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
【晓荷·奖】魔坑(小说)
作者:茆屋闲客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4246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8909篇,  月稿:613篇

  一

  壬寅虎尾,三九隆冬,朔风呼啸,大雪漫天。小年深夜,千年古镇,银装素裹,浑然一体。

  在华阳实验初中公寓楼东首的301室套间里,年逾花甲的祁迪夫妇,正在温馨的熟睡之中。

  四更刚过,夜深人静。睡梦中的祁迪,突然“哇……哇……啊……”地叫出声来。

  老祁,老祁,醒醒,醒醒呀!你怎么啦?同枕而眠的老伴,一边摇着夫君,一边问道。

  啊——哎哟哟……刚才我做了个恶梦!祁迪猛地坐起,打开床头灯,随手拿来棉袄披在身上。

  你看你,额头上的汗珠,都快要掉下来了。是什么怪梦,能将你吓成这个样子?老伴在左边的床头柜上,抽了两张餐巾纸,心疼地帮丈夫擦着脸上的汗液。祁迪拿手机看了下,喘着粗气说道:才三点十分,让我定定神啊。

  老伴柔柔地说:真是奇怪!昨天你还开导我讲,咱们正处在千年不遇的大变局中,不论遇到任何奇葩怪事,都要视同各种风景,从不同的角度,来慢慢欣赏,然后淡然一笑。可是今夜,你又是咋的啦?

  祁迪用双手搂了搂眼睛,低声对老伴说:这个不一样。刚才,我做了个好奇怪的梦,自己悬浮在天空飘荡。我看到前方,有一只正展翅高飞的大鹏,突然从天宇中渐渐下坠,不一会,就听到一声巨响,那大鹏跌入到了一片山林之中。我随之飘过去一看,大鹏掉在一个巨大的深坑边缘,它睁大着血红的眼睛,还不停地射出逼人的绿光。我仔细一瞧,原来这只大鹏的双翅,各被一只硕大的金环死死地缠着,同时,我还清楚地看到,旁边还有一对寒蝉,在榆树枝头乱叫;几只小灰雀,正在檀树枝上跳跃;一群欢快的麻雀,则在蓬篙丛中盘旋……

  老伴说:哎!别想那么多了,我看你就不要再当那校长了,还不如早点回家休息,整天操那个心,到底图个啥啊?

  祁迪摇摇头说:做人不能不讲诚信啊,我答应县领导干满五年,还有一年多,时间过得很快,到时我一定回家,全心全意陪你!

  二

  马上就要步入六十三岁的祁迪,是华阳古镇公立实验初级中学的校长。其实早在三年前,他就办理了退休手续。可镇上的居民,却不肯让他这么早地离职回家。

  那一年春学期快要结束时,一些心急如焚的学生家长们,三天两头聚在一起,他们欲借古人“万民伞”之妙诀,推举了一位老秀才执笔,写了一封感天动地的“请愿信”,他们又分头汇同一波又一波的学生家长,在“请愿信”的后面,争前恐后地签名加按手印,整整齐齐,密密麻麻,将“万民伞”做成了三十三页。他们随即复印了三份,再推三组代表,分头呈报县委、县府和县教委,竭力挽留祁迪继续担任他们家乡唯一的初中校长。

  面对这一奇特举动,县里有关领导十分重视,分管县长亲临一线,前后花了两天时间,走访学生家长,约请老师座谈,对祁迪担任此校校长十三年来的办学经验,在现场作出集体回顾与总结。

  在期未全校师生员工大会上,坐在主席台上的分管县长,首先给祁校长和全校师生员工鞠了三个躬。他说:两天来的访谈,我是收获满满啊!华阳初中的校风教风学风,极大地感染了我,让我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教育。

  这位县长说,华阳初中之所以能成为全市同类学校的典范,我想不仅是你校的中考入学率、高分考生占比率名列全市前茅,难能可贵的是你们的祁校长,十几年如一日,始终坚持大补学生的“三大营养”,值得在全县推广:

  一是以苦为师、强壮体魄的营养。华阳初中创建的每学期前三天“野外拉练吃苦行”、每日下午“一小时室外练功”、每学期中三天的“体育比武运动会”,这些针对学生的抗挫折锻造、半军事化管理模式,极大地增强了学生体质体魄,同时又大大提高了同学们的学习效率,以及举一反三的能力,你们是真正的远离了“题海战术”,怪不得华阳是“眼镜学生”最少的地方。

  二是孝道为先、圣贤经典的营养。你们在全校坚持每日诵读半小时圣贤经典,全面践行《弟子规》等传统文化教育,这样能够很好地弥补家庭教育的严重不足,这是做人的根本,让我十分赞叹!

