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散文
祁警宇:姗姗来迟
作者:祁警宇 时间:2022-04-17
浏览:104次  字数:13735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73 篇,  月稿:21 篇

  天色阴沉,空气又湿又闷。晚上九点多,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紧接着轰隆隆的雷声响起来。叶灵被吓得哆嗦一下,赶紧拉过被子把头蒙上,她从小就怕打雷,现在三十岁了,还是怕。

  外面的雨点噼里啪啦地落下来,不一会儿雨点密集起来,哗哗哗连成一片,闪电带着雷声袭来,吓得缩在被子里面的叶灵一边发抖一边哭。以前下雨的时候都是丈夫许飞抱着她,帮她蒙住耳朵,她就不怕了。现在呢?许飞已经半个多月没回来了。

  许飞走的那天早晨他们吵架了,还差点儿动手。吵架的原因还是因为没怀孕。

  俩人结婚已经六年了,跑遍了远近大大小小的医院和寺庙,也没能求来个孩子。两个人的身体都检查了,没查出问题,可就是怀不上,也找不出原因。娘家妈很着急,一边帮着求神拜佛,一边遍寻偏方。叶灵最急,检查身体、喝苦药、吃偏方,什么罪都受了,都没用。有些检查是创伤性的,几次检查下来,让叶灵打心眼儿里害怕去医院。

  一般家庭,媳妇进门两三年没生孩子,不管是什么原因,在婆婆眼里都是媳妇有毛病,不肯说儿子一个不字,何况这都六年了。没生孩子的叶灵在婆婆和七大姑八大姨眼里,那就是“不会下蛋的母鸡”,吃闲饭的废物。婆婆开始还能忍着不言语,时间长了,受同龄人已经抱了孙子孙女的刺激,就开始摔盆打碗,指桑骂槐。

  别看叶灵长得白净瘦弱,长了一张利嘴,也不是省油的灯。她觉得都已经检查好几次了,我又没毛病,干嘛要受气呢?再说了,我也不是你们家传宗接代的工具。所以,对婆婆的指桑骂槐也是针锋相对。她怼婆婆说:你们许家肯定是没做好事,祖上没积德,坟地里缺棵蒿子,活该要绝后。这话说的太损了,气得婆婆昏头涨脑。知道自己根本吵不过儿媳妇,就经常和许飞告状,说媳妇不好。对于没生孩子,许飞本人其实并不着急,觉得刚二十多岁,自己的同学还有很多没结婚呢,身体没问题孩子总会有的,急什么!所以,对老妈和媳妇的矛盾,开始很不以为然。他认为谁家婆婆和媳妇都会闹矛盾,合不来很正常。在婆婆和媳妇较劲的时候,许飞也会两边劝着,哄着。可是多数时候两边不讨好,劝妈,妈骂他,劝媳妇儿,媳妇儿锤他,夹在老妈和媳妇儿之间,像个馅儿饼,左右为难。时间一长,许飞烦了,三十六计走为上,就开始往外面跑,躲着,眼不见心不烦。叶灵公公是个不善言辞的人,看着老伴儿和儿媳妇吵架,也拦不住,光叹气也没办法。就这样,一家四口的日子过得鸡飞狗跳的。

  为了不受夹板气,许飞经常不回家。媳妇不乐意了,就想弄清楚他除了上班以外,剩下的时间干嘛去了?喝酒?打牌?还是泡妞儿?女人在这种情况下,想象力都非常丰富。为了抓许飞回家,叶灵在上班前和下班后,对许飞围追堵截。要么就给许飞那些哥们、同学、同事挨个打电话,询问许飞的去向。渐渐的,许飞妻管严的名声在外,平时要好的朋友都不敢和他玩了,受不了叶灵的电话追击,也真怕出事儿。这样的围堵,让许飞不厌其烦,他也懒得和媳妇解释。实在躲不过去的时候才不得不回去,听老妈的唠叨、媳妇儿的抱怨让他特别的烦闷,也想不出别的办法解决。几年下来,一家人都觉得筋疲力尽的。

  那天早晨,听着婆婆在厨房摔锅打碗地骂街,叶灵气得直掉眼泪,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去理论。许飞急忙把她按在沙发上,不耐烦地嚷嚷:“吵什么吵?哭什么哭?大早晨的哭丧啊?”听他说话这么难听,叶灵随手拿起边上的靠包,照着他脑袋砸了过去,许飞没防备,被砸了个趔趄,恼怒地奔过来扬起手就要打。许飞一米八,体重有八十公斤,虎生生地奔过来,把叶灵吓愣住了。可当他看着叶灵满脸的眼泪,愣愣的、不可置信的表情,又看看自己的手掌,悻悻地甩开手,气冲冲地转身走了。叶灵在他扬起手掌要挥向自己的时候,非常吃惊,她没想到许飞居然要打自己,谈恋爱时的承诺都忘了吗?再说了,是你妈整天骂街,每次都不是我先挑起来的事情,你怎么不说你妈,居然还要打我?越想越生气,许飞转身走后,她扑在沙发上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寻思:自己的日子是怎么过成这样的?那个温柔体贴的许飞怎么就变了呢?怀不上孩子是我一个人的错吗?

