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张韵萍:如此有别
作者:张韵萍 时间:2022-08-07
浏览:8次  字数:12367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73 篇,  月稿:0 篇

  时间:某工作日

  地点:科长办公室

  人物:

  赖科长——男,38岁

  姚助理——男,25岁

  张师傅——男,65岁

  刘总——男,45岁

  郝处长——男,(幕后,话外音)

  【场景:科长办公室,一张办公桌,两把椅子,一部电话。

  【幕启:

  (赖科长坐在椅子上摆弄手机,姚助理急匆匆地跑上)

  姚助理:(气喘吁吁)赖科长,还有什么事吗?

  赖科长:我说小姚,你这个助理员是怎么当的,我交待你办的事情为什么还没有落实?那些要进行改造的楼房只剩下一户职工没有搬出来了,你今天必须落实好。

  姚助理:赖科长,我正在抓紧做工作,但是有一个具体问题正要向你汇报……

  赖科长:(拿着手机向姚助理摆手)我不想听你解释什么问题,我说过了,有问题自己想办法解决,不然要你这个助理员干什么?

  姚助理:可是……(想争辩,还没有开口)

  赖科长:(不高兴地)我说小姚,你这个助理员还想不想干,我已经告诉过你具体的楼房改造搬迁方案,不要再解释什么了!

  姚助理:问题是张师傅的……

  赖科长:(不耐烦地)记住,如果今天下午下班之前你还没有落实的话,就写个辞职报告吧!

  (姚助理无奈,离开办公室,下)

  (赖科长仍坐在椅子上,翻看手机)

  张师傅:(张师傅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上来)谁都知道,这个赖科长专横跋扈,对上级点头哈腰,对下级喜欢骂娘。没办法,我搬不了家,也不能怪我,只好再找他解决。(敲门)

  赖科长:谁呀?进!

  张师傅:(走进办公室,开玩笑地)我,是想念你的张师傅呀!

  赖科长:(抬头看张师傅,厌烦)我说你这个老张啊!怎么又来了?

  张师傅:问题解决不了,当然还得来找你呗,谁让你是当官的啦!

  赖科长:姚助理不是去了吗?有什么问题直接找他就可以了。

  张师傅:关键不是我的问题,你们让我今天就得把房子腾出来,搬到另一座楼的一间旧房子里,可是那家原房主死活不交房门钥匙,说是你答应他的,可以到月底前腾房交钥匙。他说今天没时间,再过几天腾房也不违反规定。那么,你让我往哪搬家呢?姚助理如果能解决的话,我干嘛还要大老远的来找你这个大科长呢?

  赖科长:但是,有问题要逐级反映嘛,不能直接到办公室来

  找领导。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不乱套了吗?

  张师傅:可是这件事姚助理是解决不了的,必须得由你这个科长出面。你是分管这项工作的主管领导,我不找你找谁?不要忘了,我们还是老乡呢!

  赖科长:(站起,生气,拍桌子)这是办公室,不要拉老乡关系,我的老乡多了去了,有事都来找我能行吗?告诉你,无论如何,你他娘的今天必须把房子给我腾出来!(说完,又坐下)

  张师傅:你干嘛发那么大的火呀,是你答应人家可以到月底腾房交钥匙的。小赖,你工作没有计划性,还没大没小的随便骂人,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啊……(没等说完,被赖打断)

  赖科长:(怒视张师傅)告诉你,我是科长,这里没有什么“大赖”、“小赖”的,在办公室里不能随便乱称呼,你要懂规矩!!

  张师傅:(轻蔑的眼神)哎呀,对不起了!小赖……赖科长,能不能看在我孤身一人,腿脚不利落,从宿舍的五层楼爬上、爬下……

  (这时,桌上的电话铃响了,说话被打断。赖科长接听,传出姚助理的画外音)

  姚助理【画外音】:赖科长,你快过来吧,这里遇到麻烦了!

  赖科长:(生气)什么麻烦!就是你麻烦!你怎么什么事情

  也办不成呢?就不能多动动脑子吗?

