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趣事
俞琼:母亲的汆肉汤
作者:俞琼 时间:2022-05-10
浏览:0次  字数:3536  手机原创
级别:驻站作家,  总稿:136 篇,  月稿:58 篇

  有一碗汤、一碗家常的肉汤,始终在记忆里冒着袅袅的热气,飘着缕缕温润的香气。那就是汆肉汤。

  我的童年,20世纪70年代,计划经济的年代,物资匮乏,猪肉当然更不例外,绝对堪称紧俏商品。就算谁家的菜金预算充足,也不是拿着钱想买就有的买的。好不容易买到了一斤两斤猪肉,母亲总要精心安排,例如,把肥肉和精肉分开,肥肉以及肥和精界线不明的肉,就用来跟其它食材一起煸炒,做一碗油润喷香的小炒肉,而纯精的那块肉,则被仔细地切成肉片,用来汆肉汤,做成餐桌上的一道精品菜。

  依稀记得,母亲把切好的肉片放在碗里,加入酱油拌匀,再加点山芋粉搅拌充分,使每一片肉都能裹上一层山芋粉即可。

  汆肉汤,常常不是单一的精肉片,往往还要加入猪肝一起汆。经过处理并清洗干净的猪肝也是切成薄片,单独放在另外一个碗里,同样用酱油和山芋粉搅拌均匀。

  炉灶上坐上汤锅烧水,往水中投入几片生姜片。待水烧开了,先把肉片倒进沸水中,盖上锅盖,水重新烧开貌似顶起锅盖的时候,将猪肝片倒进去。再次烧开的时候,往锅里撒一点盐和小香葱,用勺子略作搅拌,迅速端锅离火。猪肝一定不能久烧,时间一久就烧得老了,很难吃,所以把猪肝片最后下锅。

  我不记得母亲有往肉片和猪肝片里加料(白)酒的步骤,如果手边不巧没有小香葱了,那就不撒葱花也无妨。大概那时候的猪是农家散养的猪,并且生长期足够长,故而肉质好,自带纯正质朴的浓浓的肉香吧!

  汆肉汤烧好了,往往都是不等到开饭,先让我们几个小的——尤其是最小的我,连汤带货地喝上一碗,母亲的目的主要是让孩子们补充营养,而我迫不及待地想吃肉喝汤的目的就是为了解馋。那时候我不懂什么营养,也就不会在乎营养不营养的了。那个扑鼻的撩人的香味以及吃进嘴里时的鲜美甘醇的滋味,令我这个意志薄弱的不懂事的小孩子,实在是毫无抵抗力啊!

  “养儿方知父母恩”。时过境迁以后,在我已为人母、每日张罗着孩子的一日三餐的时候,我才猛然回忆起来,那时候不曾见到父母在餐桌上和我们共享这道汆肉汤,从未见过父母往汤锅里伸过筷子或者汤匙。仅仅是在饭后收拾碗筷的时候,他们两个才你推我让地分着尝尝残剩的汤水,那是因为舍不得浪费每一口食物和一星半点的油水。

  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市场的繁荣,人们的餐桌上跟猪肉有关的汤,渐渐演变成了各式肉圆子汤、多变的小排骨汤、豪华的蹄髈汤和以补钙为重点的筒骨汤。将近四十年以来,我在各种场合里的餐桌上都没再见到过汆肉汤的身影了。我自己出入厨房二十多年来,也没有亲手做过一次汆肉汤。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是时候,我该做一碗记忆里的汆肉汤了——荤而不油腻的汆肉汤,淡褐色的清亮的汆肉汤,热乎乎香喷喷的汆肉汤。在做与吃的传承中,纪念已经驾鹤西去的慈母,重温久远的被母爱呵护的童年时光,抚慰被岁月洗礼得多少有些沧桑的心,感恩沉淀在岁月里的母爱亲情!

【审核人:雨祺】

《俞琼:母亲的汆肉汤》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俞琼 母亲 汆肉汤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趣事

查看更多生活趣事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