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雅香】阴谋的圈套

作者:北侨三叔   发表于:
浏览:1次    字数:7661  电脑原创
级别: 文学进士   总稿:19篇,  月稿:17

  在医院里躺着女孩,在床边扑的母亲,母亲一直陪护的女儿,在她眼眶里一直流泪。只见,女儿被导演强暴。就为这事,她割脉自杀。那一次伤害了她,骗取了她追求的明星梦想!他骗取了她的单纯的心。将她毁了青春把她强暴。

  女孩清醒后,见大腿留有血迹才知道自己被侵犯了。

  她又不敢告诉母亲,怕母亲知道了会崩溃。因为,她是母亲唯一的女儿。她的丈夫已与她离婚了三年,这三年里,丈夫一直没来看过一次母女。母女在租房生活二十年,母亲全靠摆摊度过日子。

  那年,正是寒天气,街上下满大雪,冷空气零下20度。冻的她双手通红,她在寒天气里卖饨馄。街上市民都开的车子从她面前驶过。

  她一直等着客人来买饨馄,可眼看一锅的饨馄没人买。可能天气太冷,使市民无法逛街。

  她见天色暗了些,使她收起摊回去。

  回到家,她把扁担放下,将锅炉放门外旁边放好,放好了。她便进屋里,当她进女儿房时,见女儿躺床上,也没盖被子让她担心她感冒,她便走上去为女儿盖被子。

  “妍妍,怎么不盖被子会着凉的。”

  可妍妍并没回应,使她母亲感觉不对劲,看向妍妍,她伸手摸向妍妍鼻口,见她还有一丝微弱气息。

  “妍妍怎么了啊别吓妈。”母亲抱着她一直摇晃,见她手腕上血还流着。

  母亲看到便害怕了,她带着哭腔一直喊女儿。

  直到她冷静会,她想起打120电话,她拨起数字时手还一直抖着。打完电话,她又一直摇晃女儿身子。

  “妍妍,呜呜妍妍。”她抱着女儿哭泣的。

  直到救护车速赶到妍妍租房楼下,两名救护员抬着板架往五楼上去,加上没电梯下,累着两人气喘吁吁的。两人喘了会气继续走上梯。

  到了妍妍租房门口,他敲了敲。妍妍母亲打开门,只见她哭成泪人。

  救护人赶紧进入房间里放下板架,速速将伤者抬上板架上。抬下楼,将伤者抬上车。妍妍母亲随他们上了车,车开往医院。救护车一路鸣笛。

  在医院手术室里的护士医生都忙碌着。正抢救伤者,给她输血,而血是她母亲的血,妍妍才幸免保住性命。

  她母亲输完血,感觉头晕,使她赶紧扶住栏杆,她找了座位坐了下来,她担忧的望着手术室。在她眼眶里一直流泪,心里很害怕失去女儿。

  等了整整四小时抢救,手术室门才打开,护士推着车子走出来。

  妍妍母亲见医生出来,忙站起来问她女儿怎么样。医生告诉她,没大碍,她生命总算保住了。妍妍母亲听了松了口气,她向医生连声谢道。

  医生向她应下头便走开了,妍妍母亲随护士进入外科室。

  在夜里,妍妍头拼命的摇晃,口中一直喊“不要!不要……”她额头上汗水一直冒出来。

  她叫声惊醒沉睡的母亲,她母亲抬眼望向女儿正叫忙起身安抚女儿。

  “妍妍怎么了哪不舒服。”

  妍妍叫了几声就没在叫了,使她母亲才松了口气。她为女儿盖上被子便回到座位上,她手握着女儿手放在她脸上,她泪眼望着憔悴的女儿哭泣!她真不知道女儿受了什么委屈?让她自杀,平时,女儿很外向的一个女孩子怎么突然间会做出傻事来,这背后定有隐情。

  于是,她来找医生询问。

  “医生。”她进入办公室叫道。

  “你坐。”李医生见她进来忙让她坐。

  “我女儿除了外伤,还有没其他伤处。”

  “有。”

  “伤在哪。”

  “就是私处部位,明显被破。”

  “什么意思。”

  “就是说,伤者阴道里的处女膜被破,也许被人侵犯了。”

