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
【晓荷·奖】爱的传递(散文)
作者:何叶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4994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8909篇,  月稿:642篇

  一

  那年的一天,我下楼时不小心一下踩空,从楼上滚了下去,腰摔成了骨折。

  腰摔伤当天,没感觉有多疼。本以为休息一宿,第二天能好些,结果回家第二天,腰伤厉害了。起床下地,需要身子一点点往后挪动,好容易挪下床,要双手扶着膝盖,一点点慢慢起身直起腰,然后,才能扶着墙去卫生间方便。那种痛苦,是我从未体验过的。

  哥在医院给我买了便盆,不让我再起床,说防止腰部骨头不愈。

  就这样,我每天躺在床上,不敢翻身,不敢移动,稍微动一下腰就会牵扯着疼。腰疼起来,会让我浑身哆嗦。

  不争气的是,我开始失眠。腰疼加上我爱胡思乱想,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每天瞪着眼睛望着房梁,心情糟透了。我不知为啥,总感觉有痰在嗓子里,时而我会咳嗽,尤其是天亮之前,我会连续咳嗽。腰伤最怕的是咳嗽,咳嗽一阵,腰部会刺疼加剧,一跳一跳的疼,每跳一下我的心就会感觉疼一下,那种痛苦让我时常想到“死”这个字眼。但是,死,那时对我还真不容易。你想想,我爬都爬不起来,怎么会有力气挪到窗口?即使挪到窗口,我也根本无法爬上窗台。再说了,从六楼摔下去,会立刻离开这个世界吗?这个问题时刻在我脑海里徘徊。不知为啥,我是一天都不想在床上躺了,我就想立刻马上站起来。可是,越有这种想法,我越郁闷。我开始变得狂躁,每天以泪洗面。心烦,胸闷,半夜经常会感觉有濒死感。我想,应该给自己录个视频,留个遗嘱了。

  可是留给谁呢?哥已经结婚不用我操心了,唯一让我不放心的就是小弟。

  小弟是我二叔家的孩子,二叔二婶在小弟还小的时候,就不管不顾地去澳大利亚做买卖去了,把小弟丢给我的父母。可以说,小弟来我家时是可怜的。胆小、孤独、懦弱,貌似一个被遗弃的小兽,怯怯地躲在火炕一角,望着我们发抖。我们家里人不能大声说话,谁稍微大声点,小弟就会嚎啕大哭。

  母亲在世时就说过,你们要把他当成你们的亲弟弟看待。你二叔二婶只顾挣钱了对他不管不问,咱们可不能让他少了温暖,要好好善待他。因此,小弟从小到大都在我的家人的庇护下长大。家里那时生活比较贫困,母亲看小弟瘦弱,就去奶牛场做义工刷五十多个桶,只为了能让小弟每天喝上半斤牛奶。

  小弟生性胆小,在外经常被人欺负。他十岁那年的一天,我高一最后一个月刚过完十七岁生日,正在家里复习功课。听见楼下有小弟的哭声,我往楼下张望,看见小弟被一个高他一头的女孩子掐着脖子,脸上有许多血道子,小弟无助地后退着哭着。见此情景,我的血直往上涌。我迅速登上鞋,就往楼下跑,跑到楼下上前就揪住女孩子,不容分说照着她的脸就甩了几巴掌。女孩子被我打的有点发懵,她惊恐地望着我,哭着跑回家。小弟紧紧拽着我的衣角说:“老姐,我怕。”

  我看着小弟像血葫芦一样的脸,心疼地把他拥进怀里说:“小弟,不怕,有老姐呢!”

  话音刚落,女孩拉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跑了过来,女孩指着我喊道:“小姨,就是她打了我。”

  女人看似挺凶猛,她个头和我差不多,只是很敦实。她听了女孩的话,二话没说挥起拳头就抡了过来。我把小弟推向一边,勇敢地迎着她的拳头冲了上去。一阵厮打后,女人也没得到多少便宜,我反而把她的头发狠狠拽下来一撮。后来邻居给我俩拉开了,街道王阿姨出来调解说了那女人。那个女孩的妈妈还算讲理,说了打小弟的女孩,也批评了那个女孩的小姨。说她不应该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打我。女孩的父亲也说,孩子打架,大人掺和就不对了。他们还买了一些水果,来家里看望了小弟。这件事后,没人敢再欺负小弟,他们知道小弟有一个敢为他玩命的姐姐。

  小弟上高中时,他不愿意住校,我特意在他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每天给换着样的给他做好吃的,照顾他的饮食生活起居。小弟爱吃水果。我每天早晨,都会给他书包里装好一个丑橘一个苹果,一个雪花梨。夏天的时候,怕他上火,每天中午,都会给他煮一大杯绿豆冰糖水给他带上。小弟有洁癖,内衣内裤我都保证每天给他洗好,熨烫好,让他一天一换。小弟爱臭美,冬天不喜欢穿太厚的棉裤,我就给他买质量最好,价钱最贵的羊绒裤。小弟体格差,时不时爱感冒,每次他生病时,我都会陪伴他身边,给他量体温,拿药给他输液……

