时的木兰围场是承德避暑山庄政治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木兰秋狝,成为满清皇室的祖宗家法。

  你们老老太爷哲披带领全家在木兰围场最偏僻的隘口,度过了最低三下四之漫长岁月,这些年间,哲披就盼着十四阿哥能为咱家再向乾隆皇帝进奏好话恩转旗人。但因皇十四叔長期不被重视,此后见乾隆皇帝机会极少,这种时机使终末来到。

  乾隆十九年,1754年;允禵因年迈多病,被解除都统职务。

  乾隆二十年,1755年,正月初六,允禵因病寿终正寝,终年六十八岁。那时,已经六十六岁的你们老老太爷哲披及全家人闻讯痛哭欲绝,最后那一点点希望破灭了!

  咱家老少在木兰围场守边十多年艰难辛酸岁月中,你们的老老太爷冬佳,也逐渐长大成人,可因咱家是旗奴,生活拮据、身份低贱,使终说不上媳妇,直到1761年,55岁才娶一个蒙族呼很,转年你们的老太爷、我的爷爷兰诞,就在木兰围场的窝棚中降生。

  十四阿哥允禵仙逝后,乾隆帝拨银一万两给皇十四叔办葬礼,陵墓就在燕遵黄花峪风水佳地,离咱现居的弘满庄宅院不远,遵照你们老老太爷遗嘱,子孙才长年敬守十四阿哥皇陵与咱家祖坟。

  你们老老太爷哲披因焦虑过度、积劳成疾,在允禵离世后两年也随十四阿哥而去;

  临终他叮嘱亲眷:十四阿哥允禵是咱这枝爱新觉罗子孙生生不息的大恩人,往后想尽办法把我埋于十四阿哥陵墓燕遵黄花峪附近,咱家子孙更要世世代代在这儿守陵。

  他老人家临咽气时嘱咐儿孙:人挪活,树挪死,我死后,全家尽可能离开这块咱家霉运之地,最好去辽西、绥东地域,宁远、大陵河是咱家祖先叱诧风云显赫之地,那有还有咱老家新宾永陵老城村乡亲后人,拿着我写的条子地址去踫碰运气吧,也许能有落脚之地,总比在这遭罪强。

  你们的老老太爷哲披与十四阿哥同样命运;前半生风光无限,后半生霉运透顶,倒头来顶着旗奴帽子六十八岁含寃而去。由于木兰围场只把哲披本人列为终身在此奴役名册,亲属是自由身。

  全家人在附近找块荒地暂时埋葬亲人后,即按老人家遗嘱,举家暂迁至辽西锦县找当年跟随太宗爷皇太极发动松锦与大凌河之战立下赫赫战功咱家老祖宗的副官,哲披生前说过,他在此地久居曾任锦县邑尊,这位七品县官后人也是咱爱新觉罗老城村后裔,如联系上必有关照,可在当地仔细查找月余渺无音讯,后幸遇一知情老者告诉,知县的后代二十年前已举家返回东北老家了。

  盘缠耗尽,你们老老太爷冬佳托家带口一路要饭拾荒,颠沛流离又来到宁远,按哲披写的条子细找,这儿可能还有当年在宁远之战舍身冒死救咱家老祖宗的援兵后人,咱家与援兵家庭都是爱新觉罗支脉子孙,咱家还使终珍藏着老先祖生前亲自请来的具有特殊意义的小瓷娃娃兵呐!

  (待续)

【审核人:站长】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传记 小说 草稿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网络爱情

查看更多网络爱情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