  这一家人,婆婆瞎操心,不知道过自己省心的日子;公公嘴笨,多半辈子怕老婆,担不起一家之主的担子,说谁谁不听。儿媳妇嘴太厉害,一句都不让着婆婆,自己还又着急又委屈。许飞不管是和老妈还是和媳妇,该解释清楚的也不说,一味地逃避。家庭成员之间缺乏良性沟通,把日子过成战争,家成了战场。长辈不像长辈,晚辈不像晚辈。

  其实叶灵和许飞还是有很深感情基础的。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同学,但是上学期间两个人像一对冤家,见面就掐,互相挤兑。叶灵的厉害是年级里有名的,曾经一个好朋友被校外的小混混骚扰,叶灵用砖头给人家脑袋砸一个血洞,从那时候开始小混混再不敢招惹她们。在学校叶灵和许飞是竞争对手,争班长、争团干部、争学生会主席,打得不相上下。可能是不打不相识,掐着掐着,就掐出感情了。高中毕业联欢的时候,同学们拍完照,喝了一点儿啤酒,也许是酒壮怂人胆,许飞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儿,拿着半罐啤酒,大刺刺地来到叶灵的面前,左手搭在叶灵肩上,右手举起啤酒罐子,对愣着的叶灵说:“哎,叶子,要是考不上大学,你当我女朋友吧?你那么凶,估计嫁出去也不容易,没人要,我能接手,也算为民除害。”听见的同学们集体起哄,齐声说:“没人要,没人要,嫁他吧,嫁他吧!”把叶灵气得大声说:“你才考不上大学,你才没人要!你个精神病,疯子!”但是一个人的声音很微弱,被同学们起哄的声音盖住了。许飞趁机拥抱了叶灵,然后转身挤出人群就跑开了。叶灵的脸红得像着火了一样,顾不上追占了便宜的许飞,羞涩地躲进了人群里。同学们善意地哄笑起来。

  高中毕业后两个人都上了大学,一个学会计,一个学机械设计,学校都在本市。两个学校离得又不远,大学的几年里,许飞几乎每个周末和假期都去找她。两个人一起玩,一起吃饭、看电影、打游戏。接触多了,本来见面就互相拆台、掐架的两个人感情越来越深厚。许飞平时痞痞的总是带着坏笑,接触以后居然又温柔又体贴。明确地追叶灵以后,他不再和叶灵针锋相对,开始让着、甚至纵容叶灵,叶灵渐渐习惯了被他照顾。大学毕业后刚上班,他们就见家长了。订婚结婚,就都顺理成章了。如果婚后能够顺利地怀孕生子,那他们的生活会很幸福,可是天不遂人愿。

  现在,许飞负气搬到单位宿舍住已经半个多月了,期间既没回家也没打个电话,像是完全忘了家里还有个媳妇儿。叶灵赌气也不再追着他,一副爱咋地咋地的样子。婆婆更着急了:这儿子不回家,媳妇更怀不上啊!都怨媳妇,气得每天唠叨,叶灵不再搭理她。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一个接着一个的响雷连翻地砸下来,叶灵吓得在被子里面缩成一团儿,哭得像个孩子。这时手机响了,叶灵哆哆嗦嗦地把手伸出被子摸到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就挂掉了。接着那个电话又打进来了,叶灵有点儿紧张,半夜三更,骚扰电话不会连着打的。在铃声又响起来的时候,她接了。电话那头自称是警察,说许飞开车回家的路上,因为雨太大没看清,撞到了护栏,造成车辆侧翻,许飞受伤了,被人送到了医院。叶灵一下子蒙了,慌慌张张地问了好几遍,才听清楚是哪家医院,叫醒糊里糊涂的公公婆婆,三个人急忙赶到医院。跑到急诊,当看到许飞头上、胳膊上都缠着纱布,还有衣服上的血迹,叶灵吓得失声痛哭,比害怕打雷哭得还凶。

  看着哭得像个孩子一样的叶灵,许飞满不在乎地说:“别哭啦,你再哭就真给我哭死了!你现在怎么这么爱哭啊?我没事儿,就是头撞破了,有点儿脑震荡,左胳膊被碎玻璃划伤了,都缝好了,真没事儿!”叶灵抹着眼泪说:“大半夜的,下着雨,你出去干嘛啦?这要是,这要是……你瞎跑什么呀?”许飞漫不经心地说:“这不是半夜下雨了,知道你怕打雷,想回去看看你嘛!谁知道这么倒霉!”叶灵愣了一下,没等说话呢,婆婆在边上一听儿子受伤是为了想回家看媳妇儿,看这只不会下蛋的母鸡。顿时大怒,一把推开叶灵,嘴里也没闲着:“你个丧门星,连个孩子也不会生,净给我儿子招祸了,你个狐狸精,滚一边去!”

