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
【晓荷.奖】这片土地(散文)
作者:至简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2433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8909篇,  月稿:642篇

  又回到这片土地。或者说,我本来就未曾离开过,只是有时候把它封存在那里。多少年了,为了生计,我一直在流浪。

  躺在床上,而不是一张破旧的竹席上。并不是说躺在床上比躺在竹席上要舒服多少,竹席与床的距离跨越了四十多年。

  躺在竹席上,夏季的风有些凉意,可以看星星,可以看月亮,可以看黑成一片的树叶。树叶形成的图案千奇百怪,倘若你仔细看,有的像马,有的像猪,有的像一个奔跑的孩子,有的像一个提着篮子的老妇人……除了蚊子的嗡嗡声,还有蝉鸣和青蛙的叫声。露水从树叶上坠落下来,打在我的额头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哪片叶子从哪棵树上落了,落在什么地方,我闭上眼睛也能分辨出来。而现在,倘若家人小声说话,有时候我会说,对不起,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清,请你的声音大一点。

  岁月呀,像把刀,刻下脸上的皱纹,刻下苍白的记忆。有时候我莫明奇妙地觉得其实现实也是虚无的,所有刻骨铭心的东西,在无边无际的虚无中真的不值一提。

  印象中,一颗流星划过夜空,我的目光紧紧追随,可终究不知道它的去处。我虔诚地以为它遥远而神秘,内心却茫然若失。它不属于我,亦不属于任何人,它只属于它自己。它有它的无奈与从容,不会在乎别人的眼光,不会向别人证明什么。它完成了它的使命,所以才化作一颗流星。

  一头拉磨的驴,奔波了半生又回到原地。荣辱得失已经看淡了许多,不愿意说不想说的话,不愿意做不想做的事,只想活出真实的自己。我相信天不负我,也决不会负任何人。我相信命运早有安排,也相信努力。其实,人不需要复杂的东西,筒单一点,再简单一点,依然可以生活得幸福与惬意。

  这片土地上曾经留下先人与鸟兽的足迹,一层黄土一层黄土早已将其掩埋,还有谁记得当年的故事呢?那些鲜活的生命早已作古,我也将步入他们的后尘,不管我愿意或者不愿意。我只是一个过客,悄无声息地潜行在黑夜里,没人会在意,没人会知道,没人会记得。一个故事,我不知道开头,已猜出了结尾。也许,我可以走路时慢一点,再慢一点,从容一些,再从容一些。我必须对自己负责,不然,我无法保护自己及我爱的人。

  时间过得真快,躺在床上写了一段文字,回了几个新年祝福,不知不觉已到了子夜。尽管我毫无睡意,还是要静一静心,早一些入睡才好。如今的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已经不适合熬夜,尤其患病之后身体需要一段时间恢复。

  睡觉仿佛是件无趣的事情。可是,不睡觉又不行,毕竟身体的各个器官都需要休息。你不珍惜身体,身体自然要抗议。为了息事宁人,觉必须睡。可是,睡觉这东西,不是你想睡就能睡得着的。我感谢我的身体,无论它健康与疾病,它没抛弃我,我还活着,真的不容易。

  院子里的狗睡了。院子里的鸡睡了。村子里的人有的睡了有的没有睡,大概是些孩子吧,时不时点燃一个爆竹,制造出一点动静来。辞旧迎新,以前大家是要守岁的,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还会为守岁熬夜了。

  今晚是除夕,明天便是新年了。

  新年新气象。春风里,这片土地上一定会绽放出美丽的花。

  这片土地上曾经长满桃树,开满桃花,有蜜蜂和蝴蝶及一些知道名字与不知道名字的动物。白头翁爱在桃树的树杈上筑巢,这东西挺贼,一蹦一跳地想把我引向别处,而我通过长时间细致观察,还是能够准确无误地找到它们的老巢。还好,我没有破坏过它们的蛋,也没有伤害过它们的孩子。可是,它们却总是把我当成敌人,经常在我头上乱叫,有时候几乎贴着我的头皮飞过去。我的头上现在还有几块伤疤,我不会说是它们的伤害所为,因为的确它们未曾伤害过我。我小时侯头上长过黄水疮,这是娘说的。

  白头翁没有马蜂那么凶残。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好鸟,用弹弓远远地打马蜂的窝。一下,一下,终于有一下一颗子弹击中了马蜂窝,马蜂嗡嗡嗡乱飞起来。我以为我藏得相当隐蔽,结果还是被一只机警的马蜂发现了,瞬间把毒刺扎在我胳膊上。我忍着疼,不敢乱动,观察马蜂留在我胳膊上的毒刺。毒刺的一头扎在胳膊上,一头露在外面,上面粘着一点马蜂的白肉,毒刺一动一动,我很为此感到惊奇。

  它们并没有惹我,也没有闹出惹事生非的传闻,不曾想祸从天降,只是我的一时兴起。也可以说一时冲动,或者说我本身骨子里具有破坏的欲望,只是那种欲望藏匿得极深,而我却年少无知,又不去自省,故浑然不觉罢了。

  我还活着。而那只马蜂早已经死了。当然,即便我不害死它,它也活不到现在。如果它能活到现在,应该是四十几岁,当然是不可能的。是我对它和它的家园进行了野蛮地侵略和破坏,才致使它的肉体更早一点离开了这个世界。

  它的一生很短暂,我的一生何尝不是呢。它用生命完成一个勇士应该完成的使命,而我尚在苟且偷生地活着。它的生命与我的生命在一瞬间擦肩而过,从此,各奔东西,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这片土地只是这片土地,并没有把它延伸到更大的范围,不能代表我的故乡,它是故乡的一部分。这片土地上曾经有过一个笨小孩的梦想,现在看来是多么天真。天真中包含诸多的纯真。如果现在我想重回天真,经验与直觉告诉我,不可以。我的身心已结满了一层厚厚的老茧,宛如一副壮士的盔甲。倘若想脱骨换胎活出另一番景象,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并且要付出很大的气力。

  这片土地好多年来一直荒废着。历经一年多,我在这片土地上新建了家园。父亲和母亲也常常为之操心。几间房子,一大片院子,栽上了五棵石榴树三棵桃树两棵柿子树。对了,院外还有两棵枣树和几棵桂花树。我喜欢农村的生活,当然希望孩子们也能够喜欢。希望他们从农村生活中得到一些乐趣,学到一些知识,更好地成长!

  有句老话叫叶落归根。虽然我尚在中年,如一片未完全枯黄的叶子挂在枝头,但终究要落下的。那么,我的根又在哪里呢?只是这片土地吗?或许是吧。归的是肉体,不一定是灵魂。我的灵魂究竟归于何处,不知道,这怕是要我穷其一生不断修行的课题。

  四季的风从这片土地上刮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的到来,也只是一个不期而遇。生命是偶然也是必然,只是平常事,的确是个了不起的奇迹。

【审核人:站长】

《【晓荷.奖】这片土地(》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丽人生

    查看更多美丽人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