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任春妹:不开花的她
作者:任春妹 时间:2022-05-11
浏览:0次  字数:13615  手机原创
级别:驻站作家,  总稿:136 篇,  月稿:58 篇

  01

  遇见她的时候是北方的三月,乍暖还寒。窗外的树木光秃秃,河水还结冰到处一片灰蒙蒙的,看不到生机。而我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没错,我们是病友。

  这个病房里一共五个人,她在我的斜对面。她很是健谈,跟我们讲她的故事。她年轻的时候是厂里的会计,漂亮,能干,干净利索,是厂里数一数二的优秀员工。也正是因为这优秀,她很看不起别人,永远高高在上的样子。后来工厂倒闭了,她下岗去做生意,开了一家小店卖家具。她说她很拼命的工作,哪怕是发高烧也一边在家输液一边卖货,她不放过任何一个挣钱的机会。她说穷人除了身体再也没什么能拿来换钱了。当然拼命挣钱的结果是现在坐在这里拼钱救命。她患了很严重的哮喘,每天咳嗽,吐痰,她都嫌自己埋汰。

  她叹口气,苦笑一下说:“老话说的对,笑话人不如人。年轻的时候总看不起别人,现在得了这么个半死不活的病,连老公都嫌弃她了。”

  我这才忽然注意到,她进来的时候是一个人,没有家属陪伴。不过她的脸上并没有哀伤,反而神采奕奕。大概一个寂寞久了的人终于找到了倾诉的机会都是这样的吧,像个被人遗忘的过气演员又重新闲鱼翻身回到公众视野般兴高采烈。

  后来医生来查房了,表情严肃的问她过敏史和用药史,她对答如流,俨然一个资深的老病号。最后,医生问她:“乙肝大三阳对么?”

  她突然就愣住了,原本神采飞扬的脸如同突然断电的灯泡一样瞬间就黑了,也像一个穿了帮的演员一样手足无措。而屋里众人的目光仿佛舞台上的灯光一样雪亮的照过来,似乎要把她身后藏着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一览无余。医生转身走了,关门时带起来的风劈面而来,吹的我脊背发凉。我赶紧钻进了被子里,眼角的余光发现其他人也不再搭理她了。她像个还没来得及谢幕就被退票的演员,尴尬又惆怅的被晾在原地。

  乙肝啊,多吓人的病。我很自责,活了三十年,怎么就连三针乙肝疫苗都没打呢

  02

  第二天一早,我的主治医生安排我去对面的门诊楼里做检查,我终于得以走出病房透透气了。

  外面阳光明媚,空气清新,好多病人都出来晒太阳了,两个年轻的小病号因为一个游戏争的面红耳赤。

  手机游戏说起来让人心情复杂。偶尔在工作间隙玩一会儿是自在,靠玩游戏发家致富的电竞选手是自立,而我这种玩不出名堂还昏天黑地夜以继日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玩是自作孽。

  我因为熬了太多的夜严重损坏了免疫力,又遇上了严重的病毒感冒,最终沦为肺炎。所以啊,病人不一定都值得同情个惋惜的。我记得我要准备住院去的时候,邻居问我妈我因为什么生了病,我妈很尴尬的说,唉,这孩子从小身体就不好。夜以继日的工作生了病那是荣耀,而贪黑起早打游戏生病就是现眼了。

  等我回到病房,发现气氛不对,新来的病人不见了。病友A气愤的跟我说她们一起去办公室找主任了,要求把那个新来的女人调去别的病房,这么个乙肝病人,放在我们身边实在太危险了。她们都没有打过乙肝疫苗,怕被传染。

  她的话还没说完,主任带着新来的病人进来了,主任示意大家听她说话。

  “你们误会了。”主任说:“她的乙肝已经转阴,不具备传染性了,而且日常的接触根本不会被传染。”主任还说了很多,我没听进去。我一直观察新来的女人的表情,我以为她会是被人排挤的愤怒或者是反霸凌成功的得意,但她只是一脸真诚甚至讨好的笑着。

