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顾燕燕:短文三则
作者:左下方的鱼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1725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76篇,  月稿:76篇

  小雪之夜

  今日小雪,晕黄的灯光下,马路两旁的金钱榆和槐树掉光了叶子,倔强的枝干挺立着,松柏依然绿意可亲。

  马路南面的商店和餐馆灯火通明,但客人稀少。或许由于寒冷,或许由于疫情,稀稀落落的人在夜色中散步。丽景北面的夜市,商贩们已经收起货摊离开,红亭子里面有几家麻辣烫、炸串和凉皮,诱惑的香味在夜色中飘荡。偶有行人路过,摊主们露出期待的眼神。最东面唯一家菜摊前,摆着不多的几种蔬菜,一个约摸三十五、六的男子蹲在菜摊旁,捂着肚子,“别人已经收摊了,你为什么不收啊?怎么了?”我问,“肚子有点不舒服。”这个男子回答。在亭子里面一个穿蓝羽绒服的女人正在摆放从路边拿回的菜。“把菜收拾到这个小亭子里面,以免明天冻了。”这个男人说,我猜这个女人可能是他的妻子。

  今天小雪,当我期待天空飘起雪花,在晶莹中触动灵感时,这对夫妻更希望多卖些菜,然后在自家温暖的灯光下,守着儿女,喝一杯热茶或者吃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享受天伦之乐。虽然天气寒冷,尽管日子艰难,为生活忙忙碌碌的人们,烟火中的相守便是最质朴的念了。

  从东面返回,走上马路北面的人行路。快到北康居门口时,马路北墙边那一池枯萎的格桑花连枝杆也没有了。我不禁一阵惋惜。夏天那些在微风中摇曳的格桑花,风情万种,清香扑鼻,触动着我柔软多情的心。而现在它们无踪无影,无声无息,仿佛从未来过。

  我们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路过的人,在时间的冲刷下,消失无痕。而存留的美好,只能在记忆中寻找。

  今日小雪,无雪无月。星星和灯光、枝丫横斜的树、稀疏的行人、寂寥的夜市和那对收拾菜摊的夫妇,定格在这个特殊之夜。

  母亲的针线盒

  昨天,拿出母亲留下的针线盒缝补衣服。于是,想起了母亲那些缝缝补补的日子,不仅双眼湿润。特别怀念当一个纽扣掉落,当衣服上有一个破绽时,母亲会拿出针线盒,在懒得脱衣服的我身上缝补,一边缝一边念叨:“身上缝缝,身上串串,谁让俺闺女住(做)贼,舌头根子烂烂。”当时不谙世事的我会一边笑着,一边跟着母亲念着,一边看着母亲缝着。时光就那样在针线中不紧不慢地游走,永远也用不完的样子。

  那时候的小孩结实,很少吃药打针。有个小病小灾的,母亲会拿出针线,用线缠紧手指头的上半部分,用针在指甲盖下充血的地方轻轻一挑,然后用拇指和食指在挑破的地方用力挤,黑色的血便被挤出,然后擦干血迹,把十个指头都扎一遍。放放血,吃一碗面条,那点小病就好了。

  缝缝补补成了母亲那一代人的家常,她们把温暖和关爱留在了每一个儿女的心头。看到了针线盒,就像看到在大炕上穿针引线的母亲,把日月星辰,希望和思念缝制在时光里。拿起针线也许是她们最快乐的时光,因为她们的毛孔里溢满的都是对家人的爱,她们有能力也有精力去爱。当老眼昏花时,针线里的回忆也许是她们人生中最美的景致了。

  我不喜欢做针线,所以针线盒常常在一个角落里静默,母亲便会被我忘却。现在我握着她曾经用过的针线,不仅潸然泪下,原来时光从未走远,母亲也未老去。

  大雪无雪

  小雪无雪,大雪无雪。许多人如我一样,对无雪的大雪,深感遗憾。且不说它会滋润干燥的土地,抑制病毒的传播,一听“下雪了!”心便会如雪花一样飘起来,灵动起来,温馨浪漫起来。仿佛久别的恋人回归,沉闷的日子一下子红活起来。

  冬,怎能没有雪呢?雪,它多善解人意啊!寂寥的大地、干枯的枝丫、呆板的日子,一遇见雪便温柔秀丽起来。听那“簌簌”的声音,看那灵巧的飞舞,尝一下那沁人心脾的清凉,摸一下那绵密柔软的颗粒,冬所有的沉闷与寂寥,被一场雪化得柔起来、软起来。坚硬的外壳也会荡起圈圈涟漪,雪里的炊烟,便有了几多甜蜜、几多期盼。

  雪,开启了人的灵性,文人墨客诗篇不绝;各种雪人是孩子们的杰作;就是小猫、小狗和小鸡踩着的脚印都是一幅美妙的图画。爱雪,爱它的玉树琼花,爱它的浪漫飘逸,爱它的润物无声。其实更爱雪中的日子:踏雪寻梅觅诗意,红泥火炉对酒酌。即使是独钓寒江雪,也是一种孤独到极致的浪漫。

  大雪飞雪,该是怎样一种绝美的景致,看着满天飞舞的雪花,心便会在一个曼妙的世界舞蹈。无雪的大雪,就让自己变成一片纯洁、透明、灵秀的雪花,在寂静的夜里诗韵悠然,落墨成雪吧!

【审核人:雨祺】

《顾燕燕:短文三则》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短文 顾燕燕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左下鱼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