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堕落的深渊

作者:毛新萍   发表于:
浏览:1次    字数:3214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52篇,  月稿:52

  警笛声声,由远及近,她一动不动地坐在护士台后面的椅子上,清楚这将意味着什么。

  “又来病人了。”旁边的一名刚来不久的护士嘟哝着。

  她没有搭理她,这明显与救护车“呜啦呜啦”的哭泣声不一样。

  她低下头,收拾着抽屉里的私人物品,一件一件,整理得井井有条,然后装进了塑料袋,鼓鼓囊囊的,就像阿四那颗冰冷的头颅。

  这时,三位民警从过道那头走了过来,她站了起来。

  丹丹杀人了,她离开后,医院里立即沸腾起来。

  丹丹,本名詹娜,和其他护士没什么两样,洁白、坚挺、两翼如飞燕的护士帽,宽松的白大褂,细腻的皮肤,姣好的面容,还有那双迷人的丹凤眼,所以她们叫她丹丹。

  丹丹生长在农村,家庭条件差,父亲是个酒鬼,酗酒后就耍酒疯,一耍酒疯就打人,每次看见压在胯下被抽打的妈妈,她就发誓要出人头地,将来把妈妈带到城里去生活。

  她恨男人,尤其是酗酒打老婆的男人。

  丹丹很争气,功课门门都是优,大学毕业后,她分到了县城的一家医院,每月也有五六千的收入,这已经很不错了。

  丹丹不想结婚,只想早点儿攒够了钱,在县城买一套房子,那样就可以和妈妈一起生活了。

  想在县城买套房谈何容易,就算她不吃不喝也得十年时间。看着身边的同事都买了房,她心里也着急,但着急也没有用,毕竟自己不是啃老族,而且她也没有啃老的资本,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七八年过去了,也有了近三十万的存款,这在同年人中已经是很优秀的了。

  丹丹确实长得漂亮,每次沐浴完,不知道是体香,还是沐浴露的味道,反正她自我感觉是很舒服的。看着镜子里赤裸裸的自己,没有任何的修饰,她也会情不自禁的为自己的惊艳而心动,1米65的身高,凹凸有致的身材,粉嘟嘟的瓜子脸,一双扑朔迷离的丹凤眼,蠢蠢欲动的樱桃小嘴里露出一排皓洁的牙齿,高挑的鼻梁上一副秀气的金丝眼镜儿,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典型的东方美女。

  凭她的的条件,要想找个有钱有势的男人,那是手到擒来的事,但她不想。从小就留下了阴影,她恨男人,每次有男人从她身边经过,那一双双色眯眯的眼睛,都令她恶心。

  她的性格有点孤僻,孤僻就容易自封,两点一线的生活,下班回到出租房,除了做饭打扫卫生,就是看手机。有一次,屏幕上弹出了一个游戏软件,她第一反应,这是个赌博网站,可是怎么也删不掉,几按几按的,竟然鬼使神差的进去了。

  既然已经进去了,在好奇心的怂恿下,她还是想试试,反正平台给了游戏币的,也不用自己掏钱。任何游戏,一旦上手了,就很容易上瘾的,丹丹也不例外。

  刚开始还能小赢,后来就开始输,充值,充值,再充值,越输越想捞回来,她心有不甘,一定要赢回来,这是她和妈妈的未来。

  赌徒只有一个结局,丹丹也不例外,银行卡上的钱很快就输完了,她便开始借债赌博,从此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如果不是阿四的出现,她的命运也许还会有所转机,但命运往往就是这样阴差阳错。

  一天,病房里收了一个男病人,他就是阿四,文质彬彬的,就是这个男人欺骗了她的感情,蹂躏了她的身体,将她彻底带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同时她也成了这个男人的噩梦。

  刚开始丹丹对他也没有好感,因为她骨子里还是很排斥男人的,脑海里总会闪现被男人压在身下时被欺凌的龌龊与肮脏。但阿四伪装得很好,从没有像其他男人那样色眯眯地看她,甚至连偶尔一不小心对视的眼神,他还假装羞怯地回避,每次换完药还会礼貌的说声谢谢。渐渐地她对他有了些许的好感,甚至还想过谈婚论嫁,尤其是在她赌场失意的时候,也算有个依靠,但这也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她都觉得自己好笑,居然有这样的念头。