  主任走了,大家并没有搭理她,甚至还故意摔东西给她难堪。她没说话,低着头,穿过众人嫌弃的目光回到自己的床位上拿衣服,我看见她的手明显在抖。

  她出去了。

  病友们愤愤不平的说她是不是给主任塞钱了,要不就跟主任是亲戚,不然怎么赶不走她。

  我只是忽然觉得她很可怜,不是有意生病,却要被人故意赶走。

  03

  傍晚的时候,新来的女人回来了。她大声抱怨中午的饭菜不好吃,企图找个理由跟我们聊天,然而她说的话像投入死水的石头,迅速没了声音,屋里还是一片死寂。

  她四下里看了一眼,突然把目光转向我。她热情的跟我打招呼,我瞬间语塞,手足无措。我很生气,我知道她肯定是发现我是这屋里最老实又心软的人。

  我的父母从小就教育我要做个老实人,可现在看来,老实人有什么好呢,面对一个不想交往的人投过来的热情问候都不知如何是好。我紧张的对她微笑一下,除了微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我立刻发现了周围散发出来的敌意,像猛兽准备围攻猎物。我立刻跳下床,跑进卫生间,我听见身后是病友A追出来的声音。

  这个小病友才二十出头,还在上大学。她是这个病房里对我最热情的人,帮我拿东西,带我找附近的食堂吃饭,有什么事情她都主动帮忙。而那两个病友都不大理我,她们看出了我的老实无趣,跟她们玩不到一块儿。我对小病友很是感激,是那种落水的人终于抓住根稻草的感激。

  “姐姐,我们不要理她,她的病多吓人。”小病友几乎是在恳求我。“日常接触应该是没事的。”我试探的说了一句。“我们都不想理她,你也别跟她来往了。”小病友语气很坚决。“哦。”我点点头。小病友开心起来,她说她出去买冰激凌,顺便帮我带一个。

  透过卫生间的半掩的门,我能看见新来的女人独自坐在床上的身影,孤单,落寞,无助,跟走到哪里都不太受欢迎的我那么像。我多想给她一点温暖。我多想做个好人啊。可是当个好人真难。

  晚上,新来的女人洗了苹果分给我们,可是没有一个人伸手接。她也不生气,把苹果放在我们各自的床头柜上。仍然没有人回应她,任凭她热气腾腾的心意在冷空气里慢慢凉透。

  后来有人扔了她的苹果,在她的眼前。然后大家都把苹果扔进了垃圾桶里,包括我——尽管我很不情愿,但我不想因为她得罪其他人,这是成人世界的规则,我不能被淘汰。

  她努力维持自己的情绪,像是拼尽全力支撑一间濒临倒塌的房屋。可是她怎么努力也掩盖不住脸上的失落和尴尬,仿佛被践踏过的草坪,留下无法修补的破损。

  她默默的出去了。

  她终于与我们保持距离,甚至不再说话了。

  她很少呆在病房里,我常常看见开朗健谈的她坐在走廊的椅子里跟每个路过的人打招呼,不管人家是否回应,有的人甚至看都不看她一眼。那些没人接过去的问候掉在地上,摔的粉身碎骨。她和她没人收留的热情在阴暗的走廊里吹着冷风。可她仍然笑容滚烫,乐此不疲。

  而我只是愈加难过。

  04

  我记得上小学时有个男同学得了乙肝,老师告诉我们不要歧视他。那时候的孩子真是天真淳朴,老师说什么都听,从不怀疑和反驳。

  那时候也真快乐,大家一起玩,不用孤立谁。

  前几年看过一则新闻,大意是一个乙肝病人找工作被拒,然后引发了很多人讨论。有人伸张正义,说乙肝病人是弱势群体,不该被歧视,何况生病这种事情由不得自己做主。还有很多人讲述自己作为乙肝病人的悲惨经历,他们被人歧视,忍辱负重。

  那时候年轻的我义愤填膺,觉得老板冷血没有人道。我觉得如果是我遇到了这样的弱者一定毫不犹豫的伸出援手,让他知道,这世间有风雨,也有堡垒。

  可是,如今,我好像不是我当年想象中的样子。我仿佛可以看见我从光芒万丈的道德制高点连滚带爬狼狈不堪的跌落下来,和那些我从前看不起的人沦落在一起。不扎扎实实的经历一件事,你永远也不知道你的为人。

