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陈永兵:迷途知返|短篇小说
作者:陈永兵   发表于:
浏览:40次    字数:3363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91篇,  月稿:0篇

  表叔张山在省城庐州开了一家私人诊所。一天晚饭后,躺在家中床上看书的阿成突然手机铃响,打开一看,原来是表叔的电话。

  “表叔,你好,我是阿成!”阿成向表叔问候道。

  “阿成啊,听说你从医学院毕业了,现在干什么呀?”电话那头,表叔关切地问阿成。

  “没干啥呢,在家看看书,今年准备考医师资格证,表叔,您有事吗?”阿成边接听边翻身下床,坐在床沿边上和表叔聊了起来。

  表叔张山是阿成母亲娘家的远房表亲戚,几年前到省城开诊所后,阿成和表叔的联系就少了,阿成也听说表叔这几年开诊所发财了。表叔突然来电话,阿成有点受宠若惊。

  “是这样啊,要是不忙,你能不能先到我诊所来帮帮忙啊?”表叔的口吻似乎有点恳求的味道。

  “行是行,可是我还没有拿到证呢,不能给别人打针看病啊!”阿成也是如此诚实地回答。

  “没事,你先来我这里帮帮忙,边帮忙边学习边准备考证,好不好?”“那行吧,那我过来给你打打下手吧!”“好,那就这样说定了!”表叔的口气让阿成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第二天上午,阿成按照表叔发来的地址和位置,很快找到了位于中环城附近的这家在沿街商铺里办起来的诊所,站在门前往里看,表叔正忙碌着给病人打针吊水。

  阿成心里想,难怪表叔这几年发财了呢,人这么多呀,生意这么好呢!

  “哟,阿成,你来啦!”表叔抬头看到阿成,忙回身跟阿成打招呼,并将阿成迎进门里。

  “表叔,您好!我看您这个诊所规模还怪大的嘞!”阿成应声答道。

  “那当然了,我开了这么多年了嘛!来来来,我先带你参观参观怎样?”表叔放下手中的活,招呼阿成一起向旁边的诊室走去。

  表叔向阿成介绍说,诊所面积大约有30多平方,设有诊室、治疗室、处置室和药房等。“医生”只有表叔一个人。

  “看病啊?”参观完处置室出来,表叔迎面碰到一位从门口进来的年轻人便问道。

  “是的,是的!”“哪儿不舒服啊?”“头疼嗓子疼,可能是这段时间空调吹多了,有点感冒吧?”“嗯,这样啊,咱们到诊室里检查一下吧?”“好的,好的!”年轻人边答边跟表叔进了诊室。

  “来来来,坐下,坐下!嘴巴张开,啊啊两下,让我看看?”表叔拿了个压舌板,压住年轻人的舌头,观察了一下咽喉部,看了看黏膜有无充血、水肿,扁桃体有没有肿大、充血后,表叔说“没什么大问题呢,我先给你开点药吃吃吧,真不行的话再来吊吊水好不好呀?”

  “好!好!好!”年轻人点头答道。

  表叔写了个处方,对着站在药房门口的阿成喊道,“阿成,阿成,把药拿一下!”

  接过表叔递来的处方,阿成看到处方上开的是999感冒灵,双黄莲口服液,板蓝根颗粒,复方感冒灵颗粒和小柴胡口服液各一盒,都是感冒退热常用的中药口服药。

  按照表叔开的处方,阿成从药房里将药逐一拿了出来,抱在一起送到表叔的诊疗桌前。

  “药盒上都有说明书,回家按照说明书吃!”表叔指着药对年轻人说。

  “好!好!好!医生,这些药要多少钱啊?”

  “360块!”“啊,360块,这么贵呀?”年轻人惊讶地问道。

  “以前,鸡蛋卖两分钱一个,现在,鸡蛋都卖两块钱一个了,这还贵呀?你要是嫌贵,不要拉倒!”表叔的腔调变了,脸也拉下来老长。

  “那好吧,好吧!给你钱,给你钱。”年轻人从口袋里掏出钱来,掼在表叔的诊疗桌上摔门而去,临出门,狠狠地说了句“走着瞧!”

  “表叔,感冒不需要开这么多药吧?”阿成站在诊疗桌前疑惑地问表叔。

  “不开这么多药,我靠什么赚钱啊?”表叔反问阿成。

  “哎——”,阿成叹了口气,没多言,便回到自己的桌前坐下。

  当天,庐州市卫生监督所便接到电话,有人举报了表叔的诊所。

  “非法行医的地址在哪里?好的,我们会派执法人员到现场调查处理,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工作人员十分客气且礼貌地向举报者致谢。

  下午三时左右,阿成正配合表叔给一名男病人输液。这时,市卫生监督执法人员迎面走了过来,向表叔出示了执法证。

  “你好!我们是庐州市卫生监督执法人员,这是我们的执法证件,请你看一下!”