  听到这,她差点晕过去。

  “伯母没事吧。”医生见状忙站起来扶着她。

  然而,三天里妍妍仍然未清醒过来。使她母亲很是担心女儿会不会不醒过来。

  而这时,进来位年轻人,他望向妍妍,他眼眶湿润的看向病床上的妍妍。

  “妍妍。”他扑上去哭道。

  “你是。”她母亲莫名的问他。

  “伯母,我是妍妍的男朋友高健。”

  “哦,谢谢你来看妍妍。”

  “伯母别这么说,是我没保护好妍妍。”

  “不,不我不怪你,要怪妍妍太任性点。”她母亲别过头抹去泪水。

  “伯母放心,我会给妍妍一个交待的。”说完,高健抹去泪水站起来走出外科室。

  妍妍母亲正泣不成声哭泣的。

  高健气冲冲走向影视公司,他来到大厅。

  “冯导在不在。”他问向柜员。

  “在办公室里。”

  高健便来到办公室,脚踹开办公室门。

  “呀。”里面传来的女尖叫声。

  “哟,高健怎么来了。”冯文华见高健进来。

  “女的出去。”高健望了他腿上坐着女人吼道。

  “出去就出去。”她见高健绷着脸大声叫自己,使她很生气的站起来,穿上内裤走出办公室。

  “高健有什么事。”冯文华抽上烟问。

  “王八蛋。”高健揪着他揍了冯文华一顿。

  “你疯了!竞敢打我。”冯文华生气道,推开他。

  “你把妍妍毁了。”

  “呵,至于妍妍,是她心甘情愿的。”冯文华嘴脸扭曲的耍赖道。

  “你…王八蛋。”高健抓住他衣领。

  “你打,有种打死我。”

  “哼。”高健气哼的松开他。

  “别忘了你也有份,是你利用妍妍帮你达到男一号角色的。”

  高健无话可说,便別过头眼眶湿润便走出办公室。

  “哼,跟老子斗,你还嫩点。”冯文华将烟掐灭说道。

  到了晩上,高健走在大桥上,手握着酒瓶喝起酒来。

  “我不是人,我是畜牲。妍妍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他边喝边倾诉。

  他望着桥下,只见桥下车一辆接一辆开过。高健坐在桥阶上泣不成声哭泣的。

  回忆过去:当初,高健和许文妍同个学校。在读高中,两人有共同梦想!想成为明星。就这样,两人立过海门誓言,等高中毕业后,要考影戏学院。在两人考上了影戏学院后,两人不同一个班。高健在A室,文妍B室。两人到了周末才出来一次逛街。

  然而,在学院来了导演,导演正是冯文华,他来学院来挑选新演员。当他在校长推荐下,认识了高健和文妍两人年轻人。

  冯文华望了眼文妍,见她胸口丰满,使他眼一眨不眨盯着文妍看。

  “怎么样?冯导。”校长见他愣住便问。

  “好不错,就他两了。”冯文华收回眼转向校长说道。

  “还不快谢冯导。”校长转向文妍说道。

  “谢冯导,请多多指教。”文妍向冯文华恭敬道。

  “好说,好说。”冯文华手抬起文妍下巴说道。

  在旁看着高健,见冯文华那眼神,使他很不舒服。

  “冯导我会努力的。”文妍为了不让场面尴尬便说道。

  “就这么定了,明天你们两个准时到我盛鑫影业公司。”

  “我会的冯导。”

  冯文华望了一眼高健才走开,秘书随他走开,校长送他们。

  “妍妍,你真想去吗。”高健转向妍妍问。

  “我想好了,这是机会。”

  “嗯,我支持你。”

  “谢谢你。”妍妍扑在高健怀里欣慰道。

  高健抱紧了她,头倾向她头。

  文妍和高健早早来到盛鑫影业,两人抬头望了眼招牌久久才走进去。

  “你好,请问冯导办公室在哪?”文妍问向秘书。

  “在六层。”

  “谢谢。”

  文妍和高健便进入电梯,上电梯六层,来到办公室。“冯导,我们来了。”文妍进入办公室说道。“来了坐坐。”冯文华正看剧本,见文妍两人来了便放下剧本说道。人便坐了下来,秘书这时进来,给两人倒上茶。

  “谢谢。”文妍接上杯谢道。

  “谢谢。”高健谢道。

  “你们都是新演员,有很多不懂艺术方面的要多问。”

