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

【晓荷•烟火】征 途(小说)

作者:怀念童心   发表于:
浏览:17次    字数:5123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38889篇,  月稿:0

  第一章

  从县法院办公室主任的岗位上退下来,善仁举真有点无所适从了,原来吃喝惯了,享受惯了的他,随着退休,居然几个月没人理睬他了。

  在位的时候,门庭若市,饭局、歌厅排得满满的,要是帮人办成了事,当然还有额外的好处啦。圈里人都知道,善主任酒量好,歌唱得好,每次去歌厅,总要叫上两个小姐,当然是谁请客谁买单啦。

  圈里人有饭局,都愿意叫上善主任,因为善主任能喝会唱,喝到酣处,总能谈谈玩女人的心得体会,总能让宴请掀起一个高潮。如果没有善主任到场,这气氛总显得有点单调。再说,按善仁举的职务,虽不能拍板定调,但托人办事,敲敲边鼓的本事还是有的。

  知情人透露,别看善主任每次都有两个小姐作陪,其实,一个是他的老情人,一个才是歌厅里的坐台小姐。说是老情人,其实一点也不老,也就二十七八岁的年纪,那个女人不到二十岁就跟他了,圈里人习惯称呼她二嫂子。二嫂子那里,当然是夜夜温柔乡;坐台小姐嘛,当然是图个新鲜。每次去歌厅的时候都叫了来,由请客的人帮着付小费,不光玩得尽兴,那包二奶的费用,也算是有着落了哇。

  真是气死人,刚退休就窝在家里没人理睬,落差也太大了啊。现在的人还真现实,没有权就真的不是人了哇;没人送礼,没有饭局,去不了歌厅,这包二奶的费用没了着落,老情人小翠那里也就不能常去了哇。去小翠那里,当然是需要些花费的,原来的开销,都有人买单,要是这钱由自己出,不光肉疼,还没那么容易,家里虽有钱,但都被那个看家婆捏在了手里,现在就这点退休工资,一目了然,若动用这钱包养女人,黄脸婆要是知道了,不就鸡飞蛋打了么。

  第二章

  调解处的周主任打电话来,说现在需要调解的案子真多,人手紧,忙不过来,正好善主任在法院里工作了几十年,经验丰富,懂得法律,倘若愿意屈就,就来当当调解员,为社会再发挥点余热。

  善仁举回绝得非常爽快。人民调解员,从早忙到晚,每月才一两千的报酬,还不如一个看大门的呢。想想有些人从位子上退下来,都是大企业高薪聘请,当当顾问,不光有不菲的收入,还特有面子,要是自己答应去调解处打工,这不是让人家看笑话吗。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善仁举又想到了小翠,心里痒痒的,真的好长时间没去了啊,要是再不去,这女人指定会躺到别的男人床上,再也没有自己的份了。

  一两千的额外收入,总好过没有,没能挣够一个月的包养费,能挣上十天半月的开销也好啊,有了这一两千,总不至于断了和小翠的关系,一个人包不起,感情找几个老哥们,一起包养也就算了,每月总有几天可以解解馋的。唉,老都老了,还顾得上什么面子啊,总归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要紧。

  第二天,善仁举出现在了调解处周主任的办公室。

  周主任见老上级来,赶紧起身迎接:“善主任,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啊?快请坐,请坐。”

  善仁举没动,像士兵那样站得笔直,还敬了个礼,一本正经地说道:“周领导好,我这个老兵向你报到,不欢迎吗?”

  周主任:“啊,呵,你不是说不来了么?噢,欢迎,欢迎,真是求之不得啊,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嘛。”

  善仁举这才坐下:“原来工作特忙,在位的时候没顾得上好好休息,现在退下来,本来是该享享清福的,和老伴也出去旅游旅游;你来了电话后,我思考了好久,还是闲不住啊,我是一个党员,总要做做表率的,再为社会作点贡献嘛。”

  “老同志就是觉悟高,还是要向老领导学习啊,我这就安排,反正那些调解员,大多你都认识,都是些政法系统退下来工作人员,有几个还是你的老部下呢。”周主任一边说着恭维话,一边忙着安排办公室,还不忘征求一下善仁举的意见:“善主任,你看能几时过来,反正也不急在一时,要不,等你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再来上班也行。”

  善仁举笑了:“有什么好安排的,我今天就算报到了,明天就准时上班;噢,对了,小周,在这里你是主任,我是人民调解员,以后可不兴善主任、善主任地叫了,还是叫我老善比较合适。”

  从此,善仁举便当上调解员了。

  第三章

  善仁举在法院工作了这么多年,耳濡目染,法规条文颇为熟悉,处理一些纠纷案件当然是得心应手了,才一个月的时间,就赶上那些老手了。

  一天,在调解一起交通事故赔偿案时,由于是致人重伤,且落下残疾,赔偿标的有一百多万元。当事人双方在调解过程中又各不相让,分歧实在太大。善仁举觉得,这个案子还是提交到法院审理比较妥当,于是建议当事人双方走法律程序。当事人也觉得调解无望,只好通过法院审理解决问题了。

