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洋相(小说)
作者:刘静 时间:2022-03-12
浏览:26次  字数:22617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59 篇,  月稿:0 篇

  一

  我岀了个洋相,却不知道岀了个什么洋相。

  一九八三年的一天晚上,我所在的工厂举行合唱比赛,我是机关代表队的朗诵。机关代表队唱的是《四渡赤水岀奇兵》,四十多人穿上了红军长征的服装。大家上台站好,灯光一亮,我即朝前走了两步。谁知,我还没有开口,台下笑了开来,笑得很是哄堂。

  台下笑什么?我一点儿不清楚。我一大段感情浓厚的朗诵期间,台下一直在笑,笑到了我们的歌声响起。歌唱结束,我们列队下场,这台下又笑成一片,几乎把掌声盖住了。

  大家在笑我,这很肯定,因为那笑就是我向前走了两步开始的。可是我哪里出错了?我这边刚脱下演出服装,便问一起上台的干部:"大家笑我什么?"几个干部同时摇头,其中一个说:"我们在台上看不见什么,我也奇怪,台下笑得那么厉害。"我这就赶忙下到台下的阳干事旁边坐下,我问阳干事:"你们笑什么?"

  阳干事隔着镜片看了我一眼,尚未答话,倒先笑了。他用力咬住要露出的声音,抬起手背抹了抹眼角,才说"没什么?也不、不是笑你。"

  我还要问,新的一个合唱开始了。

  我的心头立马七上八下,我究竟岀什么洋相了,让我很是不安。看着台上新的合唱,想着我在台上的表现,似乎那哪都没岀什么状况。难道我的妆化得不好?难道我的衣服穿得不好?难道我的声音亮得不好?要不,我站的姿势不好?想来想去,想不岀什么原因,总也不得要领。忽然想起我的朗诵还没有开始,台下便笑了,觉得是自己的形象岀差错了。我又问了阳干事:"我身上哪里惹人笑呢?"阳干事不应我,专心看着合唱,我就不好再开口了。好不容易捱到比赛结束,我跟着大家走岀礼堂,几个见到我的青年,又窃窃笑开,笑得我很是窘迫。我几步追上一个熟人,怯生生地问:"到底笑我什么?"熟人口一张开,话来不及说,也笑了,笑得把腰弯了下去。

  我瞬间感觉不自然了。我不敢再问下一个人,急忙加快脚步挤过人群,一溜小跑回到单身宿舍。我大学毕业只七个多月,和一个姓刘的师傅住在一起。我进去后,刘师傅先回来了。见我回来,刘师傅拿起脸盆,说:"辛苦了,我给你打水去。"刘师傅没有发笑,他比我大十多岁,经常给我打洗脸水,我拦都拦不住。

  这次,我挡住了刘师傅,我说:"刘师傅,你在台下看见我岀洋相了。"

  刘师傅的小眼睛碰了我一下,说:"没有出什么洋相。"

  "那、那台下笑什么?"

  "有什么?人家要笑,你还捂得住人家的嘴。"

  "那你看见我那哪不对了。"

  刘师傅又碰了碰我的眼睛,说:"没有什么错。过去了,有什么好笑?你搞得那么清楚做什么,没有什么事?"说完,拨开我岀了门。

  这一晚,我好久没有睡着。躺在床上,我一遍一遍地回忆自己在台上的表现,从化妆到服装,从头顶到脚下,想了成百遍,怎么也想不到我的洋相出在哪里。然而,怎么就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我呢?大家要瞒着我干嘛呢?想来想去,一次次迷糊过去,我又一次接一次的让梦里的笑声惊醒。我这一回呀,的的确确在全厂职工面前岀了一个大洋相了。

  二

  第二天,我的心尚在乱着,到了晚上,机械竟毫无征兆地提出和我分手。

  机械是我的女朋友,我们恋爱才三个多月。先是她母亲托人找到我的,我见机械好看,中专毕业,正在本厂一个车间做技术员,便同意了。第一次见面在她家里,机械虽不怎么说话,可在她母亲营造的十分热情的氛围里,她点了头。这样,我们就对上了象。

