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三观颠覆

作者:萧天策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2216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61篇,  月稿:61

  笑筱母亲曾经的老公因为是领导,她才爱上他,跟他结了婚。也因为老公是领导,在外面有好几个小三,所以和他离了婚。从此,她对当官的人是既爱又恨。

  离婚后,她辛辛苦苦把笑筱带大。

  如今,笑筱28岁了,早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母亲希望女儿找个好男人,早点成家立业。但她也说不清,什么样的人才算好男人。

  一天,笑筱和女同学媚媚一起把一个英俊的小伙子领到家里,对母亲说,妈,这是我男朋友,大名黄近秋,我叫他阿秋,是机关单位的领导。

  餐后,母亲对女儿说,笑筱,你带同学到里屋去一下,我想和阿秋好好聊聊。

  笑筱和媚媚进去了。她随手将房门关上,指着沙发对阿秋说,坐下吧,别拘谨。

  天南海北胡聊了一会,她猛地话锋一转,问道:“阿秋,告诉我,你真的是领导?”

  这话问得太突然了,阿秋猝不及防,一下子傻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答。

  “说,是不是领导?”她表情严肃,两眼直视着对方,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我……”阿秋低下头,还是没有回答。

  “你不是领导,从你一进我家门起,我就看出来了。下面,我从七个方面证明你不是领导。”她说,第一,你进门时,对我点头哈腰,说阿姨好。当领导的,骨子里都有一种高昂的神态,除非见了他的上级,对其他人一般都不会点头哈腰。第二,你刚才吃饭时,吃相有问题,伸筷较快,咬东西过于用力,看到比较喜欢吃的菜时,甚至好几次出现了狼吞虎咽的场景。这绝不是领导所为。要知道,领导吃饭都讲究吃相,重在一个“慢”字,说话慢慢吞吞,动作慢条斯理,咬东西慢嚼细咽,给人一种很斯文的感觉,你说是不是?

  阿秋点了下头,又摇了摇头,不置可否。

  她接着往下说道,第三,我给你倒酒时,你说自己最多只能喝二两。这不又露了馅,哪个领导不是在酒海中泡大的?没有酒量他能当得了领导,能适应官场吗?要命的是第四点,你竟说漏了嘴,说你知道我这酒在超市里卖多少钱。现在的领导有自己去超市买酒的吗?

  阿秋问,哪第五呢?

  她说,第五嘛,我问你在单位忙不忙,你说忙。我又问你忙些啥,你说整天忙于整理各种各样的材料。领导忙是没错,但不是忙于整理材料,而是作兴开会,整天忙于开各种各样的会。所以,从这点来讲,你也不是领导,而只是一个为领导写材料的兵。

  阿秋听了,兴致上来了,说,阿姨,请说说第六点。

  她淡淡地笑了笑,继续说道,这六点嘛,就是在几分钟前,我们开始正式谈话时,我突然问你是不是领导,你一下子傻了,猝不及防,这哪是当领导的料?凡领导大多从容、不迫、淡定,应对自如。

  阿秋钦佩地说,阿姨,您说得太对了。哪第七点呢?

  “第七点就是最后一点,也是最最重要的。”她说,笑筱的同学媚媚长得比笑筱还要漂亮,可以说是出水芙蓉,国色天香,人见人爱。吃饭时,媚媚就坐在你对面,而且还给你敬了两次酒,但你自始至终居然眼睛没有发直,甚至连偷偷地瞟她一眼都没有。想想看,当今社会,哪个领导能做得到?

  说到这里,她问道:“阿秋,给我一句实话吧,你是不是领导?”

  阿秋坦诚地说:“阿姨,我确实不是什么领导,我只是机关里一名普普通通的工作人员。”

  阿秋走了,笑筱的同学也走了。家里只剩下母女二人,坐着,彼此对视,不说一句话。

  刚才,笑筱特意将里屋的门打开,留下一条缝,母亲和阿秋的所有对话,她都听得真真切切。现在,她只等母亲发话。

  母亲说了,笑筱,你晓得的,我是个十分细心的人。我知道你悄悄地打开门,留着一条缝,在偷听我和阿秋的谈话。好了,现在真相大白了,你说说吧,你们俩的事到底咋办?

  笑筱故意说,你如果不同意,就吹了吧。

  吹了?你说的话当真?母亲问。

  吹了!笑筱坚决地说。

  傻女儿,你怎么知道我不同意?母亲急急地问。

  笑筱问:那你的意思?

  母亲兴奋地说:“我跟你透个底,我非常喜欢阿秋!”

  笑筱喜出望外,问:“真的?为什么?”

  母亲拉过笑筱的手,亲热地说,我帮你分析一下阿秋这个人。他进门时对我点头哈腰,态度友好,说明他尊重我。他吃饭狼吞虎咽,说明他不拘泥于细节,而且胃口好,有一身力气。他只能喝二两酒,再多就不喝了,表明他不是个酒鬼,而且有很强的自制力,这样的人能成大事。他平常能到超市买东西,表明他是个持家的人。

  “还有吗?”笑筱喜滋嗞地问。

  “当然还有。”母亲说,他能写各种各样的材料,至少能说明他的文字功底不错。他露馅后的表现,表明他不做作,城府不深,这样的人可以深交。最重要的是,像你同学媚媚这样的绝色美女,他都能做到目不斜视、坐怀不乱、旁若无人,实在是太难得了。“总之,阿秋这个人实在、可靠,我喜欢,你可以放心嫁给他。”

  第二天,笑筱将母亲的话原原本本地学给阿秋听了。阿秋说:“你妈太了不起了,把官场看得这么透,把人看得这么准。”

  此后,两人开始商量结婚的日子。

  可登记那天,笑筱在办证中心门口左等右等,就是不见阿秋的身影,打他手机,也是没人接。情急之下,笑筱跑到阿秋单位问,同办公室的人吃惊地说:“怎么,你还不知道,阿秋和你的那个叫媚媚的同学结婚了,上午两人到海南度假结婚去了。”

  笑筱听了,顿时觉得天旋地转,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阿秋单位的。

  回到家里,母女两人抱头大哭。最受伤害的还是母亲。她一直以为自己看人很准,没想到阿秋这人让她的三观彻底颠覆,长期以来形成的认知变得分文不值。从此,她一病不起。

【审核人:凌木千雪】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Tags: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萧天策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发布者资料

    热门文章

    短篇小说

    查看更多短篇小说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