  “我们会的。”文妍道。

  “你有没意见。”冯文华见高健一时不回答便问。

  “我没意见。”高健道。

  “那就好,这份合同签了。”冯文华拿上合同资料递交给两人说道。

  高健拿上合同仔细看一番,文妍对合同看不明白,含糊的签了字。

  冯文华眼一直盯看文妍大腿看,洁白大腿穿着黑短裙。使他想入非非看着出神。

  “我签好了。”文妍两人签好字递交给冯文华说道。

  “好好。”冯文华拿上合同看了下合同便签上名字冯文华,并盖上印章。

  “你们先熟悉一下环境,明天就试镜,剧本拿回去背一下。”冯文华递交文妍道。

  “好的。”文妍道。

  两人便走出办公室。

  “这么清秀的女孩,会是九零的吧。”冯文华自言自语道。

  “冯导想什么呢。”秘书送走文妍两人便返回办公室见他发呆,便问。

  她坐在他腿上娇滴滴的问道。

  “没什么。”冯文华手不安分在她身上乱摸起来。

  “讨厌。我看你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你看出来了我喜欢上她。”冯文华收回手说道。

  “可不是吗,你喜新厌旧的人我会还不了解你为人。”

  “去,得了吧你。”冯文华向她唇上狠亲了一口。

  在第二天,文妍来了,她一人来到盛鑫。

  冯文华正在审查剧本内容,见她一人来,让他无比高兴。

  文妍昨天跟高健吵了一架,高健说了她几句太草率的把合同签了。就为这事吵了一架,她眼眶通红,很明显哭过一次。

  “你怎么了没睡好吗。”冯文华问。

  “是的,昨天一夜没睡好。”文妍脸上绽开笑容道。

  “别太紧张,如真演不来可以换过角色的。”

  “没事我可以的。”

  “那就好。”

  “冯导,对不起,我来迟了。”

  这时,高健进来办公室。

  “没事来了就好。”冯文华见高健一来,心里很不舒服便说道。

  “怎么样了剧本看了吗。”

  “我看完了,很好。”高健道,他望了一眼文妍。

  “那就好,你们抓紧时间排练背台词。”

  “好的。那我们去背台词。”高健说完,拉上文妍走出办公室。

  高健不放心文妍才来的,他见文妍太单纯,怕她吃亏。他见冯文华对文妍就有想入非非念头,所以他来到盛鑫影业公司的。

  “文妍对不起,我不该和你吵架。”高健手拉上文妍手抱歉道。

  他抱住文妍,头倾向她额头上。文妍双手抱住了他哭了。

  在高健和文妍两人背好台词便进入镜头里试镜,冯文华和制片人正专注着两人试镜。

  “停。高健能否用情感更深入点。”冯文华建议。

  “重来。”冯文华转向摄影组说道。

  文妍和高健反反复复的说台词,排演技,在最后才通过。

  “OK了。”冯文华见镜头下的两人亲吻完便说道。

  然而,冯文华为了节省明星酬金,要让文妍和高健来演男一号和女一号。他目的为了自己的利益。

  而新演员口味不大,只要300万就满足了。而流量大明星就是不那样说了,最少一千万,最多三千万。冯文华才不是傻子出那冤枉钱。

  冯文华利用招明星来在他名下,拍出来的影视剧卖在电视台,每区电视台一共一个亿,或三个亿利润。而他除了发放了摄影组和制方人及演员一共一千万,除了扣税二十万外,基本还剩余利润存利息。

  冯文华前妻有一女,后妻一子。他的心花的很,在外有女人。前妻就为这事跟他离婚的。而现任妻子就不一样,她大度,随他怎么带女人吃喝玩乐。因为她从农村来的,她不在乎冯文华不常在家,只要冯文华每月给她生活费用和零钱花就足够了。冯文华给她每月三万开支。三万对农村来说足够一年开支了。

  冯文华拍的影视剧也很火爆,他拍的剧情基本很放荡,片子拿内地广电批审不通过,他就将片子拿去国外出售。韩国,日本两国都那么开放。他片子翻译成韩语与日语。播出去后很受日韩观众青睐!卖出去价钱要上十个亿。这回他真回赚了,就这样,他一次次换女人,玩够了就把她拉黑。重找新的女人。而高健对他自然不放心,高健见妍妍太单纯,容易吃亏。

