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趣事
田野:人间
作者:田野 时间:2022-07-28
浏览:40次  字数:4585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80 篇,  月稿:0 篇

  1:

  她在两栋高楼的夹缝角落里卖葱,一待数年。

  从最初背着背篼辗转于各个乡镇卖衣架、卖橡筋开始,再到后来固定的卖葱和卖粽子。

  每天凌晨两点多,她都颠着风湿严重的跛腿去背货。

  她说现在生意已不如以前。

  她说我72岁了。

  一年一年。

  再走过那条街,已空空如也。

  2:

  新修的房子,矗立在蓝天白云之下。蓝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鹅黄的屋身,无一不透出它的高贵和气派。

  新房的左旁,用作厨房的老屋没有拆去,青瓦灰头土脸地,伴着陈旧的檩木,畏畏缩缩的。几面水泥熨过的墙身,裸露出斑驳的红砖。墙根处,霉湿的长石条上长满了苔藓。再往里一点,就是一块大石板盖住的茅厕。

  一面墙的中央,开着一扇木窗。木窗前方,有一棵很大的李子树在随风飘摇。

  老人常年穿着那件蓝咔叽衣服在小木窗前凝望。小小的木窗,刚好容纳老人的半截身子。木窗底端的木条,已发了黑,老人双肘伏在窗上,一只手紧紧抓住黑的窗框。

  老人有三子二女,老伴已逝三十年有余,儿孙们都各自外出谋生。这新房的主人,是他的二子,他被判给二子抚养,所以给二子守房便是他的职责。

  儿子一家都那么忙,儿子的儿子娶老婆了,又添儿子了,又上学了......

  儿子一家几年都不曾回家了。

  老人便常常倚在小木窗前,望着路过的人或车辆。每当有喇叭声响,老人定探出了头,睁大着深陷的眼,心里好一阵慌:莫不是儿孙们回来了?!喧闹的声音一阵叮叮当当,绕过老人的木窗,消失了。

  很多年过去了,新房逐渐脱去了华丽的外衣,蓝色的琉璃早已被彩钢代替,每当大风呼啸,“轰隆隆”作响的彩钢就像要飞上天似的。

  老人佝偻的身子,筛糠似的,常常从屋的这端走向那端,每走一步,停下,喘息一阵,再向前移动一步。

  “我都九十多了,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不死呢?!”

  老人常常生气地问着天老爷和各路神仙,同时也恨着不死的自己。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阎王爷又不差遣人来的!

  一天天,一年年,老人依旧守在小木窗前,无语,凝望。

  窗前的李树,仍是随风飘着......

  3:

  红绿灯口,绿灯亮了。

  她心急如焚,想要快速穿过马路。她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提着两大袋的东西,东西可真沉啊!她走得分外吃力,心里越是焦急,脚步便愈发颤巍巍的了。

  红灯即将亮起,她发了慌,离路口还有一小段距离,她就大声向前方等绿灯的人求了助:“快点拉一下我!快点拉一下我!”

  前方的人将她扶上了路口,她如释重负,一个劲地道着谢。

  这个路口,每天她都要往还几次,住在城门洞的家婆,已经116岁了,每天都要过去喂四碗饭才行。

  是的,老伴的妈妈,只有老伴一个独子,靠讨饭歇桥洞才把老伴拉扯大,可不能再苦了她。

  她拄着杖,颤巍巍地继续往前走着。

  几步之后,她依在杖上又歇了歇。她不禁感叹:89岁了,到底还是不中用了!老伴92岁,血压高到240,现在还在中医院住院,简直比自己还要不中用的!两个女儿呢,一个腰椎间盘突出,正在理疗。一个家里还养着一个研究生和大学生,至于唯一的儿子呢,她的心猛地疼了起来:他才47岁呀!怎么就患上了那该死的牙癌嘛?!

  她忍着心里的疼,走走停停,不住喘息。许久后,才在一栋楼角骤然停下,上了楼梯。

  楼梯陡而窄,她走得更吃力了,几乎每上一个台阶都要停下歇一口气。好不容易爬上三楼,一个女人从楼上走下,她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连忙叫住了她:“别忙走,帮我开开门,这把钥匙不好开。”女人停下了。

  她将双手举起,想将挂在颈间的钥匙取下,许是手的僵硬,棉帽被她碰倒在一旁,瞬间露出了满头白发。女人将那把用毛线吊着的钥匙从她颈上取了下来,替她打开了门。

  门开了,屋内又是一层陡峭的台阶。女人看着那台阶,问她:“婆婆,你买菜怎么办?

  她答:“我没有买菜。”

  “那你吃什么呀?”

  “吃咸菜。”

  说完,她慢慢向那台阶挪去。

【审核人:雨祺】

《田野:人间》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田野
评论(40人参与,1条评论) 妈爹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7-28 11:39
    美文苑
    文章直击人的内心。人老了若没人照顾,生活该怎么办?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趣事

    查看更多生活趣事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