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大全
诺言——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作者:马奔 时间:2022-04-16
浏览:106次  字数:6933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961 篇,  月稿:837 篇

  诺言——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仅以此文献给我的同学李浩渤

  一切似乎命中早已注定,但一切又都那么意外,给你的留言一直没有回复,电话也一直无人接听。

  当海燕将李浩渤去世的消息传给我时,电话里都能感受到她的悲伤。

  我赶紧拨通李浩渤母亲的手机。得知我的身份,“浩渤已经走了。”阿姨哽咽着,接着放声痛哭。那是一位母亲对女儿的思念。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一位母亲失去爱女的痛心,好久,我才有机会说了一句:“阿姨,我会去看您和浩渤。”

  人到五十,我总是记不住应该是什么年了,知天命吗?

  我出发了,驾上小车,设好导航,一路向东。

  路上小憩,我翻看你以前的微信留言:小马哥,今天我们这儿报了32度,不知道你是在埃及还是在国内,希望你们那边不要太热,不要把你烤糊了,哈哈,死马可不好吃诶。我不喜欢吃甜的,我喜欢吃酸的。以前奶奶家有棵大杏树,原来暑假回奶奶家的最大的理由就是吃杏,可惜现在没有了(2018.5.31)。

  小马哥,新年快乐,2021年就要开始了,希望你完全抛弃2020年所有的不快,欢欢喜喜地开始新的一年,也许我们每个人都在变老,但我想快乐,不应该老去(2021.1.1)。

  小马哥,不停地骚扰你,你该烦了吧。想起了老家的酸梨……最近很想吃点特别的东西……我可不能像猪一样,一次吃个够,我得循序渐进,慢慢地吃,每天吃一个吧!(2021.6.30)

  六月三十日,是你最后给我留言的日子,从此,我再也没有收到你任何的信息。

  你体弱多病,常年如此,每年都要多次去医院,我们也习以为常。

  记得在重庆上学时,你生病住院,我们全班同学都去看你,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你的身体状况。

  当时毕业实习,我们一起在泸州,一起去爬泸州的方山,你爬不动了,你要放弃了,我就拖着你向上爬,最后你还是爬不动了,我只得抱着你走完山顶最后的一程,我们在山顶玩耍、照相。

  可惜,我现在找不到当年的相片了。那时的你,和大家一道畅游,是那么开心!

  那年开学回来,一个周末,我俩在大坪石油路,你请我喝酸奶,那种用个小玻璃瓶装的淡白色液体,入口怪怪的,是我第一次喝。后来,我去了新疆,后来,我也喜欢上了这个玩意,喜欢和你一样喝不加糖的原味酸奶。

  2002年,我去淄博找你玩,不巧的是你身体不好正在住院,我就在医院陪了你好几天。你天天都要在医院里喝那种黑黑的液体,我还要问你好喝否,你说习惯了就好。

  此去一别二十年,我许诺再去找你,你许诺陪我去泰山玩,我们却都没有践行自己的诺言。事实是你无法陪我去爬泰山,那仅是你的一个愿望,而我没有去找你,却总有一个成年人的借口。

  导航很准,当我到达东营仙河镇收费站出口,是晚上8点钟,浩渤的弟弟——武铭带着家人和阿姨都在那里等着我,提前订好饭菜,一直在等我。

  二十年的时光悄然逝去,阿姨老了,当年的小弟弟也是人到中年。

  当晚,我住在仙河镇阿姨家。那晚,阿姨和我一起坐在客厅里,我们聊了很久,阿姨也哭了许久,她给我讲了浩渤最后的日子,也许,我们每个人都不能完全了解浩渤的别样人生。

  我完全不知晓,浩渤生命历程的最后十年要进行身体透析,糖尿病后期病症的尿毒症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她每周都要去医院透析三次,每次都要在那里,一动不动地躺四个小时,这一坚持就是十年,任凭胶管把身体里的血液吸进机器,再送回身体,一次又一次,一周又一周,直到一根血管萎缩无法再利用,就在身体寻找另一条,直到寻遍她身体里所有能够利用的血管做开口。我不知道身体布满小刀口是何种感受,只晓得这是一种渴望生命的执着与坚持。

  我也不知道的是最后十年里,你几乎是双目失明,一只眼完全没了视力,另一只眼经过三次手术,也几乎看不见东西。在阿姨那里,我见到你用过的手机,手机设置为大字体。阿姨说你每次看手机,都得使用一个高倍放大镜,手机放在床上,一手拿着放大镜,一手翻动手机……

  今天,我翻看手机里你的字语,读起的每个字,都让我如芒刺背,我无法想象到屏幕另一侧的你,是以何种毅力在与我轻语嬉笑的,你敲在键盘上的每个字都重如泰山。小兔子,你让我拥有沉重的负罪感。我心中的“如果”浩如繁星,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会让你静静地听我说话;如果可以重来,我希望你健健康康地与我们一道玩耍,和2002年那样,我们晚上一起坐在石凳上聊天。

  可今天所有的如果,仅是如果……

  早上,阿姨细心地备好早餐,武铭也特意请假来陪我们。

  浩渤,还静静地躺在东营的殡仪馆里面。

  我要去探望她,送她最后一程。

  我买一束新鲜的菊花,捧在手里,我的心惴惴不安,挪进陈列厅,在一排排的展柜里,找寻到浩渤的影子。

  终于寻到那个一尺见长的小盒子,曾经瘦削多病的浩渤,就安眠于此。

  我站在她的面前,轻轻道一句:“李浩渤我来看你,全班同学都来看你了……”

  我破防了,泪水瞬间涌出双眼。昨晚,我想好的所有话语,竟然无法继续说出口,我,任凭泪水在脸上恣意地奔流。

  阿姨在一边哭得伤心裂肺。

  浩渤同学,2021年9月4日下午2时,因病去世,走完了她46岁人生历程。

  “妈妈,我想回家。”在她生命长河里,在最后清醒的时刻,她虚弱地拉着母亲的手,这样恳求。

  回家的路好长好长,我挽着阿姨,走在家的小区,走进家的电梯。

  我站在你生活的空间里,脑海中满是你在家的角角落落、点点滴滴,挥之不去。

  2022年3月8日,恰是女神节,我就立在你的面前,你的遗像面前。

  20年后,我看望你的诺言已然实现,但是,你曾经的诺言呢?

  别了,我的同学。别了,我的挚友。别了,我的小兔子。

  祈愿天堂的一切都是美好的,没有病痛,没有伤感。

  我和同学们,都会忆起你的。

  送给小兔子——李浩渤。

  2022年3月11日

【审核人:站长】

《诺言——生命不可承受》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哲理 格言
评论(106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日记大全

    查看更多日记大全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