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精选
锦绣:隔离在春光里聆听花开的声音
作者:锦绣 时间:2022-05-14
浏览:0次  字数:3796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85 篇,  月稿:36 篇

  真实的情感流露,才能打动人心。掩卷湛蓝的散文集《樱花树下睡莲满缸》,恰逢母亲节,平时里汲汲营生的我,并不感时忧国,更无暇惜春悲秋,此刻竟对许久未回娘家生出些许愧疚与恍惚。“这些年,我像一个砝码,重心在天平上来回滑动,维持着两端的平衡……一端是给我生命的人,那一端是我以生命去呵护的人。深深的无奈像群蚁啃噬……”(《一个没有烟火气的良宵》)

  在《重蹈覆辙》中,湛蓝写到:“那个大男孩气急之下骂了一句‘破丫头’,父亲刚好在旁边听见,将就手里的蒲扇掉过头,抽了那个男孩子两下。后来那家人跟父亲吵了一架,我害怕得惶惶不安,父亲却丝毫没有责怪我的意思。大抵,天下的父亲都这样,不论对错,护犊之心天成。我看天下男子,就与父亲对照。若遇得这样一个如父的男子,对外,你永远是对的,不问是非对错,无条件护佑你,那就赶紧把自己嫁了。”父亲天成的护犊之心未必正确,女儿看天下男子就与父亲对照的情感剖析也有以偏概全之嫌,然而,正是这父女间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让读者走进了作者的心灵深处,引发了读者的共鸣。

  我仿佛在樱花树下躺着,仰望湛蓝的天空。一枝傲然绽放的樱花探出头来,倒映在睡莲满缸的清水中。一个长发及腰的女子,双手捧书,临窗而立。我看不清她的脸庞,只听到她的浅唱低吟:深院独处,对眉月疏星,听花落满架,不等不追。如梦如幻的封面,唯美含蓄的作者简介,都给人于美的享受。

  读湛蓝的散文集《樱花树下睡莲满缸》,发现她的笔触,并非胶着于对故土和父母的眷恋、对失去土地和亲人所产生的漂浮感,而更在意由内向外的自我感情剖析。无论是叩问“乡关何处”,还是“泡在时光里”的行走,湛蓝看起来似乎是信马由缰的。

  “旷野里,山风与塘风微微,送来阵阵草木清香。树叶绿得油亮,树上鸟鸣啾啾,呼朋引伴,路旁青蒿的叶子长出一茬又一茬,车前草叶片肥硕草籽招摇,玉米苗随风摇曳快活地生长,清明菜老得开了花,酸浆草吐着嫩嫩的绿,月季花簇拥着开得真是有点恬不知耻,它们在垄上地头你推我搡,拉坏了我的丝袜,我似乎听见它们窃窃私语,幸灾乐祸地笑,我不知该发怒还是发笑……”(《山坳里生起的炊烟》)喜欢这样生机勃勃的旷野,朴实又极具韵味,大声朗读,有身临其境之感。每个游子的乡愁里都有这样一片炊烟袅袅的山坳吧。短暂的相聚,离家时你的母亲是否跟你说过相似的话?——“三儿啊,你就是为了我这个老太婆,连个周末懒觉也睡不上,匆匆忙忙来回。你在外要照顾好自己……”

  “时间以固有的速度推进,同是一秒一秒,在每个人的心上的频率却不尽相同。”“人类的苦难每一秒都在发生,又如何轻吟浅唱得尽?”(《穿透骨髓的忧伤》)“对自我的认知越充分,脱离原来的自己越彻底。”(《乌镇,青衣的一袭水袖》)这种充满哲理的金句,在湛蓝的散文集《樱花树下睡莲满缸》中还有很多。看起来似乎是信马由缰的湛蓝,写下的文章却通过了精巧构思,把对土地的渴望之情、对失去亲人的切肤之痛、对泡在时光里的行走和思考有机融合,更好地抒发自己的真情实感。

【审核人:雨祺】

《锦绣:隔离在春光里聆听》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锦绣 隔离 春光 杂文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杂文精选

查看更多杂文精选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