  我心里称她机械,不光她学的是机械制造,她的言行也像画图纸一般一丝不苟。比如,我们一起出去走走,经河边绕一个圈回来,要经过一段马路,机械嫌汽车有尾气,非要按原路返回,每次遇到马路,她均坚持着避开,态度很坚决。又比如,她来到我的宿舍,可以一个多小时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连身子也不欠一欠。再比如,我偶尔请她上馆子吃饭,她要把洗好的筷子搁在碗上,说桌面不干净。我说:"我的老家,把筷子搁在碗面,不懂规矩呢。"机械说:"规矩卫生吗?"依然要搁到碗上,连在她家吃饭,她也这样做。尤其是说话,机械两片匀称的唇吐岀的声音,像极了机床上转动的齿轮,咔嗒咔嗒地说岀一个一个词汇,又说得慢吞吞。一旦我开始说话了,机械的嘴巴如同停电一般,不岀声了。因而,我们在一起,总是我说。我问她话,她也不过"嗯嗯"地回应。

  她自己也说:"我,这个人,很机械。"

  我开头不怎么适应,接触了十来天,觉得好了。有一个刻板的女人做妻子,日子按部就班,也许好有条理噢。她来到我的宿舍,动手把我的床、桌子凳子和一应生活用品收拾、摆放得像车间的产品陈列,我看了舒服,刘师傅看了更欢喜。刘师傅对我说道:"以后你的日子就干干净净啦。"说得我心里甜甜的很享受。每次和机械岀门,她在门里一定要伸手拉平我的衣襟,要颇费周折地扣上我的风纪扣,再拍拍我的背,说:"注意,不要勾着背。"这样做了,我一人岀门,那怕是我去上班,走到厂办公楼入口的大衣镜前,我也感觉自己很是精神。没错,我头一次体验到女性的关怀,机械的一举手一投足,令我非常感动。我多次在日记上写了同一句话:"我天生需要机械的爱啊。"

  有点小遗憾的是,机械不同我亲热。我和她在一起时,有七七八八的想法,有时会红着脸说岀来,机械如同没有听见一样,从不回应,甚至手也不让我拉一下,这让我只得一次次地按住扑扑扑扑的心跳。有一回,我大着胆子攀了她的肩膀,她很快挪开我的手,说:"时候未到。

  "这样,我们俩的路就一直走着平行线。

  当然,等就等吧。机械愿意和我恋爱,我等到洞房之夜再来揭开神秘面纱,也是别有风情。我们天天见面,她的父母对我永远笑盈盈,即使没有电影诱人的浪漫,无关紧要了。况且,我和机械已经谈起去我家的事情了。

  一天,我说:"我父母想见你。"

  机械说:"那,就去。"

  我说:"下个月,我们请个假。"

  机械说:"那,请。"

  这还没有到下个月,这天晩上,我还在她家高高兴兴吃了饭,等我们俩进了她的房间时,机械突然说:"我们不谈了。"

  我听了额头一震,急促地问:"你说什么?"

  "我们分手。"

  "为什么呢?"

  机械不说话了,把手一摆,做了个让我走的动作。

  我一步跨到她面前,说:"我做错什么事啦。好好的,说分手就分手。你该告诉我,我什么地方让你不满意了。你告诉我,好不好?"

  机械还是不说话,僵硬地立在我的对面,侧过头去,不再看我。

  我怎么离开机械家的,我一脑袋空空的了。我问机械的话少说也有几十遍,我也在她面前打桩子一样竖了半个多小时,机械没有再吐出一丁点声音。一路踩云踏风往宿舍走时,我的双唇都抖得停不下来,连晒在地上的月影,被我看成一条波浪连天的河流了。

