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活
风雪北国行
作者:平时 时间:2022-01-15
浏览:0次  字数:7848  原创
级别:驻站作家,  总稿:2530 篇,  月稿:913 篇

  北国羁旅,最令人难忘的莫不如冬天的雪飘。无法返程日子,眼见着秋天渐渐远去,红高粱与黄玉米都收割了,就剩下城市广告牌上夸赞北国粮食的广告;请到黑土地来品尝地道的小米锅巴与玉米面。或如就在看广告的那个晨昏,白花花的飞䋈就在不经意间随风而至了。我们被困在室内,没看到飘雪的开始,只看到风飘飘兮漫天飞舞,零落纷扬也大地皆白的过程。黄昏,像一段送别的回放,飞鸟渐去林寂寥,行人匆匆归来急。仿佛从那寺庙里传来的暮鼓,就是冬天里最后的绝响。

  隆冬时节,飘雪是冬天的象征,也是季节由暖变冷的分界线,更是气温逐渐下降到让人无法耐受的信号。虽然北国民众早就习惯了冬寒的肆虐,但气温从摄氏零度以上,下降到零下二三十度以下,这种高低温的反差依然不容小觑。如果没有健全的供暖设备,室内温度根本就不容人正常生活。听说北国早年用火炉连着炕的设计,确实是低温下的无奈之举。当地人说常常是一群人围着火炉侃大山,也学好汉煮酒论英雄;豪迈,大约那就是北方民族从无奈中遗留下来的传统与习俗。就像南方人习惯了炎炎烈日任炙烤那般的从容,而北方人也真着任凭你风雪弥漫,我自依然如故的豪气。

  初冬一场雪,铺在旷野里,白茫茫的望不到尽头。其实,民间下雪不冷化雪寒的感受,并不源于天气谚语,而指的是时节。初冬的北国树叶并未落尽,就不知道自然之神在什么时候熬制出来的雪花,竟然会在没有征兆间降临人间。就像人们调侃的那样,说飘雪与冰冻是北国风光里的特产,一点都不为过;雪落旷野,飞鸟尽,野兔藏;只剩下一望无际的银白里,一排排冬树夹杂在稀稀落落的村庄之间,苍茫而又神秘。

  人在旅途,碰到北国的第一场雪,心底忽有一种身处异乡为异客的触动,那应该是羁旅中最令人无奈的情绪点火器,并派生出一股淡淡的离愁。就难怪人们戏言古来远行皆寂寞,只是未到离愁时。如果你有离情别绪,不是圣贤也寂寞。对于远行者而言,往往气候的每一种变化都会成为离绪的起因。当你还在路途,正好阳光明媚,而你又心无挂碍,自然无处不风光旖旎,无处不让人洒脱风流。

  北风吹北国,万里渡云雪,那便是风的作用,风带着气流前行,沿途撒下雪的足迹,供人远眺。风大概四种,即东南西北风,北国占其一,似乎也是北方的专利。风除了气候区分的作用,还有为人利用的作用。许多岁月深处的历史文化演变,也或多或少地与风有着某种牵连。“北风吹白云,万里渡河汾。”汾水上北风,吹得被贬的苏颋愁肠百结,吹得心底起了寒意,才惊觉季节已变换,处境更加艰难。人生最感失意的境地,莫过于出京放任外省,自己似如一朵轻飘飘流云,被北风吹到了这汾水上。

  风,也与东汉末年的政权更迭有着牵连。假使东汉.建安十三年魏武曹操还有更大的雄心,在灭了袁绍、破乌桓,基本统一北方后,不是挥鞭南下,而是继续北上开疆拓土,历史上说不定就没有汉末三分的局面了;也就没有后来杜牧写的“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的名诗了。只是那一阵阵东风与雪无关,况且历史也不能假设;如果没有孔明利用“借东风”破曹操,恐怕历史早就改写了,自然就没有三国鼎立的局面。当年曹操最远就行到了渤海湾内的秦皇岛,再往北,就超越了他认识的极限。时势可以造英雄,以曹操当时所处的乱世,如果他个人的心胸与境界宽广一点,他应该可以建立起另一个时代王朝;而他竟然没有借风而上,心里就想着江南与川康的那一亩三分地。

  风雪交加,本是北国冬天的常态。当然也有晴天,但即使晴空万里,那积雪也不会很快消融。人们只能将积雪堆在路边形成一道道雪的埂,让孩子与小猫小狗们奔跑于其间,让飘雪不如人们想象中的那么飞扬跋扈,也不像人们描写中的那么冷酷无情。行者走多远,视你的体能而定,直到能看到北国之雪为止。远行,别以为沿途只有疲惫,也有风景无限好,任尔自东西的惬意。那个早晨,天空中飘浮着柔和的白云,透明的流彩铺满了长空,潮乎乎的空气里还传来清亮的鸟叫声,好像一幅北国之春的景象。于是有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天气预报不是说今天有雪么。一群人正打量着身边风景,似乎觉得有风嗖嗖地吹过窄叶林,就发现有轻舞丝丝白色飘䋈从树上摇落,误以为那是残冬的摇落,直到被扑面而来的冰凉惊醒,才明白那些飘落全是雪花;大约冬空的薄阳,就是恶烈天气来临前的回光返照。

  往往,北国大雪都被人们描绘成倾泻,虽然那些描写并不如降水那么夸张。但那些雪真的落飘得有声有色,于是很庆幸遇到的是落地悄无声息的小雪。状如柳䋈的雪花飘舞着,让人觉得那并不是雪,只是一种自然之美的渲泄。

  走出林深处,却发现刚刚停一会雪花又开始纷扬起来。走吧!别让离绪随飘摇。离开那片林子,外面的雪落密密麻麻起来,今晚一定会有围炉煮酒的氛围,况且万籁俱静,一个人的世界只闻雪声。思绪穿越时空,遥远的雪夜里,烧得炉火正㕵照着红通通的脸庞;照着香喷喷的酒壶里飘出的酒气;喝一口,浑身燥热,那美妙无比的雪夜,大约只能定格在记忆。

  深沉的雪夜,白色就成为了主色调,再没有什么物件能逃过她的侵染,包括行者迷茫的心绪。风雪弥漫,人们被赶进房间,再没有什么奢望了,就只见窗外的树木,篱笆围墙上的藤蔓也被罩在白色里摇晃着,摇摇晃晃的世界,缠缠绵绵的萧瑟悄然感爬上心头,已经不知道身在何处。当梦魅爬上了额头,悄悄然的世界由明亮变成浑浊,视觉也变得模糊起来。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雪一点点地堆积在窗台上,越来越多的白色顺着玻璃往上爬,哦!似乎有人叫我,该吃饭了,那分明是母亲的声音。人说人间冷暖当自知,别留恋盛世浮华。原来我的思绪又回到刚才的遐想中,真该去寻找晚餐了。

  只是这北国冬天,如果不开暖气,室内的低温就能让耳朵如同针扎一般的难受,现在又能去哪里用餐。有友人发来一条微信,如果没有饭菜,就着冰雪吃冻梨,喝着小酒看雪落,何不快哉!忽然想起了那一句调侃,北国之冬的雪与寒冷,就是北国的特产。

  雪,是一种遮盖物,下得久了,其白色就会遮挡住一些斑驳,连思绪也被遮盖在白色里,连同世界一遍洁白。只是我还在朦胧中,北国风雪和着犬吠,不绝于耳。

  (2021年冬,写于北方)  

【审核人:站长】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风雪 北国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大学生活

查看更多大学生活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