  三是红色基因、党史教育的营养。你们每月一次党的历史故事会或国运形势报告会,不仅选题精准,而且内容感人,讲得有声有色,办得很有特色,给孩子从小就输入这些必备的精神钙质,我们何愁祖国的花朵不再艳丽?

  ……

  祁迪本无“恋栈”校长位子的想法,但上下内外的挽留异常强烈,最终在尊重他“短期无偿服务”的前提下,他才与县教委签订了个五年的延期聘任合同。三年半来,祁迪的工作,仍旧一丝不苟,学校的各项业绩,让全社会更加刮目相看。

  三

  睡在一旁的老伴,挨了挨丈夫说:喂!离天亮还早着呢,你躺下再睡会儿吧!

  一直眯眼沉思的祁迪,马上反应过来说:我是有点心事,想与你聊一会再睡。

  老伴说:好啊,你说,我听着呢!

  祁迪说:近来我的感觉不太好,甚至还有点反常,以至于平生第一次在深夜里,做了如此荒诞的怪梦!此时我担心最多的,还是我的学生,我最忧心的,还是这些如孙辈一样的孩子们。哎!此时我有一种压力千钧的感觉!

  老伴嗔怪道:做好梦也好,做恶梦也罢,怎么又与你的宝贝学生扯到一起?是不是你得了新冠,现在阳康中,又出现了不良反应?

  祁迪说:那倒不是。有的情况,你真的不清楚,我一直没对你讲。自学生放寒假二十天来,在学生中相继发生了几件新鲜奇葩的怪事,工作四十多年,我还从未遇到过,就是我再怎么想,也都是想不出来。你听我慢慢说来:

  第一件怪事,前几天一大早,初三(9)班的班主任袁老师,跑到我办公室直跺脚,说该班有一名男生,家里有个大超市,经济条件非常好,但他最近与父母闹得不可开交。原来是这个学生,一定要买一辆属于自己的轿车,还说等练习一年后,要与他小学时的几个同学,到公路上进行飙车比赛。他家的大人,差点被他吓死,自然都不同意他买车,但怎么说都没用,他妈妈和奶奶都跪在地上求他,他还是不答应。理由是:我的钱我做主。闹得长辈们,已经心力交瘁,精神快要崩溃,不知如何是好!

  第二件怪事,初二(7)班有个学生,父母长期在外打工,这几年因疫情影响,收入少得可怜。这学生一直随祖父母在农村生活。不是要过年了嘛,他提前向祖父母强要压岁钱。乖乖,这小子一张口,就向老人要五千块,你晓得农村里的两个老人,本来就没有什么现金收入,问他要这么多干嘛?他说他的贮蓄,还不及他同学的零头多。老人家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没法答应孙子的要求。谁知他一怒之下,一拳打在祖母的胸口,奶奶吐了好几口血,现在还躺在家里呢。回家过年的父母,怕出意外,不敢打孩子,但又想不出教育他的法子,只好来找我帮他们出主意,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第三件怪事,不是我们学校的,是十天前县二中的一位副校长告诉我的。她说二中有一个高一女生,要在寒假里去韩国做隆鼻隆胸整容。父母听后,如雷轰顶,当然全力阻止。可她如扫机关枪一样,一口气反问父母一大串问题:当今有钱的女孩子,谁不爱美?没有白富美,能找到高富帅的老公吗?我卡上存了那么多钱,难道自己不能花吗?你们算老几,想要剥夺我的人权吗?母亲被问得哑口无言,父亲被问得直翻白眼。

