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
陈南明:孟天晴(5∽6)
作者:陈南明 时间:2022-05-14
浏览:0次  字数:15585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85 篇,  月稿:36 篇

  05.天晴敲门惊小三

  这天晚上,天晴巡查,发现两头母猪发烧,忙叫孙医生过来。

  孙医生跑来一看,吓一跳:“猪瘟,孟总,可能是才买的种猪过给牠们的,赶紧隔离,我来,先把这两头母猪处理掉。”

  “老孙,赶快通知工人来加班,猪圈全部消毒,一头一头挨个给我检查。猪瘟细胞苗、柴胡、头孢还有吗?”

  “有,”

  “再去多买些。有一点儿不对劲的,都挑出来灌药。”

  天晴担心猪瘟爆发,带着大家一间一间猪舍排查。有人喊饿,天晴看看表,凌晨三点多了,忙安抚众人道:“大家辛苦了,我去拿方便面,将就吃碗泡面吧。”

  天晴打着手电,一路小跑到了商店,大门没锁,一推就开。

  因不想吵醒武东升,天晴放轻脚步走到货架前,准备取三十桶方便面。

  手边没有大袋子,天晴转到货架后面找。

  屋里黑,什么也看不清。天晴开灯瞬间,一眼看见王三妹和武东升的内衣裤搭在椅子背上,天晴大吃一惊,踢开他俩的鞋,棒棒棒棒一阵敲门:“开门!我知道你俩在屋里!”

  屋里床上一丝不挂的王三妹,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吱声。

  天晴见二人不出声,怒火中烧,骂道:“武东升,你太不要脸了,给我滚出来!”

  武东升哪敢开门?

  天晴气得呼呼的,知道二人没脸开门,撂下狠话:“今天是猪病了,我没时间搭理你们,等我把猪弄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俩!”

  说罢,拿了只化肥袋,装了三十几桶方便面,扛在肩上气冲冲回到猪场。

  听见天晴走远了,王三妹怪罪武东升道:“跟你讲衣服鞋子不能放在外头,你不信。你说她猪场有地方睡,不会回来,偏偏人家就回来了,抓了个正着不是?”

  “什么抓了个正着?她都没进来,根本没看见咱俩在一起”

  “咱俩的衣裤都在椅子上,她看见了。”

  “看见了又怎么样?那上头写你名字了?她不问就算了,她问起来你不会不承认?”

  “衣服是她送给我的,她认得。你一直说要跟她离婚,为什么不离?”

  “跟她离了,谁给我钱花?”

  “你不是说攒了好多钱够咱俩单过的吗?”

  “我还想问你呢,你眯了多少钱?”

  “我没眯钱,你别瞎喷。我算看透了,你根本没打算和我单过,你心里只有她”

  “没她能行吗?你给我钱花?”

  “那你干嘛不和她睡?”

  “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她每天跟猪睡,根本不落屋。就算回到家,累得像鬼,上床也不让我碰,我是个男人,男人,不钻洞不打炮活得下去吗?”

  “噢,说白了你是拿我当出气筒,”

  “真没良心,看不出我真心喜欢你?”

  “喜欢我什么?”

  “想我夸你?那我就夸你几句:喜欢你有老婆样儿,喜欢你做的饭对我胃口,喜欢你陪我打麻将,喜欢你会讲话,从来不惹我生气,喜欢你让我穿得干干净净,走出去有模有样,喜欢你软绵绵的我瞎折腾你也不烦,”

  “去。少贫嘴。我得赶紧穿衣服走人,一会儿她带人来揍我就惨了。”

  “不可能,猪是她的命,猪病了,她魂都没了,哪有功夫揍你”

  “明天见了她看你怎么说?”

  “说什么?只当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该吃吃,该喝喝,该干啥干啥”

  “她要问起来咱们怎么回答?”

  “傻呀你?猪官那么好当的?那么大的猪场,那么多社员入了股,都要分红的,她哪敢大意?哪有功夫管咱这点破事儿?

  06.采购途中闻噩耗

  武东升说对了,天晴真没工夫管他俩的糗事。

  天晴观察了很长时间,发现杜洛克长得慢,产仔少。巴马香猪,长得快、繁殖快、肉质比杜洛克鲜嫩。

  天晴炖过几次香猪肉,香味飘得老远老远,把过路的吃货吸引过来,馋得非要尝尝才肯走。天晴决定把存栏全部卖掉,换成巴马香猪。

  天晴打听到金华也有香猪,掐指算了算,到巴马、金华跑一趟,买1000头猪仔运回来,至少要半个月时间。

  要出远门,必须先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

  儿子武学艺高考已经完事,成绩不错,就等录取通知书了。

  等通知书的这段时间,武学艺在家,每天唱歌、弹琴、吹口技,要不就出门找同学玩。

  接到中央音乐学院录取通知书时,天晴高兴得搂着儿子又蹦又跳又哭又笑。

  孟天晴如释重负,请名厨帮忙,整了二十几桌酒席,乡亲们来大吃二喝热闹了一天。

  之后,天晴择日送儿子到机场,目送儿子登上了去北京的飞机。

  公司里,天晴把大大小小的事情做了妥当安排。股东大会上,天晴宣布,自己出差期间由孙副主任负责,嘱咐大家一定要听孙副主任的安排。

  临行前,天晴再三嘱咐孙医生:“老孙啊,猪就是钱,咱们还欠着银行贷款呢。你有股份,是副主任,可不能成天打麻将。猪要是有闪失,我要你的命。”

