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散文

挖野菜

作者:参天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1060  手机原创
级别: 驻站作家   总稿:991篇,  月稿:140

  挖野菜

  文/范井河

  野菜对于人们来说,是一种必不可缺少的菜系,它的价值高,很受人们的喜爱。我记得在我家,那时条件也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但总的来说一般般。平常家里主食就是小米饭大碴子,几乎家家都是这样。偶尔在什么节日里吃上一顿面饭,就觉得很不错了。

  那时候,我家人口也多,只有我父亲一个劳力,家里有时候就很困难,我记得我母亲给我们烙得黑面油饼可好吃了。

  黑面饼,一听就很奇怪,就不象白面油饼,那么着人喜欢吃。可是那个年代能吃上黑面饼就不错了。

  一说起黑面饼,我就想到和二哥一起到大队面店房里去磨麦子的情景。

  我们大队就在我家前面一百多米远,我们要磨面就到大队面店房里,那里有磨面机器和一些磨米机器。记得当时还是张晨子管理这些机器。我们还得管他叫老叔。

  记得那天我和二哥赶着我家的小马车,拉了一袋子麦子去磨面,张老叔用台秤称了一下,然后就打开磨面机器,二哥用撮子把麦子倒入磨面机上面的斗形漏斗,随着机器的开动,面粉就从出面口淌出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白面,另一部分是麦麸子。黑面就是最后末尾打出的面粉,不那么白,也是面。它和麦麸子还不一样,白面磨了两小丝袋,最后一下半丝袋的就是黑面了。

  白面拉回家里等什么节日或者来人才吃,黑面家里孩子们馋面了,我妈就给我们烙黑面饼,你别说,我母亲烙的黑面饼可好吃了,就是凉了以后,吃了也非常香。

  有时候,在外面玩够了,觉得饿了,就跑到厨房从盆里拿出一块,一吃可带劲了。

  农村就是这样,那时家里刚入春,秦末菜刚冒芽,我们就到大地里去挖,我记得那时和二姑家的双子和老九子还有小志等等,到大地里挖秦末菜,那时的秦末菜刚放叶发芽,挖回来洗干净,一蘸鸡蛋浆,一吃可美了。一直到秦末菜长大了,这时夏天也到了,这时候农村的野菜可多了,什么小根蒜、秦末菜、婆婆丁等等,在我家那东北农村,主要有秦末菜和小根蒜,就连婆婆丁都少,那时不管是人吃,还是一些家禽和家畜吃,那时候几乎全家都动员、出去挖野菜。

  喂鸡鸭鹅的主要是秦末菜,把它剁碎了拌玉米破子吃,喂猪的就是挖一些猪毛菜和徽菜,用大缸在院子里沤上,等腐烂了就给猪吃。那时候,我记得我们一大袋子一大袋子往回割野菜,一夏天猪就吃这个。

  挖野菜不是一个轻快活,有时把野菜背回家,累得都不行了。农村就是这样有节奏的生活,每一天到什么季节就忙碌什么。一天反正没有消停的时候。

  现在回想起那时候的情景,还蛮有回忆感的,你是不是和我一样,也有那种挖野菜的感受。

  满满的有回忆感。

【审核人:雨祺】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Tags: 野菜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范井河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发布者资料

    热门文章

    田园散文

    查看更多田园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