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散文
钱朝铸:腊月二十八,我唱起母亲留下的一首歌
作者:左下方的鱼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1583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76篇,  月稿:76篇

  “今天二十八唻,咿呀呼嗨,明天二十九吔,咿呀呼嗨,后天,三十晚啦,家家把门关唻,过年唻。一嘟儿呀,二嘟儿呀,家家把门关唻,过年唻!”这是母亲教我唱会的第一支儿歌。

  大凡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生人,几乎都会唱这首儿歌。那时,每至农历腊月二十八这一天,晨曦刚映红了窗纸,我们就偎在温暖的被褥里兴奋地唱起它,因为大家盼望已久的“年”终于要来了,都睁着一双乌黑闪亮的大眼睛,喜滋滋地迎接着新年的到来。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正逢“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各行各业都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纲举目张,哪怕饿着肚子也要狠斗“私字一闪念”。所以经济停滞发展,严重倒退到“解放前”。人们每天呼喊“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到处红旗飘飘,战鼓隆隆,但见扛旗人两腿发颤,擂鼓人两眼发绿,这都是饥饿惹的祸。大人吃不饱,小孩饿得嗷嗷叫,真可谓“民不聊生,饿殍遍野”,这是当年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令许多过来人都刻骨铭心。

  值得称颂的是,当年不管谁家,只要新年将至,都会想方设法搞点粮食、买点猪肉回来,让孩子们解解馋;有的家长还上街买点新布到裁缝店为孩子添置新衣新裤,所以天真无邪的我们都会盼望着过年,希望新年早点来临,能吃上美味,能穿上新衣,一到腊月二十八就激动不已,殊不知那些当家的父母们为了全家“过年”不知背下吃了多少辛苦,许多人都“谈年色变”。

  我家姊妹七人,加上父母就成了著名的九口之家,是古镇上挂上号的贫困户之一。可我们人穷志不穷,因为我们有一位既聪明贤惠又能吃苦耐劳的母亲,在她的“英明领导下”,我们穷日子被料理得有条不紊、有滋有味,该读书的读书,该劳动的劳动。在街上炸爆米花的父亲不仅每天的香烟“照抽不误”,还每餐“小酒不断”;在镇搬运站拉板车的大哥,每次劳累回家,不仅能吃上香喷喷的白米饭,而且每隔几天就能尝到母亲为他在饭锅里的一碗“蒸肉”,因为那时我或妹妹常到食品站买“二两五”猪肉回家特备的。我们虽然年幼,但都很自觉地不看一眼,更不想吃一口,都知道是母亲特意给大哥“补补身子”的。别人以为我家每至开饭时,会像“战士上操一样”,却不知我们都始终循规蹈矩,依次而行,即使肚子再饿,也从不出现抢吃抢食的不良现象,只有在门口为顾客剪花画花的母亲总是最后一个端起饭碗……

  在我五六岁的一次年前,有一天晚饭后,正在煤油灯下剪着鞋头花的母亲,忽然将我唤到她的身边来,她笑着说:“伢子,今天是腊月二十八,也是街上今年最后一次逢集日,我来教你唱一支歌。”说完便小声地唱了起来:“今天二十八唻,咿呀呼嗨……”想不到母亲的声音那么好听,旋律那么优美,曲调那么欢快,且具有浓郁的民歌风格,所以,天生爱好音乐的我在跟唱两遍后就很快学会了。从此,每年腊月二十八,我就唱起它,不仅唱出了心中的祈盼和渴望,也唱出了对生活的热爱,且一直唱到母亲离开我们整整三十年后的今天。

  转眼间一个六十花甲子过去了,今天又逢腊月二十八,母亲教我唱歌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不禁感慨万千。

  吃罢早餐后,我特意将六岁的孙子唤到身边,说要教他唱《今天二十八》,孙子懵懂地抬起头忽闪着一双乌黑闪亮的大眼睛问我说:“爷爷,为啥要唱二十八呀?”我和老伴听了都噗嗤一笑,是的,他无法体会到我们当年的苦难,怎么能体会到“二十八”这个重要的日子呢?他们这一代人真的太幸福了,欣逢盛世,国富民强,都和父辈享受着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都是爷爷奶奶的心肝宝贝和父母的掌上明珠,没尝到一点苦,没受过一点罪,且饱尝着越来越丰富的精神和物质财富,他们真的时时都在过节,天天都在过年。

  我决心已下,要将母亲留给我的这首歌传唱下去,要让泡在“甜水”中的儿孙们,始终不忘上一辈的“苦水”,继续传承着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和优秀品质,热爱劳动,热爱生活,热爱家庭,将才华奉献给祖国。

  二〇二三年一月十九日(农历壬寅年腊月二十八)

【审核人:雨祺】

《钱朝铸:腊月二十八,我唱》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左下鱼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心情散文

    查看更多心情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