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散文
雷小丽:洗年被
作者:哈鱼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2383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58篇,  月稿:49篇

  小时候,母亲常说:“腊月十九,越扫越有。”洗年被就是腊月十九“扫尘”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表达的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和追求。

  我上小学时,我们家就开始办厂,搁现在叫乡镇企业。我爸给我们家厂起了一个很响亮的名字——腾飞塑料制品厂。在最红火的时候,家里有十几个小姐姐要三班倒。因为办厂,所以一到年关,爸妈的主责便是忙着收账款,遇到不好收的款还要登门去收,显得异常忙碌。母亲生了四个孩子,我是老二,我有姐姐,妹妹和弟弟。在那个年代,家里能生四个娃的实属不多见,我们家算是幸运的那个。姐姐是奶奶的长孙女,特别讨奶奶的喜欢。姐姐五岁的时候,奶奶还把她带回了自己的老家北京探亲,还给姐姐烫了一头的卷发,并且还在前门石狮子旁留了影,每当我看到或想起那张照片,那真叫一个羡慕嫉妒恨。我不如姐姐那般讨奶奶喜,但我从小乖巧懂事、勤劳善良、善解人意,到是很讨父母的喜。小时候,我常常很心疼母亲的辛劳和忙碌。每到腊月十九,我都会早早起床把每床的被褥拆开,把同色系的被面、床单、枕巾放在同一个大澡盒里浸泡,然后再把它们放在搓衣板上搓洗,搓得差不多时再把它们放在大木桶或瓷脸盆里,分批次送至河边等待清洗。

  那时候,家乡有三个水塘,分别叫雷家塘、汪家塘和黄家塘。每至年关,三个水塘边异常热闹繁忙,即便起得再早,来到河边洗年被时仍然要排队等待。在耐心等待后,轮到自己洗被时还是很欢欣雀跃的。虽然那时候很小,但学习能力善可,我模仿大人的样子有模有样的在麻石条上捶打着被面、被单和枕巾。因为小,力气也不大,捶打得也毫无章法,常常被捶打的小水花溅满一脸或一身。洗被时,我最喜欢的动作便是把被单在麻石条上捶干后,把被单散开,再模仿捕鱼人撒鱼网那般把被单甩到河里更远的地方,让被单平铺在河面,然后用手一拧、一拽、一拖,就像捕鱼人捕到鱼儿收鱼网一样将被单拖到麻石条上再用棒棰努力捶打,如此反复好几个来回,方可洗净被单。其实,把床单散开用力甩至波光粼粼的河面铺开,便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可惜因我小,常常被甩远了的被单弄得手忙脚乱,根本无暇顾及欣赏美景。不过时至今日,我仍很怀念棒棰在麻石条上很有节奏敲打被单的敲击声,现在想来那应该就是劳动最美丽的“乐章”。

  除了敲击的“乐章”让我很怀念,村里的那些勤劳友善美丽的小婶婶们也让我十分想念和感恩。村里的荷英小婶那时看我小,每当看到我一个人小小的身板蹲在河边的麻石条上卖力捶打被单或被面时,她经常会在洗好自己的年被时,主动叫我站一边去,帮忙洗我没洗完的被子。一边洗一边吐槽我母亲,说不知我母亲是怎么想的,怎么忍心让这么小的我在河边洗那么多的被子。当她数落母亲的不是时,我就在会在一旁连忙纠正,说不是母亲让自己洗的,是因为看她太忙了,自己想帮忙给家里干些活。但反驳归反驳,荷英小婶帮我洗年被的善举这些年来一直深深温暖着我,每每想起,心里莫名感动和温馨,我想这个善举定会温暖我一生。

  等到晚上收账回来的母亲看到洗好、晒干、收好的被单、被面和枕巾时,她激动高兴的神情溢于言表。她会把我叫到身旁,拉着我的小手摸了又摸,吻了又吻,心疼不已,嘴里却抱怨着:“你怎么洗得动?累坏了吧?也冻坏了吧?”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很开心,也会安慰母亲说:“不冷不累,荷英小婶有帮忙洗,有机会一定要感谢人家。”其实在外累了一天的母亲晚上还要抽很长的时间来缝合已被洗好的三床年被。那个时候没有被套,不是简单套上被芯就可以了,而是要先把被单平铺在床上,再把棉被芯放在中间,然后再把被面平铺在棉被芯上,接下来还要把四个被单角很艺术很规则很讲究得折叠好,印象中应该是折成三角形。等这一切准备就绪后,母亲才会从笸箩里拿出针线,中指套上顶针,弯着腰准备一针一线的缝合。我想母亲那一针一线里缝合得不仅仅是年被,也是她对这个家的爱,更是她对我们姊妹四人的疼爱。晚上在旁边认真看着母亲缝合年被和听母亲讲有意思的故事时,也是我小时候最开心最幸福的时刻。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年被已经不需要一针一线地缝合了,只需要把被芯装在被套里即可!后又因读书求学早早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小乡村,我也已时隔十几年没下塘洗过年被了。现如今自己都已经到了不惑的年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不惑”了,现在的我反倒越来越怀念小时候的人和事,想念曾经发生在小乡村里的点点滴滴。因为老是怀旧,所以今年的腊月二十一我在淘宝上买了胶鞋和棒棰,准备下龙眠河去洗一次年被,再次重温我年少时洗年被的往日温馨时光。于是腊月二十七,我早早起床,把自己床上的床罩、床笠、枕套全部换了下来,浸泡在洗衣液里,再用肥皂揉搓了一遍放在两个脸盆里,穿上胶鞋,戴上手套,端着脸盆,开着车子来到了龙眠河排队准备开洗。说实话,现在的床罩、床笠一点都没儿时的床单、被面好洗,因为它们都是双层的,又都容易装水,真是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把它们洗干净了。浸了水的被罩实在是甩也甩不开,弄也弄不平整,恨不得把自己甩到河里把四个被角牵平整才好。后来没有办法,只好脱下羽绒服、摘下手套,轻装上阵,一节一节的捶打清洗,洗一会儿站起来伸一下腰,如此不知反复了多少个回合才总算摆平了两床年被。人都累坏了,但心儿倍高兴。

  洗年被,我想洗得是情怀,忆得是年味,想得是父母与乡里乡亲们他们那一辈人的勤劳、友善和劳作,正所谓“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美丽”,望得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够通过自己勤劳的双手和智慧的大脑给自己的家人创造幸福的生活,因为“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我们每个勤劳善良智慧的普通人都是一束微不足道的光,但14亿微不足道的光聚拢在一起,那它就一定能够点亮中华民族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中国梦,助力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因为“实干兴邦”。

  我想,自此年年岁末我都会去龙眠河畔洗年被,也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办法去洗涤它们!

【审核人:雨祺】

《雷小丽:洗年被》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哈鱼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叙事散文

    查看更多叙事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