  那个肇事司机有点犯难:“我一个外乡人,人生地不熟的,到哪里去请律师啊。”

  善仁举是个老好人:“你要是信得过我,我帮你联系,我在法院工作了这么多年,律师还是认识几个的。”

  那司机自然是千恩万谢,求之不得,善仁举就为那个司机联系了一个律师,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过了半个来月,马律师打电话来,说有个饭局,邀请善主任参加,善仁举当然是欣然同意,总算有人请吃饭了啊。

  饭桌上都是些老相识,只是退休后与这些人少了些往来,今天能聚到一起,善仁举兴奋得有点手舞足蹈,当然,酒就喝得有点过分。

  散席前,马律师走过来,悄悄在善仁举跟前耳语:“今天你喝得有点猛,等下我俩单独去喊两嗓子,醒醒酒,好不?”

  还能去歌厅过过瘾,善仁举真的是技痒难忍,眼睛挤成了一条缝:“随你安排。”

  来到歌厅,进到包房,善仁举就自顾自扯开嗓子开始飙歌。既然来了,反正一切都会有马律师安排妥当。

  果不其然,马律师对领班使了个眼色,领班的对讲机一响,十多个坐台小姐就鱼贯而入,一字排开,等候挑选。

  马律师亲热地坐到善仁举身边:“大佬,你赶紧挑一个,二嫂子那里我已打了招呼,她马上就过来。”

  听说小翠也要来,今晚又能够左拥右抱了,这久违了的感觉真爽。马律师倒真会来事,以前是小看他了,日后少不得多多亲近。善仁举的眼睛在那群小姐身上来回搜寻,一边回应道:“还是兄弟你懂我,下次我做东,你可要过来啊。”

  马律师乐哈哈地应道:“那是当然,大佬做东,我一定来。”

  总算选定了一位小姐,也就十八九岁年纪,善仁举立马招呼她坐在了身边,乘着酒意,在小姑娘身上一阵乱摸,又啃又抱的,把那个小姐玩得个花枝乱颤。

  等到小翠进来,善仁举的动作才有所收敛,招呼小翠在另一边坐下,肉麻地一声一声地“老婆老婆”地叫着。

  小翠故意盯着那位小姐,装作吃醋地样子:“哇,这么年轻,你都老牛吃上嫩草了,还找我来干什么?”

  善仁举是老吃老做,一点也不以为意,把小翠抱在怀里:“谁让你是陈年老酒,好喝啊。”

  马律师知趣地退出了包间,任由这两女一男尽情地胡作非为。等到差不多时间,又转回包厢,掏出几张钞票,给了小翠和那个小姐各五百元小费,然后对善仁举说:“包厢费我已经付掉了,大佬,来,这边坐坐,喝口茶,醒醒酒。”

  善仁举从两个女人中间抽身出来,坐到了马律师对面:“兄弟,今天大哥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啊。”

  马律师脸上堆出一坨笑容:“大佬,这是什么话呀,孝敬您不是应该的么。”然后把一个信封塞到了善仁举口袋里。小声说道:“上次你介绍的那个案子,律师费是六万,这两万归你。”

  善仁举大惊:“这怎么使得,我也不过是举手之劳,手头刚好有你的电话,就把这案子介绍给了你。”

  马律师道:“你我虽是兄弟,但这行业的规矩不能破,(潜)规则摆在那里,现在做我们这一行的,也就是这个行情,大佬,你可千万不要嫌少啊,以后还要仰仗您多多照顾呢。”

  善仁举愕然。原来在官位子上,吃点、拿点,那是理所当然,现在一个小小的调解员,也能有这么大的好处吗?

  看来这善仁举与其他当官的比起来还算廉洁,就是喝酒、唱歌、玩女人,吃相难看而已,在实打实的事情上还是菜鸟一个啊。于是,马律师笑道:“你都老同志了,怎么还像新媳妇上轿,甭管上面有几项规定,都是用来唬人装门面的,这潜规则才是用来办事情的啊。”

  善仁举脸上一阵躁热,自己怎么这么不懂人事呢?赶紧笑纳了这两万元的好处费。看来这调解员真不是白给的,怪不得有那么多政法系统的人退下来都去了那里,莫非是周主任感恩自己当年对他的提携,特意安排的啊。以后手头上总还有些案子的,可要抓住机会了啊。

  那两个女人在窃窃私语,已然成为要好的小姐妹,那个小翠,还时不时地向善仁举瞟上一眼。

  善仁举意会,起身对小翠说:“小翠,咱俩回家。”