  张师傅:(旁白)怎么该你办的事,不一样也办不成吗?就不能多动动脑子吗?(狠狠瞪了赖一眼)哼!看你不可一世的架势,能有什么好下场!

  (拄拐,愤愤地下)

  姚助理【画外音】:科长,事情不那么简单,有个特殊情况……

  赖科长:(不等姚助理说完)不管有什么特殊情况,今天必

  须落实,不能再拖了!(说完挂断电话,看手机)

  刘总:(腋下夹着一个黑色皮包上,敲门)有人吗?

  赖科长:(听到敲门声,满脸的不高兴,大声)没人!

  刘总:(进门)哈哈!赖科长不也是人嘛。

  赖科长:(站起,满脸堆笑)怎么?刘总亲自过来了!(给刘搬椅子)

  刘总:(坐下)哈哈!赖科长,过来看看你呀!我拿下你们那几座楼房的改造工程,有你一份功劳啊!(说着,诡秘地向四周扫了一眼,立刻将一个手提包递到赖的手里)

  赖科长:(稍微打开手提包扫了一眼,假装惊异,推给刘)啊!这可不行,举手之劳,无功不受禄嘛!

  刘总:(又送到赖的手里)不用客气,这是你应得的,我们公司规模不大,不会嫌少吧?

  赖科长:(接过手提包,眼睛扫了一下四周,迅速塞进身边的橱柜里,连连说)不少,不少了,您总是那么客气,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刘总:我今天白天的事情实在太多,咱们晚上再到酒店坐坐吧。我们这次工期安排得很紧,你可要把楼房改造的前期工作都搞好啊!

  赖科长:好的,好的,放心吧,虽然住户搬迁遇到的难题很多,但是只要有我出马,就没有什么问题。

  刘总:好吧(站起,走出办公室),那咱们晚上见!

  赖科长:(同时站起)好的,我就不远送了,我们晚上见!

  (坐下。电话铃又响起,接电话)

  赖科长:我不听你解释!你就按我说的方案办就行了。(挂断电话)

  (稍过一会儿,电话又响)

  姚助理【画外音】:科长!我真的有事要请示啊!

  赖科长:(大声吼)还请示什么!我不是已经给你交待过落实方案了吗!

  (挂断电话。电话铃又响)

  赖科长:(抓起电话就骂)你这个混账东西,还他娘的有完没完?怎么这么啰嗦!

  郝处长【画外音】:(语速慢,语气平和)我可不是混账东西呦,赖科长好大的脾气呀,在给谁发火呢?

  赖科长:(惊异地站起,急忙解释)啊?郝处长,真对不起!太对不起了!我可不是骂您呀,绝对不是对您发火。处长,得罪了,得罪了呀!

  郝处长【画外音】:不要紧,没关系,我知道你是不会骂我的,我打电话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新的一届领导班子要竞聘上岗,下周一上级机关考核组要过来进行干部考核,你可要准备好述职报告呀。

  赖科长:谢谢处长的关心,我一定好好准备。谢谢!太谢谢了!

  郝处长【画外音】:好了,没事了。(挂断了电话)

  (赖科长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又坐下。沉思少许后,拨郝处长电话,无人接听。)

  赖科长:(放下电话,自言自语)处长到哪里去了?怎么不在办公室?再拨他的手机试试吧。(拨通电话)

  赖科长:处长吗?我是小赖,刚才我在电话里真的不是骂您的,我以为是一个部下打来的电话,您不会见怪吧?

  郝处长【画外音】:放心吧,我知道,你怎么会骂我呢?

  (挂断电话)

  赖科长:(稍微伸展放松一下身子,转而又自言自语)

  怎么这么倒霉,我正想骂小姚,偏偏碰上是领导的电话打过来,他不知道我为什么骂部下混账东西,领导肯定会对我产生不好的看法,这对竞聘上岗会带来影响。这可是大事,我必须马上再向领导解释,告诉领导,我是不会无缘无故地骂人的。

  (立即又拨通郝处长的手机)

  郝处长【画外音】:喂,你好。

  赖科长:处长,是我,小赖呀。我给您解释一下吧,刚才我骂的那个部下,是因为只交给他办一件小事,他就不停地反复来电话,很烦人,我一生气,就骂起了他。您想,我再怎么也不会骂领导啊?!