  别说小弟也很争气,高考时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天津工业大学。小弟说,他以后毕业了也要回承德发展,永远和哥我俩生活在一起。

  想着小弟,我给小弟录了一段视频,下了遗嘱,决定把我现在住的房子留给他。我知道,我平时大手大脚惯了,也没有啥积蓄,家里也没啥其他值钱的东西了。这套三室房子是我父母留给我的,在市中心。父母走后,哥找人进行了精装修,他结婚后,自己买了房子,这套房子就留给了我。另外我求小弟一件事,就是我走后,不要把我的骨灰和我父母的骨灰放一起。因为我不想让我的父母知道,我去了他们那里。他们培养我上大学,倾尽所有,本指望我能有所成绩,而我却辜负了他们。我对于他们来说,是失败的。我见到他们,他们问我,你怎么来了?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们。我有何脸面去见他们呢?父母见到我后,他们会怎么想呢?会不会伤心落泪?我不能,绝不能让他们见到我!现在,我只想让他们觉得我过得很好,很争气,很幸福就足够了。另外,我特意叮嘱小弟让他把我的骨灰随便处理,爱扔哪扔哪,这样也省去惦记我的人,看见我的墓碑为我悲伤。

  做完这些,我哭了一会。哭过了之后,我开始剧烈咳嗽,浑身都开始剧烈抖动起来,感觉心跳加快,一阵喘不过气的感觉让我几乎窒息。看看表,时针指向凌晨三点,

  电话这时响了。这么晚了,谁会给我打电话呢?我拿起手机一看号码是小弟。小弟说:“老姐,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你病了,病得很重。我给你发视频,你咋不接呀?”

  打开视频,小弟吃惊地问我:“老姐,你该不会是真的病了吧?脸色咋这么憔悴。”

  见到小弟,不知为啥,我忍不住委屈地哭了起来。小弟心疼地一连气叫着:“老姐,老姐,你咋了?快告诉我!”

  我把自己摔了,卧床不起的事告诉了他。并说,我感觉我貌似得了什么重病了,可能活不下去了。

  小弟在那边流着泪急切地说:“老姐,你咋能这么想呀?我知道你是最坚强的!我马上请假,赶回承德!”

  第二天,小弟坐了最早的航班,就火急火燎地赶回了承德。

  那天,我已经被哥叫了120,住进了医院。

  二

  在医院,小弟给我讲了一个“笑话”。

  在学校,小弟平时很喜欢打篮球。有一天打篮球时,不小心把脚脖子崴了,同学都围过来问候。男孩子嘛,都爱假装坚强。他假装从容地喊道:“没事的了,不疼。”

  随后他就坚持打完一场篮球,一个人一瘸一拐地回宿舍。结果晚饭时,他出去打饭,脚就肿成了馒头样。他还不好意思和同学说,就继续硬挺着去上晚自习。回宿舍时,一个微胖女孩追上来,递给他一瓶水和一瓶跌打损伤药。女孩说,她上次脚脖子扭了,就用的这个药抹的就好了,非常管用。她随后还递给小弟一个纸条。纸条上写着女孩的名字,以及手机号。她告诉小弟,有啥事,及时联系。

  小弟说,回宿舍后,他擦了那个药,果然管用,几天就好了。小弟却把纸条扔进了垃圾桶,没有理会。

  “你只认为这是个笑话吗?”我问小弟。

  小弟说:“老姐这不是笑话吗?我可是学校的校草呀!就她那形象,还追我?真是笑话!”小弟不屑地说。

  我严肃地说:“女孩子都是有自尊的,你脚扭了,人家给你拿药,帮了你。她告诉你她的电话号码,说明她对你有好感,或许有其他原因。你不喜欢她,你可以和她做个朋友呀,并不一定做恋人呀?”

  小弟听了我的话,反驳我道:“老姐,那无论做什么也不能等价交换吧?”

  随后,他又说:“反正我不喜欢有目的的帮助。”听了小弟的话,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知为啥,住进医院,有小弟陪伴,我的心情似乎好多了。每天也不再胡思乱想,半夜经常出现的胸闷、心率过速、烦躁、压抑和濒死感也消失了。

  一天,护士丁艳和王小杰偷偷问我:“你小弟多大了,那么帅!”

  过后,我说给小弟。小弟斜着眼睛说:“打住!我的帅也不是让她们看的。告诉你吧老姐,我以后结婚对象绝对不可能是护士或者医生,坚决不会!”

  小弟认真的态度让我吃惊。我问他:“干嘛这么肯定呀?你老姐这个职业不好吗?”