  小翠露出为难的神情,讪讪一笑,把那个小姐推到了前面:“今天家里不太方便,还是让郭小姐陪你吧。”

  善仁举面露愠色,料想小翠那边今晚有野男人了。唉,断粮才没几天,这货就饥不择食了。于是掏出那个信封,也不避讳,数出四千元,丢在了小翠跟前:“老子今天没了兴致,明天再好好修理你。”然后招呼马律师打车回家。

  身后传来小翠银铃般的笑声:“老公,明天早点来啊。”

  第四章

  一发就不可收拾了啊。善仁举每月总能从众多待调解的材料中遴选出一两个案子,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忽悠来调解的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再以一个原法院工作人员噱头,暗示自己跟许多律师、法官都有交情,在法院托得上关系。这样,这些不明事理的当事人不仅委托善仁举找律师,有的还送上一份厚礼,让善仁举去法院打点打点。

  谁不想自己的案子胜诉呢。拿捏准了当事人心理,善仁举不仅能从律师那里分得好处,还吃定了当事人会送钱过来,最不济,吃顿饭,唱唱歌,找个坐台小姐陪陪也成啊。

  至于是否能使得上力,那就要看兴致了;一般来说,也就尽尽人事,走个过场;当然,收了人家律师费,拿了人家好处,也要顺便“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只要不让自己太为难,还是要出上一分力的,能打的招呼也要打一下的,做生意,这名声还是要紧的啊。至于结果嘛,不管结果如何,都是法院判的啊,要是没请律师,没打招呼,这结果可能还要糟糕些也吃不准啊。

  真是没想到,当个调解员,每月总有数千到数万的隐性收入进账,这一年下来,可不是小数目啊。善仁举终于明白,那些和自己一样的调解员,拿着一两千的报酬,还这么神定气闲,感情跟自己一样,都有套路的啊。

  这钱来得神不知鬼不觉,连家里的黄脸婆都蒙在鼓里,用来包二奶是绰绰有余,那个小翠毕竟有点年纪了,老子现在有钱,赶明再物色一个年轻漂亮点的,价钱肯定要贵一点了,但总归是货是价钱,看着舒服,玩着舒心就值。

  这段时间,善仁举意气风发,居然比在法院上班那会儿更显得年轻了;这不,在办公室里看案卷,看着看着,突然发现了一宗好买卖,又有生意上门了,该有三万左右的收益吧。

  沾沾自喜之余,善仁举冷不丁地起身,一展歌喉:骏马奔驰在辽阔的草原……

  圈里人都说,善主任退休后越发年轻了,喝酒更厉害了,歌唱得更好听了,身边又多了一个标致的小女人。

  第五章

  唉,这个月真是见了鬼了,居然没有合适的调解案子可加以利用,小打小闹,也就忽悠了一个小案件,走走简易程序,让律师代笔写了个诉状,这写诉状的费用也就一千五,自己才到手五百,离每月预定的目标值也太远了啊。

  善仁举坐在办公室里,长吁短叹,浑身的不自在。有同事过来关心了一下:“善主任,是不是病了?不要那么拼命嘛,工作哪干得完啊;要不休息几天,去医院检查检查,买个放心。”

  善仁举被同事这么一说,也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病了,于是起身对同事说:“要不,我这就去医院转转?”

  同事应和道:“去吧,去吧,这两天不忙,由我顶着呢。”

  善仁举刚要动身,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大嗓门嚷嚷着往里闯:“阿善哥果真在在这里啊,帮写个财产分割协议,我跟晓芬要离婚了。”

  见是小时候一同长大的发小华杰,善仁举只得请他进来坐定,递烟倒茶,然后问到:“你我都十几年没见面了,怎么一见面就说要离婚啊,都老夫老妻了,瞎折腾什么啊?”

  华杰说:“这婆娘,都这岁数了,还搞破鞋,跳跳广场舞,就跟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好上了,还被抓了现行,我的脸没处搁,这婚是离定了;法院的那套程序太慢了,我要速战速决,协议离婚,所有财产对半分,爽快;那婆娘也同意了,还说那老头有品位,是个老干部,比我强多了,要跟人家过一辈子,你说气人不。”

  善仁举还是敷衍着劝道:“不要一时冲动,还是劝劝弟媳回心转意吧,就这么一档子事,能挽回就挽回嘛。”

  “挽回个屁,我都这岁数了,还让我戴绿帽子,咽不下这口气,离了干净。”

  华杰这个人固执,一根筋,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善仁举是知道的。多说无益,但发小的这点小忙还是要帮的,于是说道:“不听劝是吧,那好,这协议你想怎么搞?有哪些财产需要分割?你倒先说说看。”

【审核人:站长】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Tags: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发布者资料

    热门文章

    美丽人生

    查看更多美丽人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