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散文

儿时农村抓“野鱼”

作者:唐高翔   发表于:
浏览:106次    字数:1143  手机原创
级别: 驻站作家   总稿:155篇,  月稿:6

  儿时农村抓“野鱼”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我的家乡在永州零陵石岩头镇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长冲坪村,起伏的群山、崎岖的山路、低矮的瓦房、高低不平的稻田就是家乡的风景。

  家乡没有大江大河、没有湖泊水库,只有半山腰古柏树下的一口小水井,它是村里唯一的水源,它灌溉着禾苗、滋润着庄稼,也世世代代养育着长冲坪村里的人们。村里虽然只有这水井,但过去由于水管护得好,乡亲们都在家里耕田种地,村门口的塘里、田里却经常有水,乡亲们在水里养了鲫鱼、鲤鱼等鱼儿。“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一到春天桃花盛开,李花绽放,天上下大雨刮大风的时候,随着池塘、田野水涨,鱼儿便跃出水面,随伴着夹杂花瓣的水流到沟里,这就成了家乡儿时大家都可随意擒拿的“野鱼”。

  “烟带夕阳笼野树,雨生春涨没平芜”。记得儿时,春天来临,天降大雨,山洪暴发,整个村子白茫茫一片,池塘、田野里的水连成一片。雨过天晴,水慢慢退去,这时池塘、田野中的一些鱼进了排水沟。乡亲们就守在村子里排水沟捉鱼,有年长的、有年幼的,有男的有女的,有的拿畚箕装,有的用米筛拦,有的虾笆捞,有的直接用手捉,小小排水沟变得异常热闹起来,大家兴奋、谈论着、说笑着,快乐的空气弥漫田野山庄。衣服湿了满不在乎,泥巴裹在脸上毫不介意。惊异声、流水声、呼喊声……此起彼伏,汇成一首美丽和谐的交响曲。

  “生草茨庐荆作扉,数家烟火自相依。大儿饲犊舍边去,小儿捕鱼溪口归”。除了捞这种从池塘、田野里走出的“野鱼”,村里还可捞另外一种野鱼,那就是岩洞里随水而出的鱼。春天下大雨打大雷时,土名叫消眼塘里的一岩洞口也会涌出大水来。随水而出的有鲫鱼、鲢鱼、鲫鱼,大人们就披蓑戴笠守在洞口边,持着虾笆、畚箕捞。而我们小孩则在守在离岩洞较近水流经过的草坪里,等着随水而来的鱼。从岩洞涌出的鱼有的被大小捞着,有些则随水流到草坪上,我们就从沟里、草里找。

  记得儿时,我与儿时伙伴们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行走于消眼塘涌出鱼和水流经的区域,有时用双手在水游动的草丝里摸鱼,不经意间就触到一只鲫鱼或鲢鱼的鱼头和鱼尾,双手合拢就捉到一条鱼儿;有时看到鱼儿窜动着水草,用脚一扫会发现几个鱼被扫到草丛外,弯下身子随手就将鱼捉住。无论是哪种方式方法捉“野鱼”却是幸福快乐的事儿,为了捉鱼,其他什么事都忘在了脑后。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转眼已是三十多年,三十年,沧海桑田,山河巨变,家乡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我从家乡走出,读初中、念高中、上大学,参加工作,结婚生子,也由昔日的懵懂无知的少年变成了一个中老年人。儿时捉“野鱼”情景早已成为往事,,但那情那景却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牵系着我的神经让我难以忘怀!零陵唐高翔

【审核人:雨祺】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Tags: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唐高翔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发布者资料

    热门文章

    叙事散文

    查看更多叙事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