  有一次,冯文华打高健手机约他出来聊关于演男一号事。高健爽快的答应了,他一人来找冯文华洽谈。在交谈中,冯文华提出卑鄙要求,只要他得到文妍身子就立马让高健演男一号。

  高健本想不答应的,在他贪婪的心灵里显然答应了。冯文华就给他预支了五百万。高健见五百万支票,在他眼里五百万简直跟中奖似的,使他挺乐的。高健就这样出卖文妍,将她送在冯文华怀里。

  高健便带文妍出来逛街,给她买高贵饮食,给她买高贵名牌衣服。文妍却不知道他己经要把她送在別的男人床上。

  在文妍喝醉了,高健便送她回去。他拿起手机拨冯文华手机。冯文华便开上奔驰来到西法餐厅。

  冯文华打开车门让高健扶文妍上来,高健便扶文妍上了车并关上车门。冯文华便启动车开走了。

  高健望着远去的车,他很内疚的用头撞柱子,口中一直说对不起文妍,眼泪一直流。

  冯文华将车开在高贵宾楼大厦,他下车将文妍抱进去,他望着文妍熟睡的迷人形象很惹人犯色。他望了一眼后,他加快步子上电梯,银行卡片扔向柜台。

  “压在这,等我离开再结账。”

  柜台员也没再说什么,便收起来了。

  冯文华抱着文妍随服务员进入宾房里,他将文妍轻放在梦思席上。他让服务员离开,并关上门反锁上。他迫不及待的脱衣服,他走向床前扑在文妍并狂吻她起来。

  “高健高健。”文妍在醉中把他当成高健。

  冯文华掀开她衣裙脱去内裤,并与她做起爱。

  在做完事,冯文华满足的扑在文妍怀中亲吻,过了会他睡着了。

  在他起来时,见文妍大腿有一丝血迹。使冯文华很得意,没想到文妍还是第一次。想到这,他可真有口福了!这些年,他玩过大多女的都不是第一次。让他很不滋味。可这次真遇着了,这真他妈让他过瘾。难道这小子不爱文妍,还是他那小弟没用了。

  想到这,他一阵嘲笑起来。

  文妍被冯文华笑声吵醒了,她睁开眼看向身旁边的冯文华。

  “冯导怎么是你。”她一看是冯文华震惊道。

  “文妍你把第一次献给我了,放心我会对你负责,不我要娶你。”

  “住口,你到底对我怎么了。”文妍含泪的看向冯文华质问。

  “你自己看看吧。”冯文华脸上露出得意表情。

  文妍低头往下身看去,见大腿上留有血迹。

  “怎么会这样。”

  “这还不明白,你把处女身子给我了。”冯文华嘻皮笑脸道。

  “不不。”文妍发疯的下床冲进裕室里哭泣的。

  “文妍我走了。”冯文华便穿上衣服转身朝裕室说道。

  “滚……我不想见到你。”里面传来文妍吼声。

  冯文华便打开门走出宾房。

  在裕室里的文妍,她双手抱头坐地上痛哭流涕哭泣的。她脸上泪水往脸上流下。之后,文妍将衣裙穿上。她踉跄的走出宾房。进入电梯里,她也不去按数字,就呆坐着。直到客户进电梯,客户见她精神状态不好,便关心问她怎么了?她不理会他,这人转过身没再说话,他便按一楼键。

  电梯下到一楼,客户走出电梯。文妍见电梯要关门赶紧出来。

  “走好下次光临。”柜台员见文妍走过便恭敬道。

  文妍一路摇摇晃晃的行走,跟行尸走肉一样行走。路人见到她都躲开她,绕道走。

  文妍神情恍恍惚惚的,她不知不觉的到了家。她开了锁进入租房,来到房间里,她扑在床上,她便哭了起来。哭了会,她爬起来望向桌上相框,相框里的母女合影相片,正是自己和母亲合影照片。她抬手抚摸着相片,泪水滴在相片上。

  “妈对不起!我没脸见你。”她一直哭泣的。之后,她将相框放在桌上,她从抽屉里拿出小刀,拿小刀往手腕上割去,顿时在她手腕上血流了出来。她便躺下来双眼久久才闭上,在她眼里噙满泪水。