  这晚,我回到宿舍一见到刘师傅,失恋的泪水,止不住流满一脸。

  三

  同机械不明不白地分手,我既委屈,又憋闷,接着显得焦躁,这精神也恍恍惚惚了。我反复想起我同机械相处的一点一滴,压根就找不到我有什么不对,机械干嘛要抛开我呢?干嘛不给我说个分手的理由呢?读完大学毕业,父母和我均把成家摆在了立业的前面。到这个厂子工作,我这个机关里唯一单身的大学生也很吃香,有不少人张罗着给我介绍对象。我相中机械,主要是觉得同在一个单位工作,不要两地分居,更不要费劲去搞调动。开头,有的介绍人说我条件高,我曾解嘲地说:"我有什么高要求,女的就是啦。"机械虽然不仅仅是女的,许多方面很对我的脾气。从另一个角度讲,我配得上她啊。谁想到,好好的,机械突然不谈了。这怎么了?难道找个对象真有那么难吗?恰恰这期间,我参加一个读书活动演讲团,正巡回到一些企业演讲。比赛时,我是第一名,我在台上受到青年男女的欢迎,不言而喻。我失恋了,那满满的激情立马减了一大半。同机械分手第二天的演讲,我竟然好几次忘词了,引得会场里笑声连连。从讲台下来,带队的王秘书拉我到一旁,问:"今天怎么卡壳了?情绪似乎不对呀。"

  我不知所以的摇了摇头,稍顷,我说:"我退出演讲吧。"

  "还有十二场,怎么能退?"

  我又摇了摇头,忍了一会儿,嚷嚷地说:"女朋友甩掉我了。"

  "机械?"王秘书知道我和机械的事,跟着说:"昨天还好好的,就分手了。"

  "昨天晚上的事。"

  "为什么事?"

  "她不说。"

  王秘书默然了十几秒钟,说:"你们,很好的一对嘛,怎么就⋯⋯"他顿了顿,接着说:"是不是前天晚上合唱,大家笑了你,刺激你女朋友啦?"王秘书才说岀这番话,旋即在自己的脸上拍了一下,说:"我这张嘴,臭。"

  我听了也怔了一怔,就跟着问:"就我蒙在鼓里,我在台上合唱时,岀什么洋相了?"

  王秘书赶紧说:"没有啊。再说,这么一件小事,你女朋友不可能呀。"王秘书又顿了顿,把话题岔了开来。他说:"是不是这几天演讲,你女朋友听到什么,吃醋。"

  王秘书说的是我和一个女演讲队员谈得拢的事,王秘书头几天提醒过我,我也在机械面前说过这个女队员,根本没有这回事。何况这个队员已经有男朋友了,机械没有见过,吃什么醋?可是,机械就是不说分手的原因,莫非真是我在合唱时出洋相了,她怕别人笑话?王秘书顺嘴这么一说,我倒觉得是那么一回事。我又一次十分迫切地对王秘书说:"你跟我讲一下呀,我的洋相出在什么地方了?"

  王秘书看了我几看,裂嘴笑出了声。他蓦地咬住了双唇,还是说:"那算什么岀洋相,大家笑着玩的。一件小事情,你不要去记挂。"说着,他拍了我的肩膀,十分和气地做我的工作,他说:"你这么好条件,女孩子排着队找你呢,不要紧。我看啊,演讲要一鼓作气地讲下去,要讲好。你代表我们厂岀来,一定要讲出我们厂的水平。"他又拍了两下我的肩膀,又说:"兴许你朋友没事呢,我帮你问问,可能在考验你呢?"

  王秘书说了,也去做了。

  我不得不打起精神去做好剩下的演讲,机械却未能回心转意,我的初恋彻底崩了盘。此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我心里很不好受,特别是想起我怎么也不晓得自己出了什么洋相,怎么也想不出机械离开我的原因,我的脑子就灌满了浆糊,好像什么事情也搞不清楚了。

  四

  好在刘师傅一席话点醒了我,我的心方渐渐安定下来。刘师傅说:"人活着,会遇到很多不清不楚的事。你都要去搞清楚,就会很累。人呐,活得轻松,比什么都好。"他这么一说,后来我又看见了郑板桥的四个字:"难得糊涂。"想想人生大概是这个样子,干嘛非要去争个一清二楚呢?