  郝处长【画外音】:赖科长,知道了,好的,不用解释了,挂电话吧。

  赖科长:(放下电话,坐下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之后,又沉思,自言自语)不过,不管我是骂谁,这次一定给领导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后果严重,我有必要再向领导解释清楚,还得拨一次处长的手机。

  (拨通电话)

  郝处长【画外音】:喂,你好。

  赖科长:处长,我刚才忘了向你解释清楚,明天上午进行的楼房改造,涉及到一户老职工的住房搬家,小姚办事不力,我一着急,就忍不住骂人了。

  郝处长【画外音】:我都知道了,赖科长,你不用再解释了吧,没有其它事情就挂了吧。(挂断电话)

  (赖科长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又拨通了处长手机)

  赖科长:(电话无人接听)郝处长手机怎么不接电话呀?我再拨处长办公室的电话吧。(电话接通,不等处长问话)处长,还有一件事,我得请你帮忙。

  郝处长【画外音】:你说吧,什么事?

  赖科长:处长,你没忘了吧?咱们还是老乡呢,竞聘上岗的事,还望能够得到您的关照。

  郝处长:(声音里带有不耐烦)还有别的事情吗?挂了电话吧。

  (电话里发出“嘟嘟”挂断的声音)

  赖科长:(放下电话,从座位上站起来,走来走去,并自言自语)我得好好想一想,还有什么问题会影响影响到我……(低头深思)不行,这次骂人的事情还必须进一步向处长解释清楚。

  (再次拨通郝处长办公室电话)

  赖科长:处长吗?我真的还有必要再向你解释一下,刚才我骂的那个助理员小姚,是我一个远房亲戚。他是我老丈人堂弟妻子的妹妹的大侄子的爱人的儿子的……

  郝处长【画外音】:(怒声)你这个混账东西,还他娘的有完没完?

  (电话里传出“砰!”的一声,发出“嘟嘟”挂断电话的声音)

  (赖科长被话筒重重地震了一下,傻傻地站着,手举着话筒停留在半空中)

  姚助理:(兴冲冲地跑上场,高声喊)赖科长!赖科长!张师傅搬家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赖科长:(表情仍停留在刚才的电话中。心不在焉,淡淡地问)怎么解决的?

  姚助理:郝处长到搬家现场后,正遇到张师傅和那个旧房的房主在争吵。其实,那个房主的屋子早已经腾空了,只是他很任性,就是不交钥匙,强调是你答应过他的,可以到月底再交钥匙。经过郝处长当面协调,终于做通了工作。由于时间紧,我多找了几个职工帮忙搬家,刚刚帮助张师傅把房子腾出来了。

  赖科长:(刚刚反应过来,十分惊异)你说什么?郝处长

  亲自到过搬家现场了呀!

  姚助理:(看了一下手表)赖科长,下班前还有一些收尾工作要做,我先走了啊!(没等赖答复,急匆匆下)

  赖科长:(自言自语)真是屋漏偏遇连阴雨,我骂人的事情还没有解释清楚,处长又亲自到搬家现场,这不是更让我难堪吗?!(发呆)

  (突然听到“呜呜~~~~~~~~”连续不断的警笛声,十分惊慌、沮丧,唉声叹气,自言自语)

  完了,一切都完蛋了!我收受礼品礼金的事情不会从刘总那里泄露了吧?如果一查到底,我还有、还有……还有其它那些……唉!这该怎么办?怎么办呀?!看来,这次竞聘上岗考核不及格事小,还有更可怕的呀!我可能要彻底完蛋了!……唉!我还是……还是……唉!!(如热锅上的蚂蚁,叹息着,边说边重重地跌坐在椅子上)。

  【剧终】

【审核人:雨祺】

《张韵萍:如此有别》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张韵萍 剧本
评论(8人参与,1条评论) 吴君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8-07 11:26
    美文苑
    写的好,写的真好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