  回到现实:高健将酒瓶摔地上,碎了一地。他醉的摇摇晃晃回去。

  在第二天,在租房的高健爬了起来,头还一直发痛,他望了眼手表,见已十点了。使他立马穿上衣服,走出租房拦了车去了盛鑫影业公司。高健进入办公室,冯文华见他来便绷着脸骂他:你猪啊,睡过头,你看看现几点了,你还想不想混了,不想混立马滚。高健听后敢怒不敢言,他还是忍住了忙说道:对不起冯导,我下不为例。“你只有这一次,下次就不用来了。行了去试镜吧。”冯文华脸色稍好转些,不再生气说道“是。”高健便转身走出办公室。

  到了夜里,在剧组人员大都回去了。剩高健没回去,他见保安把门锁上了大门才进入办公室。他在办公室里翻找,他在抽屉里找光盘。见光盘不在抽屉里,使他又在电脑里查看,他打开电脑,点入计算机键,打开文件,点入文件,有视频。使他专注观看起来。

  只见视频画面中很不雅,画面中的女孩脱的一丝不挂,她妖骚的身姿在呻吟。

  高健对她没兴趣,便打开另文件。当他正观看时,一个熟悉的面孔,画面中女孩正呻吟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正激情的对她做爱。男人光的身子正享受的性福!他同样喘的粗气,他嘴脸露出猥琐笑容。此人正是冯文华,而身下的女孩正是文妍。这些都是冯文华自拍录下视频,这些是威胁受害者,如把他告话,他就把这些放在色情网站去。

  看到这,高健眼里流下泪水!他不敢往下看别过头抹去泪水。

  他要把这些文件存在u盘上,他带来u盘插入主机上,把视频贝拷。五分钟时间才贝拷完毕。他取出u盘,将u盘放入口袋里便关上电脑。他便走出办公室。

  见大门锁上,他便打开窗户跳出去离开盛鑫公司。

  高健一路跑向警察局。然而,一辆轿车正停在那,见高健跑过,轿车便启动起来。

  眼看轿车向高健冲去,高健没反应过来已被轿车撞飞。

  轿车停了下来,里面的人望着后面躺着那人己不行了。使他脸上露出得意表情。

  “开走。”他发话。

  司机便启动车离开现场。

  此人正是冯文华,他怕高健告他,才出此计策杀他灭口,用私人车撞死高健。

  此时的高健他并没死,他醒了后爬起来,他艰难的一路爬去。见有辆车开过,他抬手向那车招手,使轿车停了下来。

  那人下了车,走下位少妇,她见地面扑着小伙子。使她拿起手机报警。

  高健被交警送往医院,在医院里,医生正抢救高健。

  然而,高健伤势并不严重,只是腿骨断折,他已成半残疾。

  过了些天,两名民警来找他询问。

  高健并把冯文华的苟且之事告诉了民警。民警拿笔一一记录下来。民警说,要有证据才行。高健想到u盘,他便在口袋里找到u盘,并交给了民警。之后,两民警便离开了医院。

  在警局,民警全体都坐在会议室里,每人正关注大屏幕,屏幕画面正播放不雅视频,画面中的男女在激情做爱。这些都是冯文华所为,他的丑事已曝光。然而,警察全体出动抓捕冯文华归案。

  他们开警车来到盛鑫公司,此时的冯文华正与洋人洽谈合拍合同,他见警察来了便站起来。

  民警亮出证件,冯文华万万没想到会有这天。

  民警并把他铐上带上他回警局。洋人见冯文华被铐走便莫名其妙的嘀咕起来。

  在询问室,冯文华在证据确凿面前只好承认自己犯下不可饶恕错误。他不只侵犯一个,还有十个,大都被他侵犯了。有些女孩被他侵犯后,爱于面子便跳河自杀。有的跳楼,有的喝农药。这罪名是不可轻判,法院宣判冯文华欺骗女孩实现明星梦,并强了奸,并导致女孩想不开自杀,法院判他死刑,剥夺终生。

  高健康复后,他扶着拐杖来外科室看望文妍,见文妍还未清醒,他一瘸一拐走在病床前蹲下身,手握着她手放在自个脸上,对她说:“强奸她的人已绳之以法。”此时,文妍似乎听见他说的话,在她眼里流出了泪水。文妍母亲听后便別过头抹去泪水。

  然而,高健去警局自首,他获刑一年。

【审核人:凌木千雪】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Tags: 阴谋 圈套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北侨三叔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发布者资料

    热门文章

    短篇小说

    查看更多短篇小说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