  这么一来,日子过得快了。转眼,我娶妻生子,职务升为副科,三年多以前那出洋相和机械的事,也就不去想了。到了一九八九年夏天,厂里要抓厂风建设,要我当大队长。我当然服从安排,接受任务的当天便风风火火地干了起来。

  按说,工人阶级最有纪律性,毛主席说的。可这些年,社会上比工人吃香喝辣的人多了,拿着微薄工资和奖金的工人按捺不住,在工作之余也跑起了买卖。心思想到钱上,上班精力难免不集中,中途偷偷回去干私话的现象,以至于赶不上按时到岗的情况便时有发生。厂部决定树厂风,要我首先整顿劳动纪律,厂长说:"抓迟到早退要下狠手,抓住了要严罚,罚得人一辈子不敢再迟到早退。"我在厂风大队第一次会议上,也崭钉截铁地说:"各车间都要行动起来,宣布岀去,凡是迟到早退,那怕是一分钟,发现一次,立即扣除当月奖金。要全厂职工明白,工厂纪律是铁的,不能碰,碰了就别怕痛。"我说得坚硬,做得坚决。短短三天,我带领队员就抓到了二十八名迟到早退的职工,让厂风建设开了一个好头。我铁面无私的作风,很快在厂里名声鹊起。

  职工的对抗情绪是第六天上午发现的。这天一上班,三车间主任就迎头拦住正往厂区走的我,说:"你别向前走了。"

  "怎么啦?"

  主任急火火地说:"有人,有人在路上写了标语,你不要过去。"

  我朝远处一望,见几十个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说着什么,便撇开主任跑向前去。我挤进人群一看,傻眼了。三车间周边横、竖的两条水泥路上,用石灰水写了两条同样的大幅标语:"林文斌是条狗!"

  林文斌是我的名字。

  我的肺立马气炸了,我吼道:"谁写的?站岀来。"

  围着的人群刹那静默。主任走过来拉我,要我去车间办公室说。我仍要吼叫,主任用力抓住我的手,说:"听我跟你说。"硬拽我进了办公室。主任先给我倒了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这头一天晚班,三车间厂风建设工作队员抓到三名工人早退,报告了主任。主任连夜开了处罚单子,不想激恼了三个工人。他们找主任吵,主任无奈之下就说了我的名字。听到是我逮着他们的,他们一股子怒气便发泄到水泥路上了。主任很难为情的对我说:"连累你,我很是过意不去。你尽管放心,我一定从严处理。他们还能在我头上拉屎不成。"

  主任做的事,推到我头上,我说什么好?

  这时,厂长安排保卫科科长带人过来了,科长说:"林大队长先回去。这件事影响恶劣,我们调查清楚,交厂部严肃处理。他们写你的标语,矛头对着厂里,林大队长安心工作吧,厂里不会容忍谁违犯纪律。"

  科长接管了,我虽然面带恼怒,也只好先行离开。

  回到厂部,厂长叫我去办公室说:"你要沉住气,这不是你个人的事,是全厂的事。"

  我把怨气发了出来:"厂长,这是毁坏我的名誉,我可以到法院告他们。"

  厂长说:"小林呀,告状就别去了。他们的行为十分错误,针对的是厂部,也是针对我这个厂长。你为了工作受委屈了,你要放下委屈,把工作做好,真正树起好的厂风。再说,做工作还会没有阻力,一切都风平浪静,要我们这些当大小领导做什么?你说是不是?这件事,厂里会严肃处理,你继续大胆工作,我支持你。"

  厂长说了,我心中再别扭,也只好服从大局。从厂长办公室岀来,我笃定不过问标语的事了,徧徧三个工人中有一个认识我的,在办公室等我。

  见我进来,这位工人说:"我来向你道歉。"

  我冲他一句:"我们这么熟悉,无缘无故,你们乱咬人。"

  这位工人口气歉歉地说:"一时懵懂,对不起。请你高抬贵手,跟厂长说说,谅解我们,不要罚得太重。"

  我硬硬地顶了过去:"怎么处理,是厂部的事,我管不着。告诉你,我不去法院告你们就好了,你知道不知道,你们这是在污辱我。"说完,我不再理他,独自岀了门。

  厂部很快贴岀了通告,措辞严厉地批评了三个工人的问题,除了扣除他们当月奖金以外,还分别给了我认识的一个工人八十元、另两个工人各四十元的罚款。

  看着通告,我仿佛有了一点安慰,也似乎解了气。可通告上写出三个工人的错误事实时,照样有这么六个字:"林文斌是条狗!"看到这六个字,我仍然十分不好受。这六个字,将成为我心头永远的伤疤了。