  最可恨的是我明明知道我的可恨之处,却没有勇气改变。世间有那么多可恨的事,是因为有太多可恨的我。

  05

  住院处的桃花大片大片的开了,喧嚣,热闹。大家都三五成群跑出阴暗的病房,去院子里看花,拍照,摆各种POSE,笑的比桃花还要明艳。

  新来的女人在远处一棵小树旁独自倚着,风吹过来的时候,花朵就拂过她的脸颊,像拂过所有人的脸颊一样,轻柔,温暖,不带嫌恶。

  花朵和她亲密无间。也只有花朵和她亲密无间。植物多可爱。

  我在这春日温暖午后的阳光里,坐在医生的办公桌旁听着他对我病情的分析。他表情严肃,说我恢复的并不理想,可能还要住院一周。

  不可能。我像个被点燃的炮仗,猛然蹦起,却又颓然落下。

  我想起我在这个病房里为了康复做的努力。我把医嘱当成圣旨,生怕错了一个字就掉脑袋。我从那一刻起深深明白,你若不勤勤恳恳的呵护健康,早晚有一天要兢兢业业的吃药。我早睡早起,按时吃饭,她们抱怨药难吃,我一颗也不落的咽下去。没想到,结果不是我想要的。医生说,每个人的体质和对药物吸收的情况是不一样的。

  怎么形容我的失落呢,像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人,勤勤恳恳的播种耕耘却遇上了自然灾害。有时候疾病就像天气,半点不由人。

  我默默的回到了病房,里面空无一人。我把原本已经打包好的行李重新打开了,皮箱里的东西一件一件往外拿,像是一点一点肢解我回家的企盼。皮箱空了,我哭了起来。

  门突然被推开了,是新来的女人。我猝不及防,被她撞见了一脸的狼狈。她看见我手里的检查报告就什么都知道了。“多住两天院也好,治疗的更彻底,以免复发。”她笑着安慰我。我哭的更厉害了,大声说:“我明明按时吃药一顿也不落,怎么就没治好,出不了院,怎么就又得观察一个礼拜,凭什么!人家熬夜都没事,怎么我就得病了!”

  她看看我,笑着叹口气,她说:“你知道么,我的病再怎么按时吃药也是治不好的了,只能控制病情不再发展。你看见墙角那棵被砍断树枝的树了没有,我就像它,再不能开花了。”

  停了一会儿,她又说:“再也没人欣赏啦。”我忽然觉得心里好受了一些,人就是这样,非要有人垫底,才觉得心有着落。“你……你挺难过的吧……可我看你挺乐观啊……”我没好意思再说下去。她看着我一笑,乐呵呵的说:“刚开始确实受不了,尤其周围人一看见我就躲开。人家都健健康康的,我一身病,我也不服气。我当初在厂里当会计,做买卖,哪样比别人差啊!可不服气又能怎么样呢!人啊,老计较别人能走柏油路,自己只能走石头路是不行的,你老盯着脚底下看哪能往前走啊。不管是啥路,往前走就对了。”她走到窗子边,指着外面的树对我说:“你看这些树开的花都挺漂亮的,可哪棵树上没有虫子呢!生活不就这样么!”

  我瞬间有如醍醐灌顶,是啊,时间很多烦恼不都是因为我们只会盯着别人光鲜亮丽的地方看么!

  她把她的外套递给我,说:“你披上吧,这屋里阴冷,别感冒了。穿我衣服总不能传染吧!”说完她又笑起来。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穿上了。我瞬间觉得温暖了许多,心情也好多了。

  若是她没有这传染病,或是我们没有那么多偏见,她该是个多好的朋友啊。她或许会是这个病房里最受欢迎的人。

  06

  两天以后她出院了。医生给她开了一大堆药,摞在床上像座小山,她哼着歌,从容的把药装进背包里,仿佛拿走的不是药,而是餐后零食。大家都很开心的跟她告别,态度和从前孤立她的时候判若两人。大家都暗自高兴终于躲开了一个吓人的传染病毒。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良心终于不再受煎熬了。

  一个礼拜以后我顺利出院。医生叮嘱我以后要注意身体,不能再熬夜,身体是很记仇的,你辜负它,它势必报复。

  我想我得去把乙肝疫苗打了。疫苗的存在就是为了提醒我们,疾病随时可能会狭路相逢。而人类对于疾病的战斗力和抵抗力仍然是有限的。

  走出医院的大门,看着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仿佛又回到了人间。夏天快来了,阳光格外明亮的洒在他们身上,当然也洒在我身上,没有偏心。

  我要加快脚步,跟着人群往前走了。

【审核人:雨祺】

《任春妹:不开花的她》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任春妹 苹果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