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散文
姚云:淋了一场意大利的雨
作者:姚云 时间:2022-04-15
浏览:136次  字数:7259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03 篇,  月稿:25 篇

  深秋,我去了一趟意大利。

  从北京直飞米兰,十个小时后,飞机稳稳地降落在意大利的米兰机场。飞机上的公务舱,让我美美地睡了一觉,于是今天在精神抖擞中开始了意大利之旅的第一站---米兰的科莫湖。

  孰料,清晨一出机场,等待我们的却是一场淅淅沥沥的冷雨。

  地导接上我们后,汽车便在烟雨蒙蒙中沿着机场高速一路向前开。据说这里开车二十分钟就能到瑞士,两个国家离得相当近。我这次是借工作之便来到意大利,同伴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同行精英。虽然前些年我已游历过意大利几个重要的城市,但这次意大利之行安排的是很多之前没有去过的小镇,这是我所向往的,此行就是想看看这里的小镇风情。

  一路上雨忽大忽小,汽车缓慢地行驶在蜿蜒的公路上。科莫湖在位于米兰以北40公里处,是意大利阿尔卑斯山脉一冰川湖泊,最富盛名的旅游胜地。此地号称是欧洲最大的丝绸中心,虽然养蚕技术是从中国传来的,但人家把它发扬光大到高精尖,无论在质地、材料、印染还是做工上都名列世界一流,这些精美的丝绸被顶尖的奢侈品争相订购,销往米兰巴黎纽约这些大都市。当然,科莫湖一带本身也是有条件成为欧洲丝绸之都的,一是桑树原本就是产自意大利的树种;二是这里有着天赐的美景和气候,这个地方伴生于峡湾,一年四季都是地中海气候。科莫湖的形状很有意思,就像一个中国的汉字---人,它还是意大利最长的湖,足足蜿蜒了170多公里,被誉为米兰的后花园。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有一段是山路,山道弯弯,七绕八转,差点把我绕吐。此时,天空越来越暗,阴云密布,像是蓄谋一场更大的暴雨。路上红灯比较多,等红灯的时候,我可以细细打量路边的小镇。这里的小镇古朴干净,爬山虎红艳茂盛,像一幅耐看的油画。树木粗壮,树叶呈金黄色,提醒我们这里跟国内一样也属于秋天了。

  雨停的时候才发现,一边是依山势密密而建的房子,不远处就是蜿蜒的阿尔卑斯山脉;一边是望不到边的湖水,面积不小,只可惜雨天视野不是很开阔。这是一个周日,所以去往科莫湖的公路车多路窄,马路跟国内到处宽阔的大马路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车辆交错时,双方都吞吞吐吐,不敢僭越一寸,再加上雨天路滑,几十公里的距离竟然开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车停时,雨,又开始下大了,雨点打在车窗上,映得湖景支离破碎。

  开门下车时,湖岸边忽然狂风大作,雨点如跳珠急急翻滚,风刮的小伞翻了几遍。这趟出行,我们对意大利的天气预判不足,很多人都没有带雨伞,或者如我一样带的是一把轻便的遮阳小伞,也难怪,谁愿意把又重又大的雨伞塞在有限的箱子里呢?就像我,恨不得多一些空间能多塞几件漂亮的衣服来拍照呢。

  冒雨从码头上船,我们要渡往对岸,去贝拉角游览,然后再回来上车。在船上看周围的风景,迷迷蒙蒙的像美人笼着轻纱。科莫湖在外名气大的很,意大利人觉得科莫湖简直就是天上之湖,所以他们逢人便说“上有天堂,下有科莫”。来了一看,的确,阿尔卑山上白云缭绕,小镇古朴清雅,湖水清亮空灵,湖岸上错落着彩色房子。有人说,如果在这里拥有一扇窗,就等于拥有了一幅完美的画框,科莫湖会将它的波光粼粼荡漾到你的面前。