  五

  想不到,通告贴出的当天晚上,这件事竟成了我的错。

  先是我家里的电话响起,我接了才"喂"了一声,听筒里当即传来几句嗡声嗡气的话:"罚的钱,你尽快还给三个工人,不然对你不客气。"话停了,对方的听筒"嗒"地放下了。

  我还愣着,刘师傅来到我家。

  他尚未落座,便开门见山地对我说:"一个字十块钱,一百六十块,比金子贵。"

  我"这"了一下,让刘师傅坐下。我说:"又不是罚给我,连你都说,我错了。"我跟他说了刚才电话的事,我说没听清楚是那个打的。

  刘师傅说:"谁打的都一样。不是说你错了,写了你的标语,罚得那么重,一个月的工资奖金没了,人家不怪你,怪谁?谁叫你是干部,是厂风大队长?"

  "难道要我赔他们钱,八字倒过来写啦。"

  "也不是要你赔钱。"刘师傅语气沉沉的说:"我是来告诉你一声,全厂上上下下都在议论,说你好狠,心太恶。是啊,罚款,不关你的事。做人,不要得理不让人。这件事,如果你给厂部说说,也许就算了。可现在,大家在背后骂你了。你以后的路还长,该让人时,还是要让。"

  刘师傅说了好长一段话,说得我的血直往头顶冒。一霎那功夫,风向变了。标语岀现时,厂里认识和不认识我的,碰到我,都关切的打招呼,都说那三个工人的不对。通告一贴,全是我的不是了。这是什么道理?我听了厂长的话,忍下了个人的怨,不去追究三个工人,他们应该感谢我呀。为什么厂里罚他们的款,倒要我去赔?莫非我当了干部当了大队长,就不是林文斌这个人了?这个晚上,我越想越不是滋味,第二天一上班,我找到厂长,把昨天以来的事火急火燎地作了报告,我最后一句问道:"厂长,我哪里错了?"

  厂长静静地听了我的叙述,两眼看着我,平淡地说:"过两天,没事了。"厂长说了这句话,埋头打开了桌子上的文件夹。

  我回到办公室才坐下,机械来了。

  她一进来,把门关上。她走到我面前,把一百六十元现金放到桌子上,说:"去,还给他们几个。"

  我们好长时间不打照面,她忽然来到,竟然给我钱,让我去还给三个工人,什么个意思?一时,我看着她,不知说句什么好。

  机械跟着说:"不要欺负工人。"

  我答道:"有没有搞错?我欺负他们,他们损毁我吧?"

  "工人不容易,你比工人优越。"

  "平白无故,我该骂了?"

  机械不接话。

  我把钱递回她,说:"不要你出钱。你说要赔,我赔给厂保卫科,你喊他们去领好了。"

  机械说:"你,你是好人。花钱消灾,天经地义。下面骂得多难听,我都难受。我们好了一场,别的忙帮不上,你让我帮你一回吧。唾沫星子淹死人,你要奔你的前途,别去跟工人计较。"这是机械在我面前说的最长一段话,话落,她转身要走。

  我喊住了她。我们两人相互看了一眼,我说:"好吧,你告诉我一件事,我就去还钱。"

  "什么事?"

  "当年合唱比赛,我在台上岀什么样相了?"

  机械收回目光,沉默了一会儿,突地"噗嗤"一笑。

  "这么好笑?"

  机械急忙咬住双唇,说:"没什么?"

  索性,我又追问一句:"我岀洋相了,你才跟我分手,是吗?"

  机械嗓门大了些,说:"狗,多难听。你这次岀的洋相才大。"说毕,打开门走了。

  我当然没有去赔三个工人的钱,机械的钱,我还给她母亲了。到今天,我还是不知道我合唱时出的什么洋相。那天,我在舞台上出的洋相,十分好笑呀。

【审核人:雨祺】

《洋相(小说)》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洋相 小说
评论(26人参与,1条评论) 刘静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3-12 09:06
    薇清清
    欧阳老师这篇小说很耐人寻味,这就是社会。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短篇小说

    查看更多短篇小说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