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精选
写在那一片绿之后【作家子音】
作者:子音 时间:2022-04-14
浏览:108次  字数:6743  电脑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857 篇,  月稿:769 篇

  那一片绿,或许早已不在了。我和那一片绿在那个时空里有交集,有交流,似乎还有些纠缠。那是怎样的一片绿呢?我清晰记得那是一个春天,天空下着小雨,我撑着伞立在街边,百无聊赖。那个时空里,我和一些车流及人流发生过交集。如今,他们在我的记忆里唯余匆匆,那匆匆如闪电,存在却无法捕捉。那时,世界于我是无意识的,我于世界也是无意识的。那一片绿啊,在那个时空里抓住了我的目光,紧紧地把它贴在脸上。那一片绿啊,竟成了我心里无法抹去的永恒。那是一方山茶树绿化带,那一片绿就在那里,与众不同地在那里。那一片绿,淡淡的,浅浅的,透着黄儿,它浸润着一层晶莹剔透的水珠,那是春姑娘新抹上去的春吧,那是春应有的样儿吧。那一个瞬间,那一片绿抓住了我,我也抓住了它,我们相互抓住,那是场美丽的邂逅。我小心地呼吸着,生怕一口气把那夺人心魄的绿吹散了;我温柔地打量着,担心一个不经意的眼神把那怯生生的绿惊飞了。我记忆里有呼伦贝尔大草原那豪放的绿,有张家界武陵源峡谷那缥缈的绿,有桂林漓江两岸那静谧的绿,更有朱自清笔下梅雨潭那令人惊诧的绿,唯有那一片绿真正抓住了我。那一片绿之后,我真要写点什么了。

  有人说:“是我们赋予世界以意义,但世界并非仅仅因我们而存在。”那一片绿存在过,我用我的意识确认过,因此那片绿于我便有了确定的意义。那个时空里,那些匆匆行人,那一片绿于他们并没有确定的意义,正如他们于我一样。我不禁要问:“这个时空里,有多少人于我是有确定意义的呢?我又于多少人是有确定意义的呢?”这两天我主动添加了不少QQ好友,我与其中的一些人有了交集,有的甚至彼此间有了些确定之意义。有位网友通过我的好友申请后惊诧地问我:“(你行动)为什么这么快?”这位网友说的是,关于他刚踏入我空间便被我添加为好友的那件事。我笑着说:“我拿着手机在(时刻)等待着!希望没有惊着你。”今天有位网友写了这样一条评论:“每个人都是一种声音,希望更多人像你一样有思想,有透彻又正直又中肯的声音,不用回复不用感谢,我有强迫症,看不得一样的回复。”我虽然一直守着手机,我虽然患有回复强迫症,但这个时候我唯有尊重这位网友。后来这位网友和我打招呼了,我便苦笑着说:“你的评论不敢回复,我在这里谢谢你(的互动)。”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她却对我有了一些印象,诸如“性格沉稳”、“文人雅士风”还有“有点敏感”之类。我笑着说:“我事实上是这样吗?”坦白讲,我不喜欢被人深入了解,正如我不喜欢深入了解他人一样。于是我说了句实话:“我有个困惑,我特别不习惯和女性聊天(网聊)。我担心不小心冒犯到别人。”我最后笑着说:“尊重女性是我一直的追求。我想我们是时候说再见了。”

  被人尊重是极不易的,尊重人也是极不易的。人世间的不容易主要源自各种利益纠葛,尽量不与人发生利益纠葛便成了我的人生信条。我QQ好友列表2000余人,我真正私聊过的极少极少。比如我常提及的具名网友三七二八君,我们并没有私聊过,我也没打听过他的私人信息。我喜欢有一搭没一搭的胡侃,倘若遇见喜欢讨论问题的,喜欢琢磨人的,我便会三缄其口而退避三舍。前天有个网友留言说:“见识了人言可畏,才知道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是了。”这让我想起了一个热搜:“因为200元,上海女孩被网暴跳楼。”这女孩将疫情期间一件令人感动的事分享到了朋友圈,经过大量转发后引发了争议。有网友在该女孩跳楼的新闻下评论说:“现在的人太脆弱了。”很多网友表示这样评论不合适,显得很冷血。昨天三七二八君转发了一条这样的新闻:“上海一小区因物资缺乏,业主戏称吃黑人邻居。”我看了后表示:“(这也)太过分了,公众场合开玩笑,尽量不要给他人带去困惑。”更令人惊诧的是,有业主竟然接了句:“这货够吃好几天的呢。”我不由想起小区业主群昨天也有人说:“(没得吃把)家里的猫狗也吃了。”有位养有猫的业主表示:“我吃椅子腿也不吃猫。”我却觉得在群里说“吃猫狗”是不合适的,有些养有宠物的人可能会感觉被冒犯到。古语云:“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三七二八君在东航客机失事后曾在群里调侃说:“东航事件后再也不敢打飞机了。”我及时撤回了他的这句话。前几天他又在群里说什么白人更高贵白人死了他更难过云云,这引起了一些网友的不适,招致了铺天盖地的辱骂。我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你怎么想是你私事,但在公众场合表达出来,还是要注意尺度,尽量别引起他人的不适。”

  昨天有网友问我:“你签约了吗?”我说:“没有。”他接着说:“这么牛批的大佬都没签约,我还想签呢。”前几天有网友曾问我:“你是作家协会会员吗?”我只好摊牌了,我诚恳地说:“我没有加入任何作协或其他什么组织,我的作家称号只是对自己行为的一种自我定义。”倘若我们承认世界是荒诞的,那我的人生信条便是:“世界于我是漠不关心的,我于世界亦是漠不关心的。”这句话听起来很自私,实际上还很尖锐。我曾这样对女儿说:“我对你没有爱,倘若你明白了爸爸这句话你便长大了。”有一天女儿兴冲冲地对我说:“爸爸,我理解你那句话了,你的意思,我们已经是一体的了,彼此成了对方的一部分。”女儿能有这样的理解,我倍感欣慰。我极力与这个世界保持距离,那是因为我深爱着这个世界,距离产生美,距离亦产生爱。我想起了某作家的一个劝谕:“我说的话,你也听一点,不要扯哲学美学理论,这个世上,有理(不实用)也走不通的。”我非常感谢这位作家的赏识,但我并不想被这个现实世界抓住,我不想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我或许注定只能是个闲人。

  我不由得想起那一片绿来。那个瞬间,若不是它抓住了我,何以让我至今仍魂牵梦绕呀。这些就是写在那一片绿之后了,我希望这之后那一片绿便无法再抓住我了,如此我便是个真的闲人了。

  2022年4曰11日作家子音草于广州

【审核人:雨祺】

《写在那一片绿之后【作》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杂文 作家 子音
评论(108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4 12:22
    杨红
    一片绿我捉不住它,它也捉不住我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杂文精选

    查看更多杂文精选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