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大全
黄基竹 :辟谷是个阴谋 · 病中散记(十)
作者:黄基竹 时间:2022-08-03
浏览:39次  字数:4627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05 篇,  月稿:27 篇

  2019年1月,拙作《竹箫抗癌日志》付梓,是笔者以日记体形式记录的本人自2017年春末夏初检查、确诊鼻咽癌,到后来的化疗、放疗及后期康复中的一些琐碎事件。四年半后的今天,又“癌”到了。这次是更为凶险的“左下牙龈癌”(左下颌骨恶性肿瘤),本想继续来部《竹箫抗癌日志(二)》或“续”的,但又怕大家笑话我成“江郎”了,更怕有人戏谑我:人生本来就短暂,再“抗三”“抗四”就把余生抗完了。

  如果不留下点文字,又总觉得对不起自己手中这支秃笔。思来想去,还是随意记点罢。

  ——《病中散记》引言

  术后第四天早上,医生查房评估病情后,给我去除了鼻腔处的输氧管,停止了供氧,并提醒:今天可以试着下地活动活动了。趁还未上液体,我想起身下地试试,虽然夫人几番阻止,但还是未拗过我,我慢慢地起身,夫人将我有伤的右脚轻轻抬起转向,我慢慢侧身地将脚挪向床边,无伤的左脚先着地,右脚慢慢地试着脚尖点地,在夫人的搀扶下,拄着拐杖试动了几步,然后站在病房的窗前,看着楼下远处街道上车水马龙,做了几个深呼吸,心情畅快极了。

  在夫人的不断催促下,我又躺回床上,静待护士上液体。这时,我有解大便的感觉,于是赶紧坐起身招手叫夫人过来,说:“快扶我起来,我想解大手。”夫人见我的动作,赶紧阻止我,并从床下拿出便盆:“别乱动,就在床上解。”几番争论、互怼,她又没拗过我,她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我,我拄着拐杖,慢慢挪到卫生间,她搀扶着我在坐便器上坐稳妥后,我将她驱离,她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拉上门:“小心点,解完了用拐杖敲门!”

  事后,我让夫人去向医护报告这一喜讯。

  对于术后患者,医护不但对每天进入患者体内的东西有严格的把控,输的各类液体自不必说,对进食营养品的时间、品种的成分和数量都有严格的标准,对每天摄入水的质和量也有要求,并要求做好详细记录,而且对每天排出体外的东西也要严格观察、记录、检测,像各部位引流瓶中的液体的量和成分检测,术后第一次大小便时间,每天大小便次数、量也都要做好详细记录,有时还要对大小便进行检测。

  我的阴谋终于得逞了:未在病床上使用便盆,也未将屎尿拉在床上。

  为此,手术前我是做足了功课的——辟谷。术前,医护对患者和家属都有叮嘱:手术头天晚上六点之前都可以正常进食,还应有意识地多进食一些高蛋白的营养餐,以助于患者更好地应对手术的创伤,也有助于患者术后更好地康复。我倚仗自己身体素质好,考虑到术后拉屎拉尿问题,在手术前两天,我就开始“辟谷”了。所谓辟谷,就是不吃五谷,是方士道家当做修炼成仙的一种方法。道教认为,人食五谷杂粮,要在肠中积结成粪,产生秽气,阻碍成仙的道路。时下,辟谷也被一些人作为瘦身、养生之道。我的这次辟谷,不但没吃五谷,也未进食一点肉食品。每到中餐、晚餐时,夫人为我点这样,我说不要,点那样,我说不想吃,她很是担心。夫人面带忧色地说:“不吃好点,咋个扛得住手术!”

  “我身体素质好,没问题的。主要是没食欲,不想吃!”我回答道。

  “要不我们去外边馆子吃肥肠面、牛肉面?炒个回锅肉?”夫人毫不放弃。

  “不想吃油腻的,随便吃点蔬菜就可以了。”我坚持。

  “你是不是想到要动手术,吓倒了?这可能就是他们说的术前综合症吧,你个胆小鬼!”夫人激我。

  我仍不为所动:“要吃你自己吃,我不得流口水的!”

  “不吃这些荤菜,饭总得吃啊,干饭还是稀饭?清汤面条呢?”夫人见强不过我,退而求其次。

  “不想吃饭,饭粒在嘴里钻来钻去,不舒服。面条也不想吃。”我无精打采地说。她纵然津津有味地把那咸烧白吃得“吧唧、吧唧”嘴角流油,把牛肉面吸得“滋溜、滋溜”直响,我也只是口水暗暗回咽而表面一无所动。

  这两天,我的食谱:早餐,一二鸡蛋,一盒牛奶;中餐,一份水煮南瓜,几片蔬菜;晚餐,一份水煮南瓜,几片蔬菜。

  本想对夫人明言,又怕被她怒怼,迫我前功尽弃。

  阴谋就是阴谋,太难搞了!

【审核人:凌木千雪】

《黄基竹 :辟谷是个阴谋 》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黄基竹 辟谷 阴谋 病中散记
评论(39人参与,1条评论) 李佳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8-03 11:01
    美文苑
    所谓辟谷,就是不吃五谷,是方士道家当做修炼成仙的一种方法。道教认为,人食五谷杂粮,要在肠中积结成粪,产生秽气,阻碍成仙的道路。它就是一个欺人的阴谋!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日记大全

    查看更多日记大全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