  第四件怪事,前几天我听好友说后,差点又要惊掉下巴。几天前的一个晚上,县六中初三(5)班的四个同学,聚在酒馆里喝酒。当他们平分第三瓶白酒时,请客的杨公子说:今天我请你们三个出来,不光是喝酒的,最近我在网上被人骗了,你们不知道吧?那三人问是啥情况?小杨说,在手机上看到一个大公司吸贮,月息二分,结果被骗了一百万。三人问,你哪来这么多钱啊?那没报案吗?小杨拍着桌子说:报案屁用!我也不想让人知道,我账上还有二百多万呢!反正我那当县长的老爸,经常给我卡上打钱,无所谓啦!但想想被人骗,心里还是不舒服。不说了,大家陪我干了这一杯!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个张公子听后,立刻生起了羡慕嫉妒恨,从酒馆打的一到家,就抓住他的妈妈问:我同学的银行卡上有几百万,为啥我只有六十万?你们不知道难为情,我可没脸见人!赶紧给我卡上冲值,不然我现在就和你拼死!妈妈知道儿子喝醉酒了,随口一问:你想充多少?张公子桌子一拍:这还用问吗?冲满为止……

  四

  突然,埋在被窝里的老伴“扑哧”一声,差点要吐出来东西来:哈哈哈……求求你了,我的老先生!你不能再说了,我快要被憋死啦!我问你,你刚才说的这些怪事,都是你梦中见到的吧?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疯笑的老伴,祁迪傻傻地说:你就别痴笑了,我说的这几个怪事,都是真实发生在身边的事!你脑筋好,快帮我想想办法!

  老伴伸出头来说:大疫年头怪事太多,我的脑子没你好使。不陪你了,我真的还要睡一会!

  祁迪好像突然发现新大陆似的:唉……唉!老太婆,你想想看啊,这几件怪事,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这几个中学生,都是为了钱,为了自己存的钱,而这些钱,又与银行贮蓄有关……对对!与银行卡有关!难道这些孩子的问题,就出在这张银行卡上吗?

  老伴说:银行卡会有什么问题?听说现在为小孩办银行卡多得去了,有的人家娃娃一出生,就办银行卡了,银行为了吸贮,这能有什么问题?睡吧睡吧!

  听着妻子均匀的呼吸声,祁迪只好独自念念有词:银行卡,本来是个好东西啊;为小孩办银行卡,我从没见过,从没听说过……一个初中生,就要买轿车,还要飙车;一个农家娃,为了卡里多贮钱,竟向祖母大打出手;一个高一女生,就要到韩国整容……我的钱,我做主……一个初中生,银行卡上竟有三百万,这当中还有电信诈骗,还有县长爸爸经常充值……一出生就为娃办银行卡。这些不懂事的娃,他们从小到大,会如何看待这张银行卡呢?这张银行卡影响孩子的学习吗?影响孩子的健康成长么?眼前这几件怪事,所引发的少年贪婪的恶果,与这张银行卡会有怎样的关联呢?在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好大好大的一个魔坑!

  ……

  祁迪在自言自语中又开始迷迷瞪瞪,在迷迷糊糊中他又做了一个梦。

  他好像来到了一座山上,山上有一古色古香的八角亭,亭子里有一位威严端坐、白髯飘飘的老者。

  老者对前来的祁迪说:校长可否知晓?今人多被物化,皆图一时舒爽;虽处围猎之险,却无几人觉察。可怜天真娃娃,长辈溺爱捧杀;一张白纸无瑕,岂容铜锈涂鸦……

  随后,老者又引导祁迪,来到了那只奄奄一息的大鹏旁。在老者指点下,祁迪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大鹏双翅那缠绕着的金环褪下。只见老者口念有词,那大鹏好似得到了天地能量,迅捷拍打了几下双翅,进而徐徐腾起,悠悠升空,重返了无垠苍穹!

  接着,又见老者,蹲着马步,闪转腾挪,一阵神功运化,突然狂风乍起,好像有无数张银行卡,夹杂着一陀又一陀的石块泥巴,还有那对可怕的金环,立刻将那巨大的魔坑填平……

  (原创首发壬寅年腊月二十三)

【审核人:站长】

《【晓荷·奖】魔坑(小说》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小说 晓荷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丽人生

    查看更多美丽人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