  叶灵站在病床前面,又着急又害怕,还没缓过神儿来,腿还有点儿软呢。被婆婆这么猛地一推,往边上倒了一步,绊到了后面的一只小凳上,一屁股摔在了地上,额头撞在凳子角上,磕破了。许飞见叶灵被老妈推倒摔伤了,顿时急了:“妈,你干什么?你太过分了,你看看把她摔伤了,快去叫大夫啊!”头撞破了叶灵没觉得疼,可是她觉得肚子很疼,没一会儿就捂着肚子疼晕了过去。看到叶灵撞破了头,把婆婆也吓一跳,病房里一下子乱了起来。

  幸好是在医院,医生、护士都是现成的。经过一阵检查救治,急诊的医生冷着脸训斥:“你们是怎么做家属的?让一个怀孕三个多月的孕妇半夜三更地熬夜还被推倒,幸好没事儿,这要是摔得再厉害一些,孩子还要不要了?孕妇你自己干嘛吃的,怀孕了都不知道?”孩子……孩子?一家人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看,说不出是惊喜还是惊吓。叶灵躺着,既高兴又伤心,眼泪又流了下来。抽抽搭搭地说:“我……我最近一年例假不太准,就没想到!”医生叮嘱了几句出去了。

  这下好了,两口子一人一张病床,准确点说是一家三口一起住院了,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公公婆婆又惊又喜又惭愧,手足无措地站在病房里面,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做什么。在公公的瞪视下,婆婆期期艾艾地说:“那个,叶灵,是妈不好,妈也是着急,你别怪我啊!那个,你想吃什么?妈回去给你做。”叶灵冷着脸说:“我不想吃什么,我们俩都没事儿,你们回去吧,都后半夜了。”公公陪着笑说:“叶灵,以前你妈瞎着急,说话不好听,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啊!得了,我们先回去,明儿早晨给你们炖只老母鸡带来,你俩早点儿睡吧!”说完不等叶灵说话,转身就往门外走,婆婆讪讪地笑着,被公公拉走了。

  病房里就剩下了“一家三口”,许飞包着纱布的脑袋极力扭向媳妇的方向,傻呵呵地笑,一笑牵动了伤口,又疼得龇牙咧嘴的,表情怪异,逗得叶灵咯咯直笑。笑完了,叶灵埋怨他:“你看你,多危险。下那么大的雨你往回跑,打一个电话不就得了!”许飞说:“我担心你呀,为了躲着你们的吵闹住在外面,其实我每天都想回去,可是我妈因为着急说话不好听,你也是一句都不让,我向着谁都是错,还不如躲着。可是,今天这么打雷,觉得你肯定很怕,就想回去陪陪你,谁知道出这事儿。我妈太过分了,居然还推你!可是,灵儿,她是长辈,我也不能揍她一拳啊,你别生气啦!要不然你打我一顿得了!唉,虽然浑身都疼,但是我觉得特别高兴,我当爹了!我有个大宝贝,现在终于有个小宝贝了,以后我再也不跟你犯浑了,媳妇儿,对不起啊!等出了院,我会和我妈谈谈,让她给你道歉!实在不行咱们就搬出去单住,以后绝对不让她再和你吵架了!”

  叶灵心想:这会儿你明白过来了,也不知道之前鸡飞狗跳的时候为什么不想办法搬出去。可是心里还是甜甜的,佯装嗔怒地说:“你妈肯定不会让我们搬出去,吵架不就是因为孩子吗,现在有了,等生出来还不得她们老两口霸着?不过,霸着就霸着呗,我还轻松呢!可是之前她们做长辈的对我太过分了,我脾气也不好。咱们最好是搬出去住,租房子也行。”许飞郑重地保证:“行,咱们搬出去住,以我的收入租房、养你们娘儿俩,没问题,以后我会好好挣钱的,媳妇你放心吧!”叶灵满意地点点头,满脸幸福地对许飞说:“许飞,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叫许珊,是姗姗来迟的意思。六年了,终于把她(他)等来了!如果能早点儿来,家里也不会经常吵架,鸡飞狗跳的。虽然孩子姗姗来迟,但毕竟是来了!”许飞点点头,紧紧地握住了媳妇儿的手。

  夜深了,已经雨过天晴。叶灵觉得心口堵着的那口气终于散了,慢慢地睡着了。

【审核人:雨祺】

《祁警宇:姗姗来迟》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祁警宇 姗姗来迟 结婚
评论(104人参与,0条评论) 吴君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心情散文

    查看更多心情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