  “不用,不用!”表叔抬头看到执法人员,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又似乎很淡定从容地应对执法人员的问询。

  “我们接到群众举报,反映你这里涉嫌非法行医,请你配合调查!”执法人员说完便将执法证收了起来。

  “请各位到办公室坐下来说吧?”表叔对执法人员邀请到。

  “不用,就在这里。我来问你几个问题,请你据实回答。你开这家诊所有没有办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执法人员问道。

  “正在申请还没有办下来。”表叔如实回答。

  “那你个人有没有医生资格证啊?”执法人员又问。

  “考了几次没考到,今年又考了,成绩没下来,还不知道呢!”表叔回答说。

  “你这家诊所开多长时间啦?”

  “开了有个两三年呐!”

  “开了几年有没有出过事啊?”

  “怎么可能出事啦,出事了,老百姓就不到我这里来看病咯!”

  ……

  “根据现场了解的情况,我们制作了执法文书。首先,你开办的这家诊所,没有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而从事了诊疗活动;其次,你本人没有取得医师资格证,而从事了医疗行为。你看一下情况可属实,如果属实的话,请你签个字!”

  表叔接过执法人员递过来的执法文书,神情凝重,看到最后几行,声音突然大了起来,“你说我非法行医啊,这字我不能签!”说完,表叔将文书扔到桌子上,转身向门外走去。

  看来,表叔想借机逃走。一名执法人员看出了表叔的动机,快速跟上,一把将表叔从门外拉了回来。

  “不要激动,不要激动,老张,还有事情要跟你讲清楚。你非法行医,查证属实。根据法律规定,要对你非法行医的场所进行取缔,对涉及的药品和器械进行临时查扣。”

  “什么,还要扣我的东西啊,让不让人活了啊?”此时的表叔显得有点激动。

  “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小王,清点一下药品器械,小李,抓紧制作取缔公告。”

  “好了好了,你们真没收我的东西啊,我们关门不干,行了吧?”表叔赶紧拦住执法人员央求道。

  “哎呀,不要收了,不要收了,少拿一点,好了好了,哎呀,不要搞了”表叔看到执法人员在一箱箱地搬运药品和器械,开始歇斯底里地喊叫着。

  “老张啊,冷静、冷静,人家在执法,人家要执法啊。你们也真是的,人家老张也伤蛋,就靠这个生活,你们叫人家不要活啦!”围观的人群中有个老先生站出来替表叔讲情。

  从没有见过这阵仗的阿成,站在那里,手足无措,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随后,执法人员走到大门口,向围观人群阐明非法行医的危害性,讲清非法行医人员没有资质会造成误诊、漏诊,严重的会造成病情加重、死亡的后果,并当场将表叔的诊所帖上了封条和告示。

  晚上八九点钟,表叔又悄悄来到诊所,把张帖的公告扯了下来。阿成也随后跟到诊所。看到表叔正把零乱的药品整理后又重新摆上柜架,阿成不解地问表叔,“您这样做是违法,以后怎么办呀?”

  “我不干,靠什么生活呀,什么违法不违法的,大不了最多罚几个钱,我十天半个月就干回来了,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呀?”遭到表叔的反驳,阿成低下头,没再多说什么,陪着表叔把诊所收拾了一番。

  又过了几天,似乎风平浪静。那天,表叔的诊所来了一位六十多岁的大爷,说是胸口疼。表叔没问几句,就给他开了一些输液的药,阿成这回也没敢多问多说什么,按照表叔的处方,给大爷把液输上。

  约摸十多分钟后,坐在长椅上输液的大爷突然捂着胸口,一声不吭地歪倒长条椅上,全身瘫软倒了下去。正在旁边陪同的大姐见状,急忙喊道:“医生,医生,快来看看怎么搞的?”

  表叔跑过来,掐住大爷人中,两分钟过去了,大爷仍没有苏醒迹象。这一下,表叔慌了,忙招呼阿成,叫阿成赶快用他的车子将病人送到省级医院。

  经医院确诊,大爷因心肌梗死导致不治身亡。诊所再次被查封,表叔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阿成也在现场配合调查并受到执法人员批评教育,免于处罚。

  阿成背上自己的背包,离开时,他带着一颗难以言状的心情,再次回头望了一眼那个让他此生难忘的诊所。

  一个月后,表叔因无证行医涉嫌非法行医罪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阿成也在经历过表叔无证行医事件后,憣然悔悟,迷途知返,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一年后终于考取了医师资格证,并在老家县级公立医院找到了自己称心如意的工作。

【审核人:雨祺】

《陈永兵:迷途知返|短篇小》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小说 短篇小说 迷途知返 陈永兵
评论(40人参与,1条评论) 张佳丽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7-27 17:45
    美文苑
    人命关天,非法行医,捞钱,害人害己。阿成,学医考证,经历表叔不法行医行为,接受一次深刻教训,经努力考取了证书,进了医院工作。陈老师写此文,有现实的教育意义,写的好!。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短篇小说

    查看更多短篇小说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