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胡金萍:遇见
作者:林小宁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1675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70篇,  月稿:56篇

  许多年后,在大街上偶遇麻花辫的女生,我都会回想起那年中考结束以后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最后一门考试终于结束了,铃响以后,考生们陆续走出考场。气温不像中午那样燥热,风也变得柔和了很多。考生们有很多和小伙伴窃窃私语,我独自默默走在人群里,心里就像揣着一只小兔,七上八下的。走在前面一个女生,穿着和我一样的白底淡蓝色碎花的衬衫,而且也一样洗得快发白了。她的头发编成两条麻花辫,乌黑油亮,辫稍系着淡紫色的头绳。麻花辫一甩一甩,不停画着“Z”字。她突然放慢了脚步,回头望了一下沉默不语的我,浅浅一笑:

  “考完了呀!”

  “嗯,考完了。”

  她又笑了,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细眯眯的眼弯成了一条缝。眼神里有考完以后的如释重负,也有不安和期待。我们彼此达成了默契,谁都没有先开口对答案,就这样两个人一直静静地一直走完了这一段路,直到挥手说再见。

  结婚那天,整个人像木偶似的,被伴娘弄得团团转。终于到婚纱店化妆的环节了。婚纱店里也是一片热闹。两大排化妆镜前,齐刷刷地坐着今天要举行婚礼的新娘。在我的斜对面,一位和我们年龄相仿的女化妆师,妆容精致。而她面前的新娘却只略施粉黛。化妆师在新娘鬓角别上了一朵百合,她几分钟都没说话,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新娘。化妆师的手在新娘如瀑的长发穿过,悄悄在新娘耳边说了一句话,新娘的眼里闪过一丝羞涩。我的化妆师说:“新娘子,你老把头偏向那边干嘛?”她帮我带假睫毛。我偏着头,她两次都没带上。我对我的化妆师和伴娘说:

  “你们看—那位新娘!”

  我的化妆师说:

  “哦,那是某某医院的护士。”

  “我们是同行。”

  “她不用化妆的。”我的化妆师说。顿了顿,她又说:“你也漂亮啊!”

  她让我各种配合,微张嘴涂口红,微眯眼画眼线,我都不知道斜对面的新娘什么时候离开的。只是多少年来,不管在生活中还是在各种影视剧里,我再也没看到那么美的新娘了。

  和燕的相遇是因为女儿上大学。燕是香港大学青莲台宿舍的宿管,来港前是一名会计师,因为丈夫在香港,她辞去工作和丈夫在一起。

  燕和我谈她老爸,她丈夫,谈得最多的是她儿子。她把手斜插在口袋里,转过头来,抿嘴朝你一笑的样子,像极了一张照片里的林青霞。她说话细声慢语,而我是外科护士,快人快语。她只要一开口,我就静了下来,在那样特别热的天气里,她细慢柔软的话语,我感觉吃了一只爽爽的冰淇淋。我开玩笑说:

  “你唱歌一定好听,像邓丽君一样好听!”

  回来后我和燕在有些节假日会相互问候。我经常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说:“我女儿有礼貌吗?”她每次都笑着说:“有礼貌,很有礼貌的!”女儿去美国留学前,燕说你来参加孩子毕业典礼,我们一起聚聚,后来因疫情未能如愿。

  几年来,我对燕有一种莫名的想念。燕当然不知道,我也觉得不足为外人道也。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志愿者,因为她的额头和鼻梁像极了我的姨妈,我立即喜欢上了她,几番聊天,我把她当成了树洞,非常想说点什么。我说我很奇怪,我这个年纪了,为什么会这样?当然燕的尽职尽责,细心周到,这对一个孩子远行的母亲是多么的欣慰和欢喜。而我的老家鱼米之乡,美女比比皆是。在几十年的岁月里,我见过各种各样的女性。我就理解为:年少时内心深深喜欢过的人,比如林青霞,比如邓丽君。当然,燕没有青霞那样的绝色,也不一定有邓丽君那样美妙的歌喉,而那个形不似而神很似的人,突然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地站在你面前,眼睛竟然湿润了。只是这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志愿者姐姐沉默了半天,说了一句话:也许你们过去生里有所交集,今生又相逢了。燕和我,也许今生不复再相见,但我还是一下子释然了。

  在图书城自习室,我连续几天见到一个老太太,估计有八十岁左右。她每次都是装一小车书,背很驼,推车的时候,腰基本上快弓成九十度。每走一步,满头银丝都在起舞。这样优雅的老去真是一种福报啊!

  人生中春夏秋冬有各种各样的遇见。每一次遇见该需要多大的缘份。在光阴的长廊里,不知在哪一生哪一世我们就已相见相识,而此生又重逢,这是多么美丽的话语!世界美好,人间值得!

【审核人:雨祺】

《胡金萍:遇见》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胡金萍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林小宁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