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散文
谷全文:怀念一株花
作者:谷全文 时间:2022-07-29
浏览:38次  字数:6979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06 篇,  月稿:0 篇

  在今年的大半个夏天里,我都在关注着一株野生植物。从它刚刚吐露出嫩嫩的几片叶芽,到后来开满光鲜美艳的花朵,我几乎见证了它每一天的变化。

  这株野花长在篮球场的边缘,这里是一个车来人往的路口中心。水泥地面被踩磨得已显残破,它愣是从地面裂缝间倔强地钻了出来。那缝隙很小,几乎插不进一根细细的木筷,以致于在被水泥地面包围着的那一段茎杆,被挤成了扁形。

  酷热难耐的暑天,有段时间连续十几天没有下雨,院内的花木大都旱得蔫蔫巴巴。那株花竟然丝毫没有旱相,花红叶绿依旧。它在炎日下卓而不群的葱笼,让人平添心仪。我想,厚厚的水泥板块下面,泥土中肯定积存有不少水分,因为不易蒸发,正好成了那株野花的滋养之源。

  我的办公室在三楼。伏案久了,起来伸伸懒腰,就能看到那株花,而且总是会不由自主地俯望它。几乎就是在我每日的注目下,它慢慢地长大了。

  后来从网上查知,那花叫做长春花,它还有金盏草、四时春或日日新等几个颇有诗意的别名。

  夏至前后,花蕾全都绽开了,共有十六朵。花朵有拇指头大小,每朵有五个花瓣,粉红色,和紫藤花瓣颜色差不多,像刚刚被雨水淋洗过一样,娇艳得有些眩目。配上那油亮墨绿的叶片,再衬以青灰色的光洁地面,煞是夺目。

  惊艳于第一朵花蕾绽开时,我忽地想到了张爱玲说过的那句话:“她的心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多情问花花不语。它像是一位习隐于市的高士,每天都被繁华世界的嘈杂包围着,却又远离尘世的喧嚣那么远。它不经意身外的晨昏风雨,默然保持着深修得道般的尊贵和矜持。

  道家说过,万物皆有灵性,灵者皆可修炼。而真正的修行,不一定在深山古寺,未必要苦行久坐,更不须做给别人看。默默地在心中修篱种菊,至真至简,和光同尘,才是正道。

  最初,我曾为这株花担心过。人来车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让它零落成泥碾作尘。可是,担心归担心,在它生长的那个位置,既不能设篱围护起来,也不便立个警示标牌,只能听凭造化。

  但我很快就欣喜地发现,所有经过的行人和车辆,似乎都在心照不宣地呵护着它。放缓速度,小心绕行,大家都在不约而同地做护花人。

  我们单位的院子里,绿化做得很好。花园里郁郁芊芊的花木品种繁多,千姿百态。可是,很多人好像也和我一样,对满眼的姹紫嫣红惯见不觉,惟独对这株离群索居的野花情有独钟。一株野花,能集众多怜爱于一身,还真有点让人羡慕。

  这株花的不远处,是我们单位营业大厅的门口。常常有许多来客排队等待办理业务。有时候,长长的队列要延伸到这株花所在的位置。队列会在花前绕个小弯儿,或是直接给它隔出一个空档来。它置身于人流中,安然地目送着队列从它身边缓缓前移,从中收获不少艳羡的目光。很长时间,它竟然从未受过践踏,甚至是很小的伤害。

  有一天,我蓦然发现一个大约五六岁模样的女孩儿,举着一只纯净水瓶子,小心地给那花儿淋水。女孩儿身后立着的先生,像是她的爸爸,小声地指导着她,一脸慈和。我悄悄地举起手机,拍下了这温馨满满的画面。

  常看到还有好多人驻足赏花,有时还躬身或蹲下来一亲芳泽。

  我颇觉有趣,时常悄悄地从楼上观察那些有雅兴的人,有时还情不自禁地选些景面,用手机收入屏中。

  苍颜鹤发的老者,一手扶着老花镜,一手轻抚花枝仔细端详。仿佛是被勾起了对青春的回忆,又像是在品味当下的安宁。

  笑靥如花的几个少女,嘻闹着靠近花枝摆拍。也许要寄托对未来的憧憬,抑或想留住绽放的芳华。

  衣着简朴的汉子,立在不远处,盯着那株花沉默不语。应该在静享劳碌后片刻的闲逸,也可能此刻悟到了某些人生启迪。

  浅予深深,长乐未央。每一次看到它,甚或想到它,我心里总会生出一阵惬意。

  出家人常说,一花一世界。这株花的世界里,想必也一样很有趣,很有故事,有它自己的沧桑坎坷或岁月静好。

  它不会欣然于外界的关注和嘉许,只是不倚不靠,不群不党,静静地独自吟味世间的每一个时辰,每一段清欢。

  它的花期很长。新开的娇红若染,先开的也不凋敝,浓艳依旧,一同美到了极致。

  我忽然想到,应该为它做点什么。我找来了橙黄色漆料,打算等到双休日,院里人少的时候,在它周围画个规整的大圆圈儿。我想,这样一来,至少可以起到点警示保护作用。

  出乎意料,仅仅就在我定下主意一天之后。第二天我刚进入单位大门,门卫师傅一见面就告诉我,你喜欢的那株花没有了。

  我三步两步地跑到那个球场边,那花了然无踪。光秃的水泥地面,像是从来也没有什么在这里生长过。

  门卫师傅告诉我,昨天下班后,也就是我找来漆料那天的傍晚,同事带个十来岁的男孩儿来单位球场玩篮球。可能是鲜艳的花朵吸引到了他,这欠揍的熊孩子,竟对着那株花练起了投球,直到把它连根砸断。

  我心心念念的那株花,毁了。

  “好物从来不长久,彩云易散琉璃脆”。本来,我对这样的结局曾有虑及的,但让我不能释然的是,它竟恰恰是毁在我正欲动手护花的当日。思之愈憾,憾何如哉!

  天赐地馈的礼物,越是用心呵护,越是不得长久吗?

  也许真是这样。宋代才女朱淑真就曾经说过,这种花“成阵方能红一片,孤身难得睹三番。”

  我不喜欢披头士乐队,但约翰•列侬说过的一句话,却记得很清楚,“上帝宠爱的人,都会在年轻时死去。”这话用之于花草,何尝不是这样呢?

  这么一想,我在怅然了几日之后,心绪渐渐释然了。

  既然已经欣赏过它最美丽最动人的时光,记下了它那美好的样子,又何必非要等到“红衣坠落青山下,绿叶无言起暮愁”呢,何况,这株花已经深植在我心中,也许还有其它人的心中,从而有了一个妙不可言的归宿,这也算是完成了它一个轮回的修行了罢。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怀念那株长春花。

  我总有一种预感,明年,或者以后什么时候,这个地方,还会有一株长春花再生长出来。

  灵根终有灵枝秀,一定会的。

【审核人:雨祺】

《谷全文:怀念一株花》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谷全文 怀念
评论(38人参与,1条评论) 霜燕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7-29 17:19
    美文苑
    谷老师的佳作拜读了,非常好!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心情散文

    查看更多心情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