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
书画语言之说·开封市刘建民花鸟画与轶墨堂主书法感悟
作者:吴丽华 时间:2022-03-10
浏览:30次  字数:6775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78 篇,  月稿:0 篇

  书画也讲究语言艺术,读开封市刘建民花鸟画《声声鸣喜报春来(四尺整张)》与轶墨堂主“剑舞逍遥意不孤”等行草书法,让我感到书画语言可以寄托书画家的思想、情感和情绪与作家几乎一致,都可以给予作品带来艺术魅力。

  所谓“书画语言”,是指书画家根据所要创作的作品内容通过笔墨纸张等艺术来进行的“内外在动作”的语言描写。比如:这幅《声声鸣喜报春来(四尺整张)》花鸟画,外在的“动作”无非题材上的取舍与组织,画面的构思与安排等,论花鸟画功夫开封是藏龙卧虎之地,早在童年时代,我在河南内乡当空军的亲大哥就带回不少这一带画家赠他的花鸟图画,悬挂在我们老家四合院的堂屋内,几乎四里八乡百姓无不叹服河南开封画家的技术。为何这一带画家是花鸟的行家魁首呢?其中重要一个因素与他们秉承下来“九朝古都”历代书画大家“内在动作语言”技术有很大关系。说道开封画家,童年河南人背井离乡的影子,离我又越来越近了——三五成群赶着骡子,拉着板车一步又一步跋涉在鄂豫古道的黄土岗地间,渴了饮口凉井水,饿了啃块窝窝头,而画家更是苦不堪言,夹着一个画板,四处野外写生,瞧着山间的飞鸟,看着夜间的星星,在崇山峻岭、荒郊野外中,他们掌握了自然界各种动植物的习性,风风雨雨,若即若离几十年修炼中,个个拥有可以将熟悉的花鸟生活场景,聚拢在笔下的“内在动作”语言功夫了!像上述“枝间叫”、“岩头翘”这种喜鹊不同之态语言,离开画家亲临一线写生之功夫是无法述诸笔端的。《声声鸣喜报春来》,靠的是什么意境取胜呢?独独两只遥相呼应的喜鹊闹枝头还不够,依然需要画家通过身边无数吃苦耐劳的故乡人与人生命运搏斗的风采中,从高山、平原和江河,所见所闻的花鸟植物生活场景中,将不同色彩、花朵之态以及古树枝蔓的风貌巧妙地组合在起来,这靠的依然是书画家内在功力,而这幅画几乎写出了我们七十年代出生迄今以来社会生活的急剧变革和生机盎然的改革开放局面,让读者体察出画家内心感情的波澜起伏和微妙变化。

  在毗邻我们小城的河南开封一带书画家与其他故乡人一样,通过艰难卓越而又积极进取的生活,最终事业赢得辉煌,进入“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地,他们成功秘籍就在于善于写熟悉的生活场景,这与他们深入一线体验生活有关。这方面,作家更是如此。比如:周立波的《暴风骤雨》之所以写得深刻感人,就是因为他参与了东北地区一线的土改斗争。“在这波澜壮阔的运动中经历的事件和熟悉的人物都深深地镌刻在我的心里。”周立波这句感言,就是其“内在动作”的语言描写功夫来源的“底牌!”可以说上述书画绝非一些狂飙之辈靠一些江湖奇术,媒体炒作技术步入“名人行列“,提升一些“四不像”玄乎作品价值之人,可以达到的一种真正书画家的艺术境界!

  对于作家而言,更是需要“内外在动作”的语言描写技术,即便是一个张牙舞爪江湖不入流的玄乎乎之辈,也可以截去令人厌恶一面,通过内在多年磨砺的文学修养以及乐观、开朗、光明、正直品质,通过杂文或诗词等掩饰这种“书画家”奇怪脱离生活的拙劣艺术,给予这个多元化的社会更多的“亮色”,而内心优与劣最清醒者莫过于评论这些书画家的作家同志了!

  为了不断提升这种“内外在动作”的语言描写技术,作家需要汲取书画家这方面的经验与技术。比如:巴尔扎克也是这方面的高手,他不仅常常与笔下人物攀谈和争论,更是日夜琢磨各种社会群体包括书画家们的思想、情绪和心理活动,最终通过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融入其作品中,给后人留下一笔珍贵的精神财富!

  列举与论述上述书画家无非想说明,“内外在动作”的语言描写的重要性。对于书法家也不例外。比如:宫敬林:男,斋号轶墨堂,艺名半农,1957年生,河北省东光县人,国家公务员,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自幼喜好书法,学习研究书法理论与书法艺术三十余年不辍,始学唐楷“勤礼碑”、“多宝塔”之端庄,行书学“兰亭序”、圣教序“之秀美;后学苏东坡、米芾书风之厚重。1986年师承河北省书协副主席董川先生门下;1989年至1992年在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深造三年,得到欧阳中石、刘炳森两位书法名家的精心指导,书法水平不断提高,榜书及书法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省、市级书展,作品应邀被领导带往日本、澳大利亚赠送友人。现为东光县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这段简历,足以证明其书法功力非凡。问题是为何其上述“剑舞逍遥意不孤”等行草书法作品,能够扣动我的心弦呢?

  可以说,对于把握住顿、挫、停、收、放。如使用兼毫毛笔等行书技术,几乎个个书法家都是内行,遗憾的是对于“内外在动作”的语言描写技术缺失者就不少。譬如:正在一些“赶浪头”、“写中心”等标语派画家乐此不疲时刻,知己却来这么一幅“剑舞逍遥意不孤,兰花荡气胜狂啸;出神入化堪如酒,袖壑寻芳饮一壶”,寓意何在呢?!若是知己不谙“枪杆子改造了世界,笔杆子创作了艺术”这个道理,会不会也人云亦云,从诗词里找书法艺术,从政治标语中找书法素材,从时髦流行文化中找艺术主题呢?!正是知己宫敬林涵养深厚,见多识广,才会对丰富多彩的书法主题,从不同角度以及自身实际出发,站在历史与现实,甚至未来的高度、深度和广度去思考问题,反映生活中最具有“亮点”的东西。而这幅布局不同,内容不同之作,基本可以印证“用寻道者之心,临先贤之法,展书法之艺,创意境之美,收万物于胸,达磅礴之气”是轶墨堂主书法灵魂所在吧!

  行文结束时刻,我想说:艺术离开个性就会陷入一个死胡同,诚如:开国元帅陈毅前辈说的:“离开个性,就没有党性,党性以个性为基础,个性在党性的笼罩下才可以得到更大发展。”书画艺术以及文学艺术离开这种个性,误入公式化“书画语言”之中是否是一种艺术倒流呢?!故该文提倡大家汲取上述知己个性“书画语言”之路,想必对于繁荣书画艺术有益无害!

【审核人:雨祺】

《书画语言之说·开封市》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书画 语言 开封市 刘建民 书法
评论(30人参与,1条评论) 吴丽华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3-10 10:01
    平鹏云山
    标题太长了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文学评论

    查看更多文学评论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