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报告
陈志:写情书
作者:陈志 时间:2022-06-30
浏览:15次  字数:6791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46 篇,  月稿:0 篇

  老屋的旧书柜里,有一摞发黄的日记本。闲来无事,随手翻翻。一些蒙尘的记忆,便嘻嘻哈哈地跳到眼前。十九岁那年的一桩往事,也就跟着挤了过来:

  那天,雨一直下。

  我望着屋外缠缠绵绵的春雨,想心思。胖大哥腆着罗汉肚子走了过来。“阿刚,你帮我写封信好吧?”声音弯弯绕绕,不像从一百七十多斤的大胖子嘴里吐出来的。更叫我惊讶的是,那张粗黑的脸上,竟然有桃花盛开!

  没等我张嘴,外屋几个正玩“斗地主”的工友就嚷嚷了起来:“写信可以,得请客。”

  我们住在一栋无门无窗、荒芜多年的二层小别墅里——对一帮在无锡讨生活的泥瓦工来说,能住上这样好的房子,真是奢侈!

  “好说好说。”胖大哥摸着大脑袋,羞赧地笑。

  我问他:“写什么信?”

  “就是写情书。”阿飞哥在外屋喊。

  “我没写过情书。”我老实说。

  工友们闲时或打牌,或说些黄的绿的笑话。我从不参与。我喜欢看书,或写日记。所以,在他们眼里,我是“书生”,是“文化人”。可我确实没写过情书——我也想写啊,写给谁呢?

  “你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就照你瞧的书上套呗。”是华子哥的声音。他是这里唯一有老婆的人。

  “阿刚,你就写‘亲爱的胖妹妹,我是多么爱你啊……’”阿飞哥又喊。他是有女友的,常来滚床单。

  “……胖大妹子哎,你是我的心噢我的肝噢!”

  “胖妹妹,哥哥我想你想得睡不着……”

  ……

  闹哄哄的,噼哩叭啦,像放鞭炮。而后,是一阵放浪形骸地大笑。胖大哥也不恼,跟着哈哈大笑。笑声如亢奋的猛兽,在空寂的屋子里横冲直撞。

  我看过拜伦、雪莱的情诗,也读过一些名人写的情书,因而也确如华子哥所言是见过“猪跑”的;又正值青春萌动,情思绵绵,心里自然有话说。笔一动,便如这绵绵不绝的春雨,停不下来。

  “够了够了。”胖大哥乐开了花,忙不迭地说。

  我们都是无为人,惟胖大哥家住铜陵的一个什么山沟沟里。工友们因而常打趣他说:“哪个姑娘脑子坏得了,会嫁到你们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去?”胖大姐也总说:“那是一个穷得连裤子都没得穿的地方。”胖大姐就是胖大哥的意中人。那封信后,他们还真就牵上手了。

  胖大姐生得膀大腰圆。众人齐感慨:“他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也都替他们家的床忧心忡忡——我用砖木搭起来的床,被他们借用了下,结果……

  胖大姐为人热情如火。华子哥有个堂妹叫阿霞,是个羞答答的小花儿。我们常见面,不大说话。胖大姐有次私下抓住我,笑容可掬地问:

  “阿刚,你觉得阿霞怎么样?”

  这个春天,阳光灿烂,花好月圆。胖大哥拿瓦刀的手如跳舞,笑声似飞翔的鸟儿。

  忽一晚,我正埋头看书,胖大哥趿拉着塑料拖鞋走过来,又求我帮他写信。还是写给胖大姐的。他们吵架了,要分手。瞧他愁眉苦脸的样子,似乎花谢了,月残了。

  胖大哥要掏心掏肺给胖大姐看,要对着天地日月忏悔,可他嘴巴说不出。“阿刚,你可一定要帮我写好。我们和不和好,就全靠你了。”这是什么话?我还摊上事了!

  “这回一定要请客了。”阿飞哥在外屋喊,“别又像上回一样铁公鸡——一毛不拔。”

  “一定一定。”胖大哥摸着后脑壳,笑呵呵地应着。

  信写好了。胖大哥很满意。“阿刚,你再辛苦一下,帮我送过去。”

  “什么?我去送?你干嘛不亲自送去?”胖大姐在无锡一家纺织厂上班,而我们在前洲镇,远着呢。

  “我去没用,她不肯见我。”胖大哥低眉顺眼地讨好说,“除了你,别人都不行。大姐喜欢你。你又会说话……”他倒晓得给我吃蜜,在大姐面前咋就成了哑巴?

  第二天,我歇了一天工,一早就顶着烈日,坐上了去往无锡的中巴车,费时近两小时,汗水哗哗地流了一池塘,才辗转找到了纺织厂的女工宿舍。宿舍很简陋,八人一间,上下铺。有几个上夜班的女孩子躺在床上,正准备睡觉。我来的不是时候?

  胖大姐将信往床上一丢,脸一拉:“阿刚,信又是你写的吧?”

  我不会说谎,有些心慌:“是大哥……”

  “哼!他一个大老粗,会写这样的信?打死我也不信!”

  “是大哥的意思,我只是稍微给润色了下。”我坦白交待,“信谁写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哥对你有那份心……大姐,你说是不是?”

  “就你小嘴巴甜!”胖大姐的嘴龇成了喇叭花。忽而想起了什么,问我,“钱某某你认识吗?”

  “他是我同学。怎么啦?”

  “他在追阿丽呢。”

  阿丽生得玲珑,瓜子脸很漂亮,就是那一嘴雪白的小钢牙太锋利,非强人降不住她!我同学虽没有金钢之身,却也眉清目秀,还生着一头天然的卷发黄毛——人称假洋鬼子。我觉得他们是金童玉女,很般配!

  胖大姐接着说:“你那个同学,前几天也写了封情书给阿丽——你知道他怎么写的吗?”躺在上铺的阿丽忽而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怎么写的?”我很好奇。

  “他在信中说,只要阿丽肯嫁给他,他就买金戒指、金项链、金手镯送给阿丽,还要买电视机、VCD……啊呀,就是‘三黄一窝机’吧。你说哪有这样写情书的?”

  我微微一笑:“不挺好的吗。”

  “关键是,他将金项链要买多少克、金手镯要买多重,都写得一清二楚……真是笑死个人了。”胖大姐眉飞色舞地说。没等她说完,宿舍里就笑成了一团,像有无数只鸟儿在屋子里扑腾。

  “我同学是实在人呢!”

  但阿丽显然没有给他做“实在人”的机会。不久后,胖大姐来寻胖大哥,将我拎到一边,眉开眼笑地问:

  “阿刚,你觉得阿丽怎么样?”

  ……

  时光一晃,这已是二十六年前的事情了。那个互联网还未兴起,手机还是“大哥大”,更不知微信还在哪里的时代,委实相当“落后”。可是人们在微香的纸页上,一笔一画,写出一珠珠、一行行羞赧却又纯真的文字,又是让人想念的鼻子一酸……

【审核人:雨祺】

《陈志:写情书》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陈志 情书
评论(15人参与,1条评论) 杨红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6-30 18:09
    美文苑
    篇幅不大,着墨不多,但个个个性鲜明,并且再现了那时的时代特征。陈老师对文字的运用已经到了吝啬的地步。我有幸在发表前几看这篇文章,我震撼于陈老师对文字的打磨,超过贾岛的“推敲”。这种对文字的敬畏,还愁不出精品?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个人报告

    查看更多个人报告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