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活

【晓荷·旧时光】扭痧(散文)

作者:宁星   发表于:
浏览:14122次    字数:2930  原创
级别: 站内管理   总稿:27839篇,  月稿:0
  说起扭痧(揪痧),仿佛眼前又浮现出母亲给儿时的我扭痧的情景,叭、叭、叭的响声也在耳畔回荡。

  痧,中医指霍乱、中暑等急性病。而老家人对于痧症一般指中暑,并说中暑为“痧闭”。中暑指在高温酷暑、闷热天气环境里,引起人体体温调节功能失调,体内热量过度积蓄,不能发散,从而造成器官受损等病症,严重的会死亡。

  扭痧是一种变相的刮痧疗法,无须器具,用手和一碗温水就可以操作,也可以自我操作。将中指和食指弯曲如钩状,蘸水夹揪皮肤,造成局部血痕,从而达到出痧除痧的目的,并起到改善微循环、舒筋理气、祛风散寒、清热除湿、活血化瘀等作用。

  那时,村民都在老家务农。“双抢”时节,村民们割稻、插晚稻秧等劳动都在高温日烈下进行,甚至在40℃高温下,面朝黄土背朝天,而且在家里休息时降温条件也很差,没有空调、电风扇,只是用麦秆蒲扇摇摇来消暑降温,因此,村民中发生中暑是十分常见的。

  那时也有痧丸(人丹或仁丹)、藿香正气水。但村民觉得非药物扭痧治疗力度大,见效快,若中暑严重一点的,就用扭痧来治疗。在我记事起,村民就用该疗法治疗中暑。若轻度的只扭颈部,若中暑严重的,还要扭两肩胛、胸部、背部。虽然可以自我操作,但这操作不太方便,也缺乏力度,只不过用于身边无人时的自救,大都数是仰仗他人给予扭痧的,或叫村民,或叫邻居,或叫自家人扭。

  有时一些邻居会来到我家,说:“我被痧闭了,很不舒服,婶、叔你帮我扭下痧吧。”于是,母亲或父亲,让邻居坐在敞亮的门口,去要了一碗温开水,放在一旁方凳上,便进行扭痧了。患者掀上衣服,躬身露背,正准备让母亲扭痧。先扭了几下,母亲说:“扭出的是黑黑的,有痧,有痧!”患者说:“婶,那你用力扭吧!”于是,扭痧正式开始了,蘸蘸水,揪着背上的皮肤,叭嗒,叭嗒,叭嗒……反复揪捏着,直到背部布满了一条条血痕,或说“伤痕累累”。有时,还要给他(她)颈部、双胛等处扭痧。当然,父母有时也会仰仗邻居们给他们扭痧。

  在田间劳动时,有的村民也会中暑。一旦发生,就会来到大树下等荫凉处,与此同时,村民们会立即停下劳动,对患者进行施救——扭痧。男同志也会扭痧,但一般妇女比他们扭得好。先扭颈部,若扭出的部位是黑黑的,说明中暑严重,为了加大力度和快见效,还要扭双肩、胸部、背部。之后,被扭过痧的患者回家,服了痧丸(人丹),或藿香正气水,或煎一碗绿豆汤饮下,就在家休息。

  煎绿豆汤要水滚时取之,煮烂了,就没有清凉解毒之功效。当时,家家户户都必备绿豆,来之于大集体生产队耕种的和在自留地上种的。

  第二天,村民的中暑病情就会得到缓解,甚至痊愈,并继续投入到那火热的“双抢”劳动中去。

  小时候,如果我头痛、发热、咳嗽、肚子痛等,母亲就认为我给痧闭了,包括奶奶,说什么血脉给痧堵住了,要扭痧。但我很恐惧,痛啊,连脚底板扎入一根刺都很疼,不能走路,何况在颈部揪出四五条血痕,每条长三四厘米,怎么不疼呢?我稚嫩的小手极力捂住颈部,也不给母亲解开上衣纽扣,那时我还很小,十岁不到,于是,母亲就用糖果、玩具和我最喜欢的东西与我做交易。

  母亲一手按住我身体,一手揪住我颈部稚嫩的皮肤往后拉,时而蘸蘸水,有时来不及取水,就蘸蘸唾沫,一次次揪,一次次手臂往后移动,并响着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叭,叭,叭……夜深人静时更加清晰响亮,而我则痛在心肺啊!母亲扭到最后都会说:“撮啦,撮啦,撮啦!好啦好啦!”我是流着眼泪让她扭完的。母亲有时还会拿过来一面镜子让我照照,说:“你看看,扭出的痧是黑黑的,你不扭要被痧闭死啦!”

