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种子(组诗)
作者:张亮 时间:2022-01-15
浏览:0次  字数:6929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72 篇,  月稿:48 篇
◇种子
          —— 元旦辞
 
 
种在早上
晚上会不会长出灯盏
种在冬天
春天会不会长出炊烟
 
种在海滩
会不会长出遥远的白帆
种在草原
会不会长出深邃的蓝天
 
我有三个嫡亲的孩子
我有两副驯兽的皮鞭
我有一枚迎新的旧词
我有半片越冬的南山
 


◇盔甲
 
一件穿了三十多年的衣服
就像一个游子
将苍桑写在脸上
 
一道道皱褶
如一道道沟坎  父亲
真真切切地抚摸过
 
每一个补丁
都是一个疤痕  母亲
一针一线地缝补它
 
衣服就像自己的皮肤
即使蜕下的壳
也是最本初的样子
 
有人讥笑它
有人羡慕它  我把它
当成永远的盔甲
 

 
◇装修
 
往往有精心的设计
一定想勾勒什么
一定想掩饰什么
 
那个敲墙打洞的人
拆下过几根肋骨
那个埋管穿线的人
在这里种下神经
 
那个脸上贴金的人
见到了光
那个墙内藏经的人
拜到了佛
 
往往有精致的镜子
一定想驱走什么
一定想召回什么
 


◇头顶之上
 
一顶皮帽子
戴在谁的头上
都很荣耀
 
夏日里的一把阳伞
撑在短发少妇的手里
更让人高看几眼
 
雷雨前
我曾躲进一座房子
闪电不敢抽打它的颂经声
 
再后来  我看到更多的楼宇
将城市的云层 
越举越高
 
最近一回
我终于  站到了
东方明珠的最高处
 
几颗星星  和
过往的飞机
触手可及   
 


white rose

●●●















◇南方的茶树
——致安兄

我能不能称之为金枝
我能不能称之为玉露
我能不能称之为药
我能不能  将那段潮湿的岁月
祭奠在每年的明前

大西南多雨
我们常常将月亮邀在杯中
然后面朝故乡
将杯壁上闪着星光的几滴乡愁
一饮而尽

初愈的时光也是水性的
南方的茶多酚能解北方的毒
沸腾的四月
将沉醉已久的往事
渐渐地泡开

茶是酒的女儿吗
醒来之前  我又梦见那棵树
她守望着我们一起指点过的河山
而浇灌过她的人
再没有回头


◇走在俭学街上

俭学街的路灯
是不太耀眼的那种
映在眸子里的光未
曾被吹灭

从大学的正门出来
任今夜的风  轻轻拍打
马路对面的羊肉泡馍五毛钱一碗
那个冬天你请我吃过

我更喜欢走在内侧
听你讲白天的概率论
讲中原的趣事  和一个南方人
留不下来的种种可能

因为你在
后面的三十年里  我
多少次计算过重逢的机会
而生活每每给出了错误的答案

走在寂静的街头
我习惯于
循着你教的思路
辨别虚实

凝视曾经的背影
我放慢脚步  这条街太短
你还没讲完
便走到了尽头


◇捡到一角钱

它躺在台阶下
上上下下的人
打这儿过

风雨洗涮过它
秋天的冷月
抚摸苍白的脸

我单膝跪地捡起来
用衬衣一角
揩去它身上的尘

小小的国徽泛起光
绽放的牡丹
冲我笑

我心思重重地
看着它  琢磨着   
可以交给谁



◇慢生活
      
我喜欢
就这样漫不经心地
看着远方
 
比如看看日出
她一小帧一小帧地
脱去浴衣
 
比如看着日落
她一小口一小口地
吮吸暮色
 
而山顶上的月亮
已等了我一天
她一小步一小步地
翻过西墙
 
 
◇手表停了
 
我逆时针方向拨回去
以为可以弥补什么
以为能够重来一次
我将发条拧得再紧些
以为能够听到叫声
以为可以赶上什么
 
偶尔搔个首
月亮就端出羞涩的镜子
偶尔打个盹   
乌龟就举起骄傲的小旗
我们总是跟在别人的后头
我们总是困在自己的途中
 
这回我要起大早叫醒你
看看兔子   能不能
真的飞起来
这回我要顺时针拨过来
看看太阳   是不是
在原地等我
 
 
◇酒戒

南天的云是酒
北国的雨是酒
在云雨中泡大的胆量
常常立在充满诱惑的风口

酒量与水性相关
这是一条怎样的河啊
碗里荡开的豪情  多少回
从波涛万丈的浪尖
惊心动魄地踩过

谦词搁在一边
大话留在三杯之后
不断翻新的酒令
挥发着杯觥交错的故事
诸公醉意不在酒
霓虹灯下  谁又朦胧了双眼
红罂粟晃动着迷人的花朵

北国的云消酒
南天的雨消酒
在云与雨的皈依中
让我们微笑着  作别
岁月的蹉跎
  评论:

  ☆ 呈现简约的生活细节

  ——再谈左右之间的诗

  严寒的冬夜,又读了诗人左右之间的一组诗《种子》。精神漫游中不乏惊喜和温暖涌入。

  诗人左右之间,始终守护着内心的真诚,以分行刻录情感的回音,以散淡的文字,赋予扬尘的日常以细腻情愫。没有惊天动地的嘶吼和肆意横淌的泛情。皆是即兴挥洒与瞬间采撷,呈现的都是简约的生活细节。干净而纯粹,不哗众取宠,不掺和,以自己独特的面目呈现。他把自己放的很低,低到了生活的内部,低到了去怎样《装修》生活,低到了怎样装修命运和人生。《捡到一角钱》中,“一角钱”的渺小,和“国徽”的强烈反差,反讽了庸常的俗世。尾句“可以交给谁”,如一记重锤,敲击着读者。好的诗歌,要有味可品。过于直白,仿如过眼烟云。诗歌《头顶之上》,更是耐读,意蕴悠长。“皮帽子”“阳伞”,是有形的物质荣耀,是虚无的标签。“雷雨前/我曾躲进一座房子 不敢抽打它的颂经声”,由物质至精神,作者的头顶之上,笼罩的是禅意光辉,任何生活的困苦,都走不进它的内心。“几颗星星/和过往的飞机/触手可及”,作者终于于内心寻到了生活的高度。这种表面化的句子,却蕴含着理性化的拷问。同样《手表停了》一诗,起到了警醒作用。是停留在时间内部?是跟着时间走?是超越时间?无疑,当然是超越时间。超越时间,实际上就是超越生活。在这里诗人给了我们含蓄的也是明晰的答案。

  左右之间的诗歌,四两拨千斤。灵魂没有缺位,也不缺少气场,更不缺少文本力量。当下很多诗,像纸扎的无灯的灯笼,表面斑斓,但缺少内心的光亮。出现了幽暗如暮晚,晦暗如深夜的诗歌窘态。而在诗坛的喧嚣之外,诗人左右之间,始终涵养底气,磨砺羽翼,一寸寸向诗歌的高地进发。希望诗人尽心尽意地展示生活的诗真,完成诗艺拓宕。不仰赖炫技,而是依仗生活情感经验的自我借鉴。干净,从容,轻盈,美雅。不染尘,动人而节制,当下又古典。在对世事冷静介入中把握情感和解析命运的秘密。如此,诗之幸矣!更是诗人之幸矣!

【审核人:雨祺】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种子 诗歌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现代诗歌

查看更多现代诗歌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