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散文

老瀛山的牧羊人家 ——“仲夏乡村行”之一

作者:南山采菊   发表于:
浏览:1071次    字数:2185  电脑原创
级别: 文学探花  总稿:16篇,  月稿:0篇

  老瀛山的牧羊人家

  ——“仲夏乡村行”之一

  白云观是綦江老瀛山的一大景点。爬上千余米的白云观,再沿着山道拐几个弯,穿过几个崖口,在一个凹字型的山洼里,还藏有一处并不为人注意的“景点”——一户独处山林的牧羊人家。说它是“景点”,有点言过其词,用乡里话来说,它充其量不过是山林深处的一个破败的“么店子”——从白云观到山林的过路人,和那些到水库休闲的游人,大都会在这里歇一脚。说它是“景点”,也名副其实,别看它破败不堪,却是一座承载了百年沧桑的“老屋”。它由一字型排列的几大间房屋组成,或许翻修已久,房外的土墙多已开裂,但本土的“丹霞红”仍依稀泛光;房屋内外厚重的木架结构早被磨损或已腐朽,但承重的柱头依旧牢固坚实,甚而连木质的纹理都清晰可辨;原先建屋的精工细活,早被时间吞噬,但细看门槛窗栏,还隐约见出。踏进堂屋,黢黑一片,仅有一扇三尺见方的小窗,从楼梯旁射进柔弱的光线;沿着楼梯爬上二楼,室内杂乱不堪,惟有屋顶那匹亮瓦阳光倾泻,给斑驳陆离的陋室带来了活力。仔细聆听,老屋的一米阳光,朽木残垣,碎瓦土渣,无不在絮絮述说它过往的故事……

  我第一次造访老屋,巧遇主人家的二伯从几里外来此,正与主人拉家常。寒暄之中,得知老屋的历史,但我只匆匆而过,对它并不在意。因为我是为这老屋中的“天使”——牧羊人家可爱的幼女而来,却扑了空。于是与主人约定次日在山坡放羊时相见。而后接连几天的大雨又使人不能如愿。在我临别老瀛山前一天,终于与他约定时间。于是翻上越岭,再访牧羊人家。可兴致甚高的我,临到家门却信心不足。坐在家门口满脸泪痕的小天使,正和老爸怄气。原来她不见了每日寸步不离的母亲。在这方圆几里无人家的孤独山林中,孤独的牧羊人家的孤独的小女孩,她会在我的镜头中无拘无束地再现童稚和可爱吗?尽管我兄弟多次提及与他们山坡牧羊偶遇时,眼见小姑娘是如何天真、可爱,可眼下我却半信半疑。但就在她母亲出现的那一刻,小天使破涕为笑,其情感转化之快,是我没想到的;在与我们相处的短短时间,她情感的丰富和细腻,性格的开朗、活泼,也是我没想到;更没想到,常年独居山坳,几乎没有童年玩伴的她,在我的镜头前,竟是如此开放自如,表情颇丰,悟性甚高;可一听到母亲在厨房呼唤,她又变成一个地道的山里娃,一阵风似的跑到菜地去摘海椒;而后一上饭桌,她又顽皮再现,孩子气地在菜盘东挑西拣,但吃饭绝对自力更生,三下两刨便完成了任务。瞧她如此这般的模样,哪里还有半点孤独伤心的影子?只是忙坏了我,楼上楼下,房前屋内,菜地门槛,直围着她团团转,不停寻找机位,不停摁动快门……小小牧羊女的千姿百态便留在了镜头中。不觉到了晌午时分,女主人热情邀请我们共进午餐。一阵忙碌,仅两三袋烟的功夫饭菜弄妥。拉开黢黑堂屋的点灯,桌上摆满了四菜一汤:拌黄瓜、拌茄子、藤藤菜、青椒炒肉丝、清水煮南瓜……说不上丰盛,但绝对可口,甚而可以说色香味俱全。这般厨艺,在乡村农家的饭桌上还委实不多见。一问才知道,原来女主人到城市餐馆打工多年,早已练就一手好厨艺。在我们啧啧的赞誉声中,先前那位矜持的女主人变得心直口快:“我要是开个农家乐,方圆十几里没有人比得过我。”我问:“为何不开一个?”女主人瞟了一眼当家的,说:“还不是为了他那些黑山羊。”原来已是壮年的男主人,经历更丰富,年青时就到城市打工,干过建筑工,也当过押运员跑汽车销售。南下福建打工时,眼见黑山羊市价昂贵,销量紧俏,便毅然弃工返乡牧羊。现养黑山羊百来头,每头市价一千多元。而今他已与几户养殖黑山羊的人家,在白云镇成立了一家“黑山羊养殖销售股份有限公司”,销量极好。更让我意外的是,这位“牧羊专业户”还与艺术结缘——早年他拜师学了石雕,手艺不错,直到而今他还不忘忙中偷闲,时时涂抹几笔;这基因又传给了大女儿,今年她刚考上南昌某大学美术学院……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小天使的悟性、活泼,并非全无来由;那放在门口凳子上的本子,满是稚气的涂鸦,或许正是孩子伴着朝阳和日落,聆听鸟鸣和清风的梦境。这时我才真正走进了这所不起眼的“老屋”,原来独处山坳里的这户人家并不孤独,劳作与艺术已将他们的家园变成了现实版的“桃花源”。它远离喧嚣,却在忙于生计中并不止步于现实需求,又与城市文明紧密相连,以勤劳和智慧续写着“老屋”的新篇。破败老屋黢黑堂屋里的电冰箱,楼上陋室里的电视机,厨房的电饭煲乡,煮饭炒菜使用的沼气,每日爬山赶羊的辛劳,与主人无意提到的在山下石角镇已装修完毕的新居,还有正在大学学美术的大女儿,和眼前孤独而活泼的小天使……一切的一切都诠释了主人劳作养性的那份安然和宁静。

  午后两点过,该是他们出发放羊的时候了。全家三口换好装备,一起上阵。羊圈一打开,呼啦啦一片,百来头黑山羊前呼后拥,沿着山道列队前行,父母压阵,女儿一旁穿行,好不威风、活泼。只见小天使时而扬起小竹竿,稚嫩的吆喝声像银铃般回响山间;时而又在狭窄的山道上风一样飞奔,身着的红衣像一团亮光,在绿色的山林中闪烁跳跃。我和兄弟紧紧尾随而不及,不一会便不见了牧羊人家的踪影,只得隔山呼唤,闻声道别。

  再回头望去,那座孤独的“老屋”早已隐于山中,而牧羊人家的生活才刚刚翻开现代版的第一篇。

  (要特别提及的是,在这里拍摄的牧家小女孩《光下对眸》,次年我参加“第十八届全国艺术摄影大赛”,获得优秀奖。感谢山里的牧羊人家。)

  2015年9月1日

【审核人:雨祺】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Tags: 老瀛山 散文 乡村 仲夏乡 —— 人家 牧羊人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南山采菊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叙事散文

    查看更多叙事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