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犹忆当年红苕香
作者:天佑 时间:2022-01-12
浏览:0次  字数:2669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48 篇,  月稿:25 篇

  看完了魏先生写的《肚子的记忆》,浓香的红苕包谷糊糊仿佛飘香在我的眼前,我又回想起当年在乡下的那些事!

  我下乡的地方是红苕的主产区,红苕是粗粮包谷是细粮,当地不产水稻,我铺床的谷草都是从十几里外挑回来的。年终粮食分配时,分的主粮是红苕,几百斤的红苕需要用红苕窖洞藏起来。当年几百斤的红苕是农村家庭一个对年的粮食,那时候油水少,清水煮红苕吃多了胃里会捞肠寡肚地冒酸水。我从乡下回家时常给家里带一筐红苕,结果吃得父母妹妹们叫苦连天,后来妹妹们都不愿吃红苕,说是吃红苕吃伤心了。他们不知道红苕是我在农村的主食,我也不愿意让他们知道!

  当地的村民把红苕变着不同的花样吃,记忆中最深刻的是把红苕打成糊糊做成红苕粑粑,煮一锅酸菜汤时锅边上贴一圈红苕粑粑,甜中带糯的红苕粑粑就着酸菜汤吃那个味道不摆了。

  在乡下有一件难忘的事让我一直耿耿于怀。当时快过年了,米桶里的米也快见底了。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并不认识此人,他自我介绍他是河对岸舒家湾的知青,因为这个时候没有过河的渡船了想找我借宿一夜,我爽快地答应了他。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他还没有吃晚饭,我心里知道米桶里还有一斤米,嘴上却说只有红苕了,我煮了一锅红苕又捞出来些酸菜,他吃了几大碗说了些感谢的话便倒床睡着了。第二天,天色刚麻麻亮的时候他就走了,从此再也没有见到他!

  我下乡的地方红苕产量大不易保存,于是人们便把红苕切成片晒成红苕干。当时沱江边上有许多小型的石灰窑,石灰窑上面成了人们烤苕干的地方。红苕干除了是家庭的储备粮,许多人还用它来酿酒,酿的酒当地叫做苕干酒,虽然这种酒是用天然的绿色食品烤出来的,但是由于是采用原始的方法酿酒,这种酒喝到酒的尾子上有一股红苕的苦味。这种酒很便宜销量也很大,当地农村家家户户都喝过这种酒,沱江边上的艄公和纤夫特别喜欢喝这种苕干酒。

  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红苕成了人们生活中的零食。街头卖烤红苕的大叔常夸他的生意好得很,特别是在冬天吃一块烤红苕又香又甜又暖和,一些餐厅里的菜单中就有油炸红苕饼。如今每当我看到红苕的时候,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当年在乡下吃红苕吃得胃里冒酸的情景!

【审核人:凌木千雪】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红苕 美文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