  那天她去给他最后一次换药。阿四说下班了想请她吃个便饭,以示感谢。

  她居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嗯,脸一下子就红了,就像一朵盛开的玫瑰,说实话,她还真有些舍不得他离开。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阿四隔三差五的就给他发信息打电话,在他甜言蜜语的糖衣炮弹下,很快她就招架不住了。

  半年后,她躺在了他的怀里。

  他紧紧地搂住她柔软的腰肢,仿佛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这是她第一次躺在男人的怀里,她紧张地闭上眼,迎合着他的嘴唇,刹那间,她完全融化了,就像一条小溪,静静地流淌……她没有被压在身下的那种屈辱,全身反倒涌动着幸福和甜蜜。她穿好粉红色的睡衣,将火辣辣的脸庞轻轻地靠在他毛茸茸的胸膛上,仿佛这就是她的水草天堂。

  “哥,给你说件事。”她突然抬起头来。

  “嗯。”也许是太累了,他没有睁眼。

  她抚摸着他湿漉漉的头发,“我想,想借点钱。”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太冒昧了,赶忙强调道“是借”。

  “多少?”他微微张开了一只眼。

  “3万。”

  “嗯,什么时候要?”

  “明天。”

  “好的。”

  既然身子就给他了,也就是他的人了,于是便把网络上赌博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她只想翻盘,只想赢回本钱,就和这个男人结婚,然后接来苦命的妈妈,好好过日子。

  现实是残酷的,和所有的赌徒一样,丹丹依然没有翻盘,不到半个月,又输完了。没有办法,只能又给阿四借。现在,她越来越看不起自己了,虽然这期间她知道阿四已经结婚了,但她却已经离不开他了,每一次完事之后就是借钱,仿佛就是在出卖肉体。

  有一回,丹丹又打电话给阿四借钱,阿四告诉她没有了,他也只能给他的朋友借。于是阿四把他朋友带到她的出租房,她做了一桌菜,生怕得罪了阿四和他的朋友。结果趁着她喝醉了,他让他的朋友把她睡了,虽然她极力反抗,但终归不是两个男人的对手。

  她恨他,但又离不开他,在接下来两年时间里,她就成他的发泄工具。

  两年后,噩梦开始了。

  草草完事后,阿四告诉她,自己生意不景气,需要资金周转。她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她去哪里找50万呀。

  她冷冰冰地说:“没有”。

  他说:“没有也行,有一个办法,但关键是看她愿不愿意去做。”

  她说:“说说看。

  他说:“只要陪他的一个大客户睡一个月。”

  “滚,你他妈就是个混蛋!”她气急败坏地吼道。

  “如果你不还钱,我就去医院讲我们的事。”阿四露出了丑恶的面目。

  “别,给我两天时间考虑一下。”她怕失去这份工作,更怕在医院里身败名裂。

  他悻悻而去。

  这两年多来,她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和身体,尤其是想到他的他,还有即将到来的一个月的屈辱,更是气得咬牙切齿,杀他的心都有了。

  对,把他杀了,一了百了,世上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她突然冒出了这个可怕的念头,善恶就在一念之间。

  第二天,她就去药店买了些麻醉药,待一切准备就绪后。她给他打电话说,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她答应陪睡。

  阿四命中注定就是这样的结局。想到这么漂亮的女人马上就要给别人睡了,还是有心不甘。于是告诉她,说在一起两年多了,还是想好聚好散,今晚他买些酒菜过来。

  丹丹知道男人就是为了那点东西,这一切正合她的心意,便爽快地答应了。

  丹丹不想和这个龌龊的男人再行苟合之事,但为了不让他产生怀疑,还是硬着头皮应付了。一番云雨之后,她拢了拢秀发,下了床,一边系睡衣的腰带,一边说喝一杯吧,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他依然闭着眼睛,就像第一次的时候一样,嗯了一声。说实话,他还真舍不得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但现在真的没办法。

  喝了一杯酒,有点困,他也没有介意,以为是太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她拿出早已准备就好的绳子,将他的双手从后背捆住,又紧紧地捆住了他的双腿,再去冰箱里取来了保鲜袋,套在了他的头上,然后迅速地用黑胶带死死地缠在了他的脖子上……

  能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阿四,走完了他的一生。

  她害怕了,毕竟这是人,不是畜牲。

  对,他就是畜牲,他罪有应得,他毁了自己,他该死。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她硬是将他的尸体剁成了2000多块碎片,然后一点点的放在马桶里冲走了,她彻底解脱了。

【审核人:凌木千雪】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Tags: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毛新萍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发布者资料

    热门文章

    短篇小说

    查看更多短篇小说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