  我在大雨中顶风行走,鞋子里灌满了水。雨忽大忽小,落在伞面砰然,衣衫尽湿。雨声风声不绝,湖水暴涨。我们跟着导游去看山里的别墅,山中人音鸟影俱无,只有风雨声。

  雨中看了几个景点。风吹片片叶落,万物已凉秋。比深秋更寂寥的是这里的房子,几乎看不到人走动。痴迷湖岸边的一排老梧桐,褐色的树干,粗壮,一看就知有些年头,一问,原来是拿破仑时期就种下的树。秋天的梧桐特别美,树叶金黄,在风雨中翻飞,更有一种深秋的况味。

  科莫湖岸沿着山崖散布着一个个的小镇、小岛,很多小岛就是一个酒店或别墅。欧洲最著名的埃斯特别墅就在湖边不远处,可惜不知何因已经不对外开放了,但贝拉角最著名的VILLA定点开放,VILLAMELZI曾经是拿破仑时代著名的政治家美尔齐的别墅,花园里到处种植着高大茂盛的植物,点缀着大理石雕像和阿拉伯风格的凉亭。

  雨丝细细密密,一道又一道,叶子被雨水洗过,绿得近墨,在深秋的空气中葳蕤苍翠。树木无言,我们也无言。

  撑着雨伞拾阶而上,我们去看小镇最古老的教堂,看街边的店面、丝绸店、咖啡店、还有工艺品店,一个个都是那么精致安宁,没有国内大商场的熙熙攘攘人声喧哗,来到这里你都不好意思大声说话。我静静地看着那些做工精致的丝绸和瓷器,像欣赏着亲密爱人。

  此行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意大利之行的团长W,他曾经从国内被外派到意大利工作了三年,对这里的一切很熟悉。他介绍说联想集团首席运营官Lanci(兰奇)的家乡就在这里,今年的欧洲Kioff Off大会刚好也是在这里召开的。听他一介绍,我才知道这个小镇还这么出名。讲到兰奇,他是联想开拓欧洲国际市场的功臣,可以说见证了整个PC产业的风起云涌。我曾跟他在北京有过一面之缘,那是一次中国区的核心渠道会上,我正好被安排坐他对面。兰奇个子不高、光亮的头顶、鹰一样的眼睛,自始至终不苟言笑。会上,不管我们如何用汉语英语鸟语跟他建议要降低营销任务,他都用很浓的意大利英语回答:我们还有上升的空间,还要继续努力,冲刺市场份额从36%提升到40%,把不可能变为可能。两个小时的会议,我们用中文谈问题,他干脆用意大利语谈份额,双方沟通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呵呵,其实,不用翻译,我们都懂对方要什么。晚上在一桌吃饭时,我才知道他还会笑。我们像一只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他却端着酒杯一脸坏笑地敬我们每一个人。嗯,意大利人确实不好对付。

  离开科莫湖时,我在车上频频回望,心想,若是晴天,此时应该有夕阳,那该多美啊。不过,正如苏轼赞美西湖的那首诗描写的那样---“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的确,雨中的科莫湖更有一种仙气,这里的水是清澈空灵的,远处的山笼罩在烟雨之中,时隐时现,一片迷蒙,湖畔的建筑和湖水形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境,难怪大导演乔治.卢卡斯的《星球大战2》会在此取景,如此美丽的湖景当然不会被电影圈人士轻易放过。在这样的美景里淋一场雨,我觉得一点也不亏。

【审核人:雨祺】

《姚云:淋了一场意大利的》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姚云 联想 意大利 欧洲
评论(136人参与,1条评论) 艾青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5 19:48
    美文苑
    你的两篇文章,完全具备散文特点。准确的定义:应属于散文中的游记。读过几篇古今此类题材,都不外乎选准观察点,随时空变换,组合成文,说其为名篇,多半凭精当的描写和点晴式的议论传世。例如:《永州八记》、《醉翁亭记》、《登泰山记》、《雨中登泰山》、《老残游记》等     你的文章,融写景、状物、叙事、抒情于一炉,收放自如,虽形散而神不散。说形散:如那位意大利籍联想首席执行官,你插叙了在北京的一面之缘,这段乍一看好象与游记关系不大。仔细读来,这为表现主题太有用了:1.你们因联想而出差,而人家是头。2.所游之地恰是这家伙老家。这么一来,增加了文章的厚度。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田园散文

    查看更多田园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