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北京归客

作者:陈草旭变   发表于:
浏览:1次    字数:1568  电脑原创
级别: 驻站作家   总稿:68篇,  月稿:10

  北京归客

  一

  烈日的下午,2:57的车,进出口的地道中,鱼贯而出的人流并不悠长。墨镜皮包,刁烟汗衫,心为国民如此形象,却是从北京回来的旅客,而揪心了一把。这是等待昱弟和侄儿在出站口时的余暇所思。在人流淌尽,遥望出站地道,仍不见他父子的身影。我并不奇怪,接站的家乡人中有着急的,便替大家去问,果然不是北京往南的动车,并非D121次。我只是对儿子说,下一趟才是,别慌。儿子不知可否。依然孩子起气地跑往卖票的地方查看。其时,动车旅客开始从道口进入真实的许昌,不一样的阳光和广场,人群和车辆,没有雨灾洪灾,救亡死亡,别于前日的北京。

  北京的孩子出现了,却黑瘦着,只有眉眼还是昱弟和弟妹的那一幅机灵神气。我不由笑了,隔着银色的钢栏轻拂着他的头,说笑笑,然后喊站在远处我的儿子过来迎客。昱弟父子各拉了一个箱子,不是他电话说的那样多么重,是简单的行李箱,我和昱弟各拉了一架。而侄儿要打开他的行李,是要送礼物给他的哥哥。我们笑着温柔的说,回家再开吧,回家,外面太热。

  路不远,昱弟战友的大车,开空调之后仍然驱热不散,也无所谓,未出多汗。回到小区,开门进入冷气已在的客堂。我说先洗洗吧,中午车上吃的不够好,我做鸡蛋面补补。我的儿子切好西瓜,拿托盘去了。晚上,嗯,按昱弟的安排,去了老家。在不无尴尬的一个多小时里,我闲静无言,也笑着问父亲养生的药道,给冷落而无聊的会谈,以相应的交流,依然是我对北京归客那处境苦涩的怜悯。

  二

  半夜未休息,家事纠缠着我们,昱弟,妻子,关于父亲,还有后继婚者及其子的事情。我们在夜色深处的银灯下,达成一致,说尽我们的义务,给父亲养老送终。我甚至说,昱弟,上面的事,外面的事,孩子们将来前途的事,你操劳;家里的事,你不要管那么多,大多我来做主吧,我去处理。而且我已经打好了基础,私下里我尽了职责,故乡的村庄,血脉关系者,名望有能者,我都在结交,为了父亲的后事,甚至他终了后,会埋在什么地方,都有人承诺,即使他不能偷埋而埋没时,有被告发的可能,我也已经打好了关系,不至于有谁临了出现继续与他为敌的状况。试问还有什么职责没有尽到?以为我们会给谁谁争什么遗产吗?他们以为我们会为了那样的事劳神费心?可笑之极,可悲之极。阿,呸。

  三

  左手拿着《圣经》,含了旧约新约的定的,右手着长长的鞭绳,可以自跳和甩人的那种,有了牛皮包的长鞭。不是故意效仿,一手春风化雨,一手冬言威仪,确实要融灵圣一肉躯于统一的。但是昱弟说,这么好的时光,怎么去看这种书呢?看《易经》多好啊!已火的光,投在我们并行的身躯上。我分歧道:“《圣经》哪能不看呢”?他笑语到:“《易经》怎么能不看呢?《易经》厉害啊,西方怎么能比得上,其八卦那么神奇”。我解释道,也看过,就是大多忘了,看不懂,一一知半解吧,那种经典耐看。昱弟意识到分歧,就缓和了口气:“我送你个网评,就是原文”。此话飘在火热的旭光中,躁急的落在地上,灰尘溅起,映射出难以察觉的迷彩。

  迷彩在小区门口一直闪烁,到移动的钢铁门上。出了小区,我去锻炼,向北到帝豪广场,昱弟去吃早点,向南走胡同。我听到自己说,你走北边吧,从楼后大道往东,再南拐到解放路,一样到老白糊辣汤,路是一样远;南边胡同修路,太脏。如此歧路归一,我们共同向着首都的那个方向走去,落下了并肩的背影。

  晨练之后,他刚到小区门口,我喊了他一声,便负着汗湿的衬衫,一块儿上楼,说上午一块儿做些什么呢?按你的计划去做吧,等等。家里的孩子们已经起床,一个客厅,一个卧室,读书习字,相安无事,相处不惊,别无异象,而手足情深,在不同的观念左右下,是可以发展为巨大分歧的吧。作家余华感于此,写下了那并不著名却希奇真实的《现实一种》,那叙述的手足如彼,兄弟情义的反目成仇,那么天下的他人,他们又何以堪?

  2012年7月27日草

  2924年6月5日改

【审核人:雨祺】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Tags: 北京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陈草旭变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发布者资料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