  小弟说:“救死扶伤,白衣天使好啊,但是不适合我!我可不想每天生活在担惊受怕中。”

  “为啥这么讲呀?”我问小弟。

  小弟说:“你忘了老姐,我一直和你们生活在一起,自从你当上这个医生就没消停过,每天上班不定点,啥时候有病人你就得去。你的工作和救火员没啥区别,救火员接到命令走了,家属担忧呀!”

  小弟又说:“我高考前那天你说去陪我考试,我寻思有个主心骨,结果你半夜两点多就被叫走了,说是有急诊,需要你这个麻醉师。你走后,我这后半夜几乎没睡,第二天考试还没精神呢!多亏我临场发挥好,要不然真砸锅了。我出考场,寻思你能在外等我,结果我望了半天也没见到你。回到家,哥说你一直也没回来呀。”

  一天,小弟的同学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他不请假就回承德,辅导员很生气,要给他按旷课处理。

  小弟说:“我才不管学校给我啥处分,我老姐病了,病得很重,我不能不管她!”

  同学告诉他说:“我是逗你呢,你不请假这事多亏李敏敏给说情,不然你真挂了。”

  小弟从同学嘴里了解到,原来辅导员是李敏敏的表姐。李敏敏也就是那天,送小弟药的女孩。

  在我的劝说下,小弟加了女孩微信。视频聊天时,我看到镜头前是一个很清秀的女孩,没小弟说的那么差。

  女孩告诉小弟说:“那天我给你送药是我表姐让我给你的。我加你是因为我也喜欢打篮球,看你打得挺好的,想没事和你切磋一下。为什么和我表姐说情呢?是因为在这之前看了你一篇作文,写你老姐的,写你老姐一家人对你的养育之恩,你们之间的亲人感情让人感动。”

  小弟关了视频一刻,羞愧地低下头。

  三天后,我收到一份快递,是一些配好的跌打损伤药,还有一个微笑的布娃娃。邮件里有一封信:姐姐,这个是我当骨科医生的父亲给你拿的药,让你用用看。这个布娃娃送给姐姐,让她陪着你。何小军同学经常在学校提起你,说你的优秀,说你对他的好,我们学校的同学都想见见你。我表姐说,何小军的优秀,完全来自家庭的爱,因为在他最困难时,他有最好的亲人姐姐和哥哥用爱呵护他。我们都羡慕他。姐姐好好养伤,我父亲是一个很好的骨科医生。他说你的腰伤用一些药就会好的,只是时间问题,让你千万不要着急。我父亲还说,医生都是铁打的,轻伤不下火线。姐姐,祝你早日康复!署名,敏敏。

  三

  用了李敏敏父亲给配的跌打损伤的药,几天后,腰部疼痛明显减轻了,能下地慢慢活动了。

  能下地行走,是我最快乐的事。我每天在小弟的陪伴下,一起去医院外散步,去夜市吃烧烤,去花市看繁花似锦,去鸟市看各种颜色的鸟儿在笼子里叽叽喳喳的鸣叫。让我感受到生活的乐趣,生命的可贵。一个礼拜后,学校又给小弟打了电话,让他必须返校。我劝小弟回学校,哥也劝小弟,让他马上回去。

  小弟答应了回学校,但他让我答应他一定要快乐,要好好的,别瞎想,不能做傻事。

  小弟回学校后,十多天后,我也办理了出院手续。

  从医院回到家,我无意中惊喜地发现,我生病后,被我冷落的家里两盆清香茉莉,竟然还活着。一盆里居然开满了花,另一盆也有几个花骨朵,满屋的香气扑鼻。虽然叶子有些缺水发蔫,但依然顽强挺拔。它忍受了那么多天的干渴,本以为它会枯萎倒下,却没想到在看到它那一刻,依然能花开飘香,焕发着生机。我被它顽强的生命力所震撼。它坚守着对生命的希望,用惊人的毅力对抗着干旱,萎缩。联想到自己,作为一个人这个高级动物,为什么就不能勇敢些,再勇敢些呢?

  我兴奋地抱着这两盆花去了母亲墓地。我要告诉母亲,我终于养活了她最喜欢的茉莉花,并让它开出了香气四溢洁白的花朵。我还要和她说,花儿都能如此顽强,人同样也能做到。

  我坐在母亲墓前,一阵微风吹来,我感觉茉莉花的香气更浓了。我删掉了生病绝望时给小弟录的视频,并打开微信,在微信中写道:亲爱的自己,从明天起,我要做一个好好爱自己的人,勇敢,坚强。遇到挫折,绝不轻易放弃!亲爱的自己,从明天起,我要努力勤奋工作,一定要尽我所能,去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要像母亲一样善良,用自己学到的知识,去报答这个社会。2023年,祝福我爱的人,爱我的人健康平安!亲爱的自己,你一定会幸福快乐的。加油!

【审核人:站长】

《【晓荷·奖】爱的传递》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丽人生

    查看更多美丽人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