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笑童:白色加冕(组诗)
作者:张玲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1073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65篇,  月稿:32篇
白开水


少年唇间噙着落叶,吹嘘与把玩
清澈,可人
都不及滚烫摄人心魄。此后风景堕落为梦
傍晚的窗子,擒获大部分暧昧
一个云手,晃退殷勤若干
还在贪恋永远么?完美主义者
已打了退堂鼓
提笔忘字,欲善已魔。先前炽热如同虚设
偶然的走神儿,杯身已凉透——


白日梦


所谓美好就是写一首诗,再一行行删掉
一生,不就是这样么——

你看到我美颜时的样子。像这首诗
已被删掉,九成痛点

不安的是
我虚拟的用以悔恨的夜晚还远远不够

后来,白日点化我
可惜是个梦。还好是个梦,幸亏是个梦



白色江鸟


它们彼此托举——
相互点缀。一次偶遇让它们误以为
过于直白的赤诚是一场深陷

是一只鸟,搅动江心。才让这硕大的寂静
鸣响起来——



白血病


她以为每个人都疼
只是他们忍住不喊出来,她也忍住
她以为睡着后每个人都会死掉
能够醒来的,都是善良的
她以为,菩萨会先带走漂亮的那些人
所以她让妈妈为她戴上假发

她的母亲,表情平静,仅有的一点悲伤
被女儿带走了——
她一连说了数声,也好,也好

她叫蔷蔷。今年六岁,是个女孩



白沙在涅


不想说话的时候颍水替我沉默
如果我发言,我将咳出一堆废铁

我有隐匿性心绞痛
所以我捶胸,不表达任何愤怒

相较于大动脉,颍河是小血管
我是捉字的笑童,而不是

怀抱幼帝的陆秀夫
某一瞬间,我突有跳下去的冲动

像一只野鸭,游着游着
从少年陈子昂,游成垂暮的杜工部


白昼之上


轻轻地,当你开口说出喜欢
我梦见的那个女子,站在榕树下
露出金鱼之美

我要描述的病种,或是一种瘾
它长有心形的叶子,在夜里
生出上千条毛茸茸的小手
每个手心里都攥着温暖的呼吸

如果我持有通透的镜子
在白昼之上,划向你
我要你看清我,记住我的过往
和虔诚。像善待穆斯林女人祷告的头巾

“有朝一日”是个很动人的字眼
那个刻在壁画上的女人
她走进我的梦里,也仅仅是给了我一次
遇见的机会,并教会我,美的涵义


白色加冕


仿佛孤独的画匠,涂着
孤独的绵羊。有人把云彩剪碎
撒在坡地上
这抽泣的白绫——
雪,漫不经心地飘下来

在尚未结冰的河道里,喘息
裸露的卵石,被一次次轻柔地撞击
他的痒,他的针孔般细小的疼
从梦中醒过来。铁石心肠
本就是硕大的谎言

当青苔被白雪缓缓覆盖
旧日誓言跌倒在一个空址里
她在一张纸上写信
蘸着泪水。假如没有归期
再怎么白头,都像是,一个晚辈

不知道,要拯救失魂的梨花
将她从枯枝上
唤醒,还需要消耗多少蜡笔
这时候,我分明看到成群结队的马匹
正冲破疾风的缰绳,为白色加冕

【审核人:雨祺】

《笑童:白色加冕(组诗)》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组诗 白色 笑童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张玲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现代诗歌

    查看更多现代诗歌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