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散文
夏祥林:鱼及其余
作者:哈鱼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1560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58篇,  月稿:49篇

  约12个钟头前,就看到了魏哥治祥先生在上海发布的《鸡》。当时手头有另外关注的事情,没及时浏览阅读,及至翻屏阅读时,已经从夜半延迟至白天的半晌午了。

  瞅见他少敲了个“手”字,就把单位的头儿弄成了残次品。用脚都想得到,“一把手”没了手,成了“手一把”,那个抓狂的形象,首长毁于一旦,估计会用剩下的一只,使劲儿地扇某某几耳屎(大嘴巴子),才出得了这口恶气!哼——

  魏哥就是魏哥。回复:“早安!缺那个字懒得加了,缺憾美。”轻飘飘的一句话,那个洒脱,几乎让我怀疑,这还是不是我之前认识的那位“摆老实龙门阵的人”。

  算了,文章是人家的,人家不改,我又何苦呢,随他去吧。难不成越俎代庖,再说了,人家的鸡,从成都金堂都吃到十里洋场的上海去了,还要你撑赵家渡的㩝杆——够得着吗?

  他吃他的鸡,我在雒城马牧河畔,吃我的鱼好了——鲈鱼呢。侄媳妇儿从28楼端到对面3楼来的。清蒸,覆汤汁的,一夹一夹,捻起吃。

  睡到自然醒的,太阳还没出来,没晒到屁股呢。除夕的年夜饭,鱼是必须的,图的就是有余,岁岁年年有余。

  饶是有皮马,嘚儿——戛——喔……喔……喔……吁——那就欢天喜地,巴适得板。

  家住小县城,有水,四水八岸,鱼是常见的。渔客自然少不了,甚至可以说是花园水城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30多年前,到成都求学期间,还回老家十里坝,在故宅旁边,帮老父亲挥锄挖土,自造了一口鱼塘养鱼种藕,只是因为技术和物资条件局限,终是收获欠佳。还好,随手扦插的一根法国梧桐树枝,那个生长发育速度,最是了得,胞弟结婚时,还派上了用场。

  如今老宅不在,和池塘都了无痕迹,慈祥的父亲也驾鹤西访金20多年了,鱼和鱼汤鱼味汤汁,小砂锅,毛毛盐,小香葱末,那个味道长啊,结在一起,深深感动了我,深入骨髓,埋藏在心底,默默地回味,无穷无尽,源源不绝,是别恨吗?

  离恨别绪愁无语,家无高堂眼痴滞。

  侄儿昨天半夜出门,准备卖火炮来放。兜转了半天,每一个还开着门的商店(纸火铺、摊)的近侧,都有治安人员(警察)把守,商人不敢卖,市民不得买!(一旦买卖成交,就得挨罚!)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我们大家的健康就难为了这群着制服的公益责任人。

  谢谢你们,为我们共同的家,放弃公休日,夜以继日地坚守岗位,护一方平安,保万家祥和安宁!

  我对侄儿说,有那个钱,还不如多发点红包,小家里大家喜乐平安健康幸福美满,嘴角溢欢。缺憾美在这一时刻集中体现出来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初一做什么?太阳出来露脸了。

  静静的马牧河,风和日丽阳光明媚。河面上有几只野鸭子,看个头是幼鸭,零度的水,它们不知道冷似的。时而在水面上自由划行,时而一个跟头的猛子扎下去,潜游水下。河岸上,有人来人往。还好垂钓爱好者不少,有去也有来。他们和野幼鸭子一样,一个图鱼,用法子,善假于物,图利——非唯利是图。一个凭个体实力,亲身下水,凭嘴——尖喙利咀嵌制服浪里白条,求生存机会,获得食物壮大自己成就生命的原始本能。自食其力自给自足何须丰衣玉食,不惧艰难与体量一般大甚至超越自己的个体的水中精灵斗智兜狠,一点不逊眼中的庞然大物——垂钓渔人。

  河岸边,下象棋的,喝茶的,斗地主打牌的,闲逛的,都图有太阳晒着,懒洋洋的,舒心惬意。不是来了成都不想走,到了德阳市的雒城马牧河畔,你照样不想走。

  (雒城能与上海比吗?我看能!)

  鱼啊不鱼的,都在其次了。沉默了三年,沉寂了三年,封控了三年,软禁了三年,憋屈了三年,忍耐了三年,坚守了三年,羊来了,敞亮了,阳来了,寒将去,寅虎撤退少了慌张,癸兔现身意志坚强。

  渔之者,之予乎?鱼之者,余诸乎?

  余也者,欲之乎?生命之所谓生存活命乎?

  吁——噫——嘻,鱼戏于水,生于水,逝于水,岂非主流?

  癸卯年正月初一记于雒城马牧河畔

【审核人:雨祺】

《夏祥林:鱼及其余》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哈鱼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叙事散文

    查看更多叙事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