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其子 :温暖的夜
作者:其子 时间:2022-09-24
浏览:75次  字数:6826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26 篇,  月稿:26 篇

  夜幕已经降临,谷杈扬似的大雪,正纷纷扬扬,漫天飞舞。屋子里很暖和,抽开风门的蜂窝煤炉烧得正旺,跳动着的火苗不停地舔舐着底部发黑的水壶,能听到水壶吱吱发响。炉面的几个馍片,被烘烤着已是黄澄澄,满屋弥漫着麦香的味道。

  坐在炕上的儿子说:“爸,你到炕上来。”

  “ 等水开了就来。”父亲应答着,起身把烤好的馍递给儿子。

  儿子问:“妈,你吃呀么。”

  端坐在窗户边炕头的母亲,手不停抹着山桃核做成的佛珠,目光却默默地盯着儿子,眼也不眨一下。她听到儿子的询问,用微弱且沙哑的声音缓慢地说:“我不吃。”

  水开了,父亲灌进水瓶,上炕支个枕头斜靠在箱角。

  屋内沉静,只听到儿子吃脆馍片时的嘎嘣声......

  儿子是年腊月二十从外省赶回老家过年的。妻子和女儿去了三十里外的岳父家,他留下来陪父母。两年多未见面,有好多话却无从说起。

  儿子说:“妈,听你嗓子,咽炎又犯了。”

  母亲轻咳一声缓慢地说:“年年到冬天就这样。”

  母亲得慢性咽炎好多年了,发病时喉咙总感觉有异物,咳也咳不出,声音嘶哑,很难受。

  儿子怀疑,母亲的咽炎是不是前些年得气管炎留下的尾巴。前些年,应该是儿子上小学的时候。冬天一到,母亲的气管炎就犯,尤其是晚上喉咙眼就撕拉撕拉地响,像干了的油纺线车转动的声音,别人听着难受,她自己更难受。后来村里有人给了个偏方:用雪水、冰糖炖看瓜,放凉一日三顿吃。

  想到那个偏方,儿子嘴角露出一丝丝的笑。那个冰糖炖看瓜的药装在一个乌黑发亮的罐子里,罐子就放在炕头的箱子上,那时吃货少,因为嘴馋,儿子常趁人不注意,揭开盖子偷着吃。那个偏方效果不错,母亲吃了一冬,气管炎真好了,第二年也没犯。

  儿子也曾怀疑母亲的咽炎是吃凉面得的。母亲爱吃面,爱吃凉干面喝凉水。小时候一到晚上,母亲调一小盆的干面,放红油辣子,一家人围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地抢着吃。

  儿子收回飞驰的思绪,抬头看见母亲凝视着他,他轻轻移动身子,挨近了母亲,“妈,你真的老了。”儿子仔细端详着母亲,心中咯噔一下,鼻子发酸带着咙腔说。

  的确,母亲老了。眼睛浑浊无光。刀刻似的皱纹爬满她的脸庞,那曾经抹上头油香喷喷且乌黑发亮的头发已是花白。母亲没有接话茬,呵呵地笑,眼中闪着泪花。

  母亲是受过大苦,得过大病的人,就连说话现在也是很吃力的。母亲11岁娘生病去世,爹常年在外跑营生,她是在二嫂被窝里长大。16岁嫁人,父亲家人多土地多,有干不完的活吃不完力,她常常累得偷着哭。五八年参加大炼钢铁,运动结束后,她被分配到临县的一个酒厂工作,常常走百里路步行回家。走久了,两个脚掌磨出了终生褪不去的老茧,此后因为脚疼,常不能走远路。后来,因为孩子出生无人照管不得不回乡务农。

  十几年前一个晚上,父亲和母亲坐在炕上看电视,关电视时,父亲准备叫醒靠墙坐着睡着的母亲,怎么也唤不醒,父亲慌了,去了村里医疗站喊医生,通知其他子女,救护车来了,母亲被诊断为脑内出血,住院治疗。千里之外的儿子,此时随部队在外演习数天。家里报喜不报忧,数天后儿子才知道消息。

  出院的母亲,留下了行动不便和说话困难的后遗症。此后的岁月里,父亲常搀扶着母亲练习走路,教母亲练习说话。慢慢地母亲能迈着小碎步缓慢地走,能缓慢地说话,语速虽然慢但能表达出意思。暮年的两位老人就这样互相搀扶着在村子里行走。

  想到这里,儿子回头去看苍老的父亲。三十年代出生的父亲,已是八十过半的老人了。身体大不如从前了,说话、做事都有些暮迟。

  父亲小时候,在村里学堂上了四年完小,因家境贫寒,毕业后随祖父、叔伯们一道务农。那时家里虽有多亩土地,但因地薄肥少,一大家的人常年短衣少食。20岁与母亲结婚,同年光荣参军,在福建当铁道兵。在一次岗位练兵比武中不慎致腰部受伤,虽经治疗仍未痊愈,在以后的日子里,天阴下雨或劳累过度,腰疾常常复发。

  父亲参军5年后光荣退伍,时值全国上下掀起轰轰烈烈的大炼钢铁运动,父亲放下背包,与母亲一同投入火热的社会主义建设中。运动结束后,被分配到电管所做线路工,奔波于乡间各条线路,守护着万家灯火。因为他为人厚道,工作能力强,又被组织安排到基层乡镇供电站任站长,任劳任怨工作直至退休。退休后的父亲回到老家,一边辛勤劳作,一边与母亲抚养儿女。

  儿子又一次拉回这飞奔思绪的野马,发现不知是什么时候,父亲打开了电视,正播放新闻联播。

  父亲注意到儿子看他,就开口说:“自从你去当兵,二十多年时间里我和你妈养成了天天看新闻联播和天气预报的习惯。看新闻里有没有你们部队的消息,看预报了解你们那里的天气。每年夏天,一看到有台风向你们靠近,我和你妈担心得就整宿整宿不能合眼。”

  儿子眼睛红了,久久无语,哽咽着说:“我也经常看咱们家里的天气。”

  看到儿子沮丧的表情,父亲安慰道:“别担心,我和你妈好着哩!病了,到村里医疗站去看;饿了,在炉子上做,你哥和你姐都很孝顺,隔三差五的送菜送肉回来,家里啥都有。”

  父亲说着,坐直了身子,转身拿过箱盖上的一本相册。儿子注意到这本相册是他考上军校,离开部队时,班里战友送他的,那年寒假一同将相册和当兵时照片带回家里。

  父亲说:“这相册是你妈的最爱,想你了,就拿出来看,你看翻得已经蜕皮了。”儿子接过相册,眼睛再一次湿润。他一页一页翻看,相册中有他当兵前临走前的全家福,有他在舰船上持枪的军装照,有他某年回家过年偎在父母身旁的合影照,也有父母年轻时照片。

  儿子指着相册里的老照片,询问起以前的人和事。父亲在讲,母亲在一旁补充或纠正。就这样,我知道了父母亲的过去......

  夜已经深了,窗外雪化飞扬,白整个村庄。屋内温暖如春,大炕上儿子依偎在母亲身旁,发出轻轻的鼾声。

【审核人:雨祺】

《其子 :温暖的夜》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其子 温暖
评论(75人参与,1条评论) 陈夏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9-24 14:43
    美文苑
    拜读此作,暖意浓浓。有乡愁,也有父母的艰辛,更有慈父母的大爱,让人百读不厌。
    来自·福建省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