  孙医生笑道:“孟总,您要相信我,养殖场就是我的家,我会负责的。倒是您没出过远门,广西、浙江都是全国风景最好的地方,顺路玩玩,放松放松。家里有我,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保证带领大家把下家找好,等您的一千头香猪运回来之前,我让下家把钱入账,把杜洛克全部拉走,所有的圈腾空消毒,香猪来了就进圈,您,再带领咱们大干一场。”

  老孙说“放一百二十个心”,天晴怎么可能放心,天晴担心的是老孙打麻将有瘾,经常到麻将馆找老千比高低,有几次猪病了,到处找不到他的人。

  “要我放心,除非你不上麻将桌。”

  “孟总,我对天发誓,保证不上,保证不上,说到做到,您放心。”

  出发这天,天晴起了个大早,武东升拖着行李箱,有一搭没一搭说笑着走在前面。

  大客车来了,武东升把行李箱拎上车,帮天晴买好票,安顿天晴坐好才下去。天晴坐在车上,见武东升站在路边笑嘻嘻挥手,心想,这家伙见我出远门,乐成这样。那还用说,他和王三妹在一起,不用担心我敲门了。

  司机告诉大家说,要坐五个多小时,山区公路弯道多,坐在车里很颠簸,千万系好安全带。果然,大客车弯来弯去,过了桥进隧道,出了隧道又上桥,天晴像坐在摇窝里,头靠椅子背,沉沉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天晴朦朦胧胧听见司机在喊:“喂,睡觉的,桂林到了,赶紧下车!”

  天晴睁眼一看,车上的人都下去了,赶忙起身提着行李箱下了车。

  天晴就近找到一家35块一晚的小客栈。

  登记时,老板娘笑问:“来旅游的?”

  “不是。到巴马买香猪。”

  “哦,养猪专业户。养猪挺好,比坐在这里自由。”

  “那是。”

  老板娘笑道:“明天下午才有去河池的车。上午,去看看象鼻山。象鼻山是桂林最有名的景点不可不看。”

  “是吗?”

  “是,来都来了,去看看吧。”

  第二天一早,天晴乘公共汽车去参观象鼻山。

  天晴眼里,那用鼻子吸水的石头大象,怎么看怎么像她家的大种猪。天晴爬上山脊看远处,一座座山,活脱脱就是自家猪场里一群群奔跑的猪仔。

  天晴自拍了几张照片,微信发给儿子。

  儿子点赞说:“老妈终于想通了,知道休息了,为您点赞!我要是没有演出,就飞过去陪您痛痛快快玩几天。”

  看着儿子发来的演出照片,英俊潇洒,天晴笑得合不拢嘴。

  为了赶火车,天晴急忙回到客栈,告别老板娘,乘公共汽车到火车站,坐上去河池的动车。

  到河池只需两个多钟头,天晴抓紧时间吃完泡面,没多久就到了。

  走出车站,天晴一眼认出微信视频见过的袁老板。

  袁老板请天晴上车坐好,笑问:“孟总,河池三峡景区,据说比长江三峡更险峻,人称南国水上大峡谷,要不要顺路参观一下?”

  天晴笑道:“谢谢老板,天快黑了,改日吧。”

  袁老板见客人兴趣不大,不再说什么,开快车把天晴送到宾馆住下,告辞了。

  天晴躺在床上,想着家里武东升和王三妹勾搭在一起,心里很不自在。

  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有点责任:自己没时间陪老公,老公天天在店里等人上门买东西,够憋闷的。换了自己一天也呆不住,亏得他一呆就是好多年。

  唉,算了算了,不想他们了,爱咋咋的。我一个大字不识的穷女人,能把事业做起来,让娘家婆家都翻身过上了好日子,还求什么呢?知足了。

  手机响了。

  有电话打进来。

  天晴接电话,“谁呀?”

  陌生男子回答:“我。杨金山。是孟天晴吗?”

  “天哪,怎么会是你?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做生意,推销产品,巧不巧,买的那一堆电话号码里有你的名字。我还担心同名同姓呢,没想到真是你。”

  “几十年不见,进城做买卖了?”

  “知道你结婚了,我伤心透了。我妈心疼我,把我送到城里舅舅家学做茶叶生意。在舅舅家呆烦了,我自个儿跑北上广深一顿漂,碰到个南宁老板,人挺好,一直跟着他学着炒黄金白银。后来跟他女儿结婚,生了个儿子。就这。你呢?你还好吧?”

