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感悟
从迷情到沦陷——读许俊文老师《漫读平天湖》有感
作者:林凡 时间:2022-01-06
浏览:0次  字数:6975  手机原创
级别:驻站作家,  总稿:135 篇,  月稿:130 篇

  小刀先生肯定不知我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山猫子”,但我知道他——许俊文老师的忘年交。

  方乾老师更不知我是从哪里“窜”出来的“野猴子”,但我也知道他——小刀先生的朋友。

  晚上小刀先生和方乾老师喝酒,方乾老师说喝酒有四个境界:一是二两左右叫小酌,小刀先生称之为怡情;二是四两左右叫微醺,小刀先生为之畅意;三是六两左右叫酩酊,小刀先生私下称之为迷情;四是八两以后叫泥地,小刀先生肯定自己是烂醉了。

  也许是爱屋及乌,我喜欢许老师的文,连带地喜欢与他有关的人或文。

  那晚,小刀先生喝了四两左右——微醺。所以读许老师的文章——《大自然与儿童文学》,颇为畅意。

  那晚,我也读了这篇文章,当即表态,我喝了六两——迷情。

  今晚,又读到许老师的《漫读平天湖》,我确定自己不是喝了六两,也不是八两,而是十六两,比八两多了八两。八两小刀先生叫泥地——烂醉,那喝了十六两的我,只能是沼泽地——沦陷!

  《漫读平天湖》是许老师平天湖系列散文之第五篇,他是计划写十五篇的,后面的他还没写,我还没看,先不说。

  现在只说平天湖。

  这座让许老师一面生念,一瞥结缘,将原本随机的薄游演绎成了久居的湖,在许老师的文字里美得令人眩晕。

  他说:“人之爱湖,或因烟波浩渺之壮阔,鸥鸟翔集之本然,或因人文传说之奇灿,美味佳肴之丰饶。然兼而有之者则并不多见,而平天湖,上帝仿佛多私授了一点什么。”

  在我看来,上帝岂止多私授了“一点”,光是它的体量就远超中国十大风景名胜之一的杭州西湖。湖中那些美丽的孤岛或半岛;湖四周那些高低错落的丘陵;那些星月云影出没、莲藕红菱疯长的深深浅浅的湖汊;和那开满千姿百态花朵、云集众多不请自来水鸟的迷一样的湿地,都是上帝慷慨的馈赠。

  除去这些物质层面,平天湖的精神也是自由的:它可以随意地这里凸出一块,那里凹进一块,斗折蛇行的湖岸线,如蜿如蜒,陆地退多少,湖水进多少……毫无规则可循,完全是一个由自然力创造的湖。

  “平天湖的好,好在天然去雕饰。在它身上,还没发现多少人工痕迹,还没有被‘旅游’和‘被文化’,至今依然保持着本我的生命样貌,浑然,野朴,幽静。”

  我想,这可能就是许老师“闪恋”平天湖的原因。

  ……2003年,我在友人家里看到一本散文集——《预约秋风》。作者——许俊文。我随手一翻,立马决定,让友人给我也购一本。说实话,那时我根本不知许俊文是谁,单纯地是被他这本散文集所吸引。

  我常常自诩,自己是八十年代第一代文青,但婚后忙于生计,在看到许老师这本散文集之前,大约有十年时间,我连一张报纸都没看过。我悲痛地认为,这漫长的十年,是我的文学“断层”,潦倒的生活里,写作的念头从未闪现。但这一次不一样,我像饥饿之久的人,吃到了美味佳肴。读完之后,我灵光乍现,一鼓作气写了四篇习作,不知哪来的自信,兴冲冲跑到蚌埠市里,去找从未谋面的许老师。

  当时许老师自办一本散文刊物——《禹风》。万万没想到,我的习作许老师采用了两篇——《姐六》《秋风难约》。这,给了我莫大的鼓励!

  看似扯远,实则是说和许老师相识过程。

  还说平天湖。

  “平天湖沿岸朴茂的树木,葳蕤的菖蒲、芦苇和野花,它们想怎么生长就怎么生长,一幅大自在的样子。浩淼的湖水借助东西南北风挑逗起的一拨又一拨波浪,将堤岸从底部淘空。或许在某个早晨或夜晚,某处土岸訇然坍塌,那也可看做是天合之作,是情到深处的以身相许。”

  这独创、超然、唯美的“文学语言”,非许老师莫属!读之,爽眼,爽心。他文中让人念念不忘的,往往不是什么主题,核心,而是语言,细节。

  《漫读平天湖》打动我的仍然是他那“水灵灵”的语言和“丰富多彩”的细节。

  “夜游平天湖则别有一番味道。李白就曾在月夜乘着一叶扁舟在此湖漫游过,我猜测,好饮的诗人其时是随船带了酒的,那酒是杏花村的老酒,他被几位当地的诗人簇拥着,划着桨,撑着篙,悠悠荡荡地向湖心驶去,习习湖风掀起诗人瓢飘的衣袂,一幅仙风道骨的形象立于皓月之下,碧波之上。当窥见水底泊着一轮皎洁的明月,一时兴起,捋髯仰首就是一杯;看见清波之上夜风轻轻摇曳着朵朵莲花,宽带,又是一杯。他就这么且行且饮,且饮且行,此时此刻的诗人完全沉浸在平天湖美丽的夜景之中,早已把人生的诸般苦闷,愤懑忘到爪哇国去了,胸中惟有湖上徐徐清风,水中皎皎素月。于是,一首干净、洗练的诗便诞生了:

  水似一匹练,

  此地即平天。

  耐可乘明月,

  看花上酒船。

  许老师这段才情并茂的描写,使我轰然沦陷!他的每一个句子,都是那晚那轮唐朝的朗月沫浴过的,那般明丽,那般皎洁,那般的轻盈欢快!

  他的每一粒文字,都是在平天湖的湖水里浸润过的,饱满,鲜活,香娇玉嫩,如朵朵红莲,摇曳在平天湖的清波之上!他的生花妙笔,已把平天湖写到了极致,我满心欢喜,却胸无点墨,只能干巴巴地表达。

  许老师是性情中人,凭他的实力,当初绝对有能力在蚌埠“文学界”竞争个一职半官,但是,他弃权。大病治愈,本可以继续工作,但是,他提前十二年退休。他身上散发出的是现代人千金难买的书卷气!

  失联将近二十年,再次找到许老师,他已从蚌埠移居江南小城池州。他在那里游山玩水,开荒种地。

  远离红尘,他有大把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见自己喜欢的人,吃自己花时间种出来的菜。

  摆脱纷扰,他拥得满心清欢,过着悠哉游哉的佛系生活。

  他依山傍水,写出了大量佛语禅心般的文字,也修行出一颗皓月禅心。

  为人,为文,都让我倾慕不已。

  我已沦陷,无法自拔。

【审核人:雨祺】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迷情 许俊文 老师 平天湖 读后感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读书感悟

查看更多读书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