  到十多岁时,我还是怕疼,母亲一边扭痧,一边说,不要怕疼,要勇敢、坚强,战争年代我们红军部队药品非常缺乏,红军不打麻药,也勇敢让医生从身上取子弹呢。刹那间,头上冒着汗珠的红军战士咬住被子,坚强地让医生取完子弹的电影画面,浮现在我的眼前。果然,这就鼓舞激励了我,便勇敢和坚强了起来。

  那时候,有一种痧发病急性,严重的会突然昏晕倒地,这种痧叫乌痧。它发病原因常分两种:一、感冒加风寒而发作;二、受热而发作。村民一旦发病,严重的会昏晕倒地,当时见到此情景的村民们,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有的解开上衣纽扣,有的去端来清水,有的扶住患者的身体;扭痧熟练的人给予扭痧,有的扭患者的颈部,有的扭其它部位,几个人同时在进行。经过扭痧抢救,患者终于转危为安,休息一二天就会病愈。

  判断是否有痧和是否严重,只要扭几下,瞧一下血痕部位是不是紫黑色的就知道了。如果是紫黑色的,那肯定有痧,即中暑;若越是紫黑色的,那越严重。

  那时,我从来没有闻到过老家人因中暑而死亡,也几乎没听到过得了中暑要到医院看医生或住院。

  虽然扭痧治疗中暑的疗效显著,但有二个缺点:一个是扭痧时疼痛,再一个是布满一道道血痕难看。酷暑闷热的天气里,有的村民极容易中暑,经常性的,甚至一星期发生一二次,而且扭遍全身,如胸部、双胛、背部、颈部的一圈。这大概与人的体质有关吧。我虽然多次被母亲扭过痧,但只是下巴的颈部,还有肚脐周围挨过痛。看上去,全身被扭过痧的村民,仿佛“伤痕累累”“遍体鳞伤”,的确很不雅观。如果男女青年经常被揪成这样的病殃殃状态,那找对象也会受到影响。衣裳能遮住“遍体鳞伤”,但颈部的一圈则遮不住,所以村民身上时常有记号。

  六七十年代,虽然缺医少药,但一些中医非药物疗法和民间草药偏方,被老家人发挥到极致,且为治疗老家人的疾病带来很大有效的帮助。例如扭痧、拔罐、针灸疗法等。还有许多偏方草药都取之于老家的山野,就地取材,很有疗效,如夏枯草开花时家家户户的家人都要到山坡上将其采撷回家,晒干备用,是清热解毒、止咳消炎的良药,也可以将夏枯草的花序泡茶,经常饮,微苦,饮后口腔清爽。用野麦子加红枣治疗体虚出冷汗,效果非常显著;用满山黄治疗扁桃腺发炎,用了它后能缓解了小时候我的病情;用食凉茶(食凉昌)治疗油腻吃多、受寒,引起消化系统不好而腹泻等症,村边山麓上都有,因为这种灌木药材很多,村民会砍来当柴火烧;用山上的野麦冬、果园里的枇杷叶治疗肺虚、咳嗽;用麦芽加鸡胗皮治疗食物积滞,起消食的作用,还有用茵陈、车前草等,辅助治疗肝炎……

  如今医疗条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药物很丰富了,但由于扭痧时的疼痛和留下的血痕不雅观、难看,已经很少有人用扭痧来治疗中暑,然而,它显著的疗效是不能否定的,大概只是家乡那些年纪大的人,偶尔会用扭痧来治疗疾病吧。去年遭遇了罕见的高温和干旱,据媒体报道,不少地方人发生热射病而死亡。热射病就是重症中暑。我想,如果发病起初先用扭痧的方法救治,那会给送医院抢救赢得了时间,或许能转危为安,不会死亡。我们老祖宗留下的有一些东西还是管用的,关键的时候还能派得上用场的。西医只有几百年的历史,而中医有上千年历史,博大精深,并讲究于整体观念,辩证论治;中西医各有长处短处。中西医结合治疗疾病,我认为无疑是正确的。最近,我在阅读《中医基础理论》《黄帝内经》等书籍。我觉得看看这些书很好,等于养生,比购买补药或保健品吃划算。

  老祖宗留下的扭痧疗法,虽然让我疼痛过,但在缺医少药的年代,为家乡人治疗中暑疾病作出了重要贡献,我不能忘记!

【审核人:站长】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Tags: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林翠华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发布者资料

    热门文章

    大学生活

    查看更多大学生活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