  “唉,怎么说呢,我是种地农民变成喂猪农民,没走出大山。幸好生了个儿子,学音乐在北京混呢。”

  “你现在在哪儿?”

  “在河池,准备到巴马买香猪。”

  “河池离南宁很近,到南宁来,咱们好好聊聊。”

  “这次肯定没时间,我还要去金华,和几个猪场老板都约好了的。等下次吧。”

  “好的,我也挺忙的,等下次吧。保持联系哈。”

  挂断虎牙哥的电话,天晴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心想,当初嫁给他,也许就进城了。

  第二天,袁老板陪天晴参观了他的猪圈,圈里一头头的香猪仔,个个健壮,天晴恨不得一下子买1000头回去。

  为了少花钱多买猪,必须货比三家。

  天晴告别了袁老板,乘火车从河池到贵阳,第二天晚上8点半到了金华。

  刚找到一家便宜小客栈住下,手机响了,是儿子的微信视频。

  “妈!”

  “哟,儿子,你怎么瘦了?”

  “准备考试,又有好多演出,跑来跑去净熬夜了。妈,您也瘦了。您现在在哪儿?”

  “我在金华呢,金华火腿知道吧?就是这儿的香猪做的。我要去几家种猪场,看看巴马的便宜还是金华的便宜,买一千头回去,把杜洛克全部换成香猪,将来咱们也做火腿,咱家的养猪事业就做大了。”

  “太好了,老妈,我支持您,到时候人手不够,我回来帮忙。老妈,金华的风景可好了,我和同学们去玩过。我给您订金华两日游,主要的风景点您都可以看到。”

  “别别别,儿子,千万别乱花钱。咱家的存栏还没卖出去,这边买香猪要钱,还欠着银行贷款呢。”

  “妈,我已经给您订好了。”

  天晴一脸幸福的笑道:“儿子,你动作太快了。好吧好吧,听你的,妈就跟团去玩一回。”

  “妈,我给我爸打电话,他说家里都挺好。我说等我考完试,回去看看他。他说没必要,让我就在北京和同学玩。我想家了,考完试我肯定要回去看看您,”

  天晴笑道:“儿子,妈也想你,考完试回家吧。”

  第二天,天晴到旅行社参加金华两日游。

  坐在漂亮舒适的大客车里,天晴心里很乱,一会儿想着家里的猪,担心猪瘟。一会儿想起虎牙哥杨金山,不知道该不该再和他联系。一会儿又想起武东升和王三妹在一起鬼混,心里七上八下的。

  两天,随团到双龙洞、横店影视城、百杖潭参观,天晴都是下车拍个照,发给儿子,不想辜负儿子的美意。什么美景,天晴根本没心思看。

  到第三天傍晚,两日游总算结束。回到客栈,天晴一觉睡到大天亮,赶紧起床,乘公共汽车直奔金华最大的香猪种猪场。

  走进猪场,天晴感到眼前一亮,这哪是养猪场,简直跟公园一样。

  陪同的工作人员介绍说:“我们种猪场的养殖理念是福利养猪、健康养猪和原生态养猪。圈养和放养相结合,全价料和草料相结合,确保猪肉品质鲜美,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我们在金华市区开了八家香猪肉专卖店,还供不应求。”

  天晴呆了十来天,看了几家养猪场,一家家仔细参观,一家家仔细询价,

  比来比去,还是巴马便宜。

  这天,天晴已买好火车票,准备反回巴马。刚收拾好行李,手机响了,是儿子微信视频电话。

  “儿子,怎么了,铁青着脸,急吼吼的?”

  “妈,我到家了,我爸、孙医生和王三妹把养猪场卖了卷款跑路了!”

  “什么?卷款跑路了?”

  “我刚进村,碰到老支书,他说你妈知道不,你爸他们把养猪场连猪带执照卖给外乡人了。我赶紧跑回家,他们正发动汽车要开溜,我拦住车,不让我爸走。我爸说,你滚,我跟你妈分手了。我说你分不了,我妈不会签字的。他说,我们就没领过结婚证,不存在签不签字。妈,我爸开的房车是新买的,王三妹坐在我爸旁边,催我爸快开车。孙医生开的吉普也是新买的。两辆车里塞满了东西,我拦不住,他们把车强行开走了。”

  “这个混蛋!他们把猪场卖给谁了?”

  “不知道,”

  “商店呢?”

  “商店我去看了,翻得乱七八糟。能吃能用的他们都带走了。”

  “猪场你去看了吗?”

  “我去了,人家不让进。”

  “天哪,怎么会是这样?”

  天晴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险些倒地。

  (未完待续)

【审核人:雨祺】

《陈南明:孟天晴(5∽6)》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陈南明 孟天晴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中篇小说

查看更多中篇小说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