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
马银良 :青三彩,时光里的隐逸者
作者:马银良 时间:2022-09-21
浏览:39次  字数:6728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62 篇,  月稿:62 篇

  对于青三彩的追寻,已经是十多年的事了。十多年前,就听说沈丘有青三彩。我知道史书上载有唐三彩,还未见有对青三彩的记录。为此,我打探了几回,也不得见,后因诸多琐事而搁置了。

  直到前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很荣幸地结识了青三彩的传承人胡金贵先生。胡先生六十多岁,个不高,微胖,皮肤黑里透红,很朴实坦诚,不是那种暗藏心机的人。他在李鸣钟将军故居旁开了一个古玩店,店里摆放了部分青三彩。

  他说,制作青三彩的作坊,不在这里,是在沈丘石槽一个叫龚寨的小村里。

  藏得够深,几千年起起落落的岁月,让它过起了隐逸生活,不与定窑邢窑出土的雅士争宠,不与青花瓷争媚,独自诗意地栖居,纵然被时光遗弃,然毫无怨言,只管自由地在乡野闪烁。

  它从秦汉时期的绿青釉里袅娜地走来,在隋唐的舞台上演绎,在宋元的烟雨里缠绵,在明清的余晖里绽放,却在“文革”的树上凋零,至此,走过了一千三百多个冬秋。就在它将要碎身大自然的光景,一个叫胡金贵的人,用一双妙手使其回春。

  今天,近距离的亲密接触,我甚感幸运。青三彩,主要以施青釉为主,黄红釉为辅,故为其名。又因在刻画时采用独特的剔花艺术,又名沈丘剔花彩陶。

  青三彩,是一个美丽的名字。如果说唐三彩是俊秀大雅的姐姐,那它就是朴厚而野气飞动的妹妹。唐三彩披着黄绿白三道纱裙,青三彩披着青黄红三道纱裙。两种彩陶,都着一黄色,可见黄色之重要。黄色是帝王龙袍的专属色彩。古人将五色同方位联系,其中的黄,位居中央,正体现了黄色不同寻常的意义——中央为尊。

  再说青三彩中的青色。青,是东方之青,为生命之始。青的色彩体系似乎随天地的变化而变化,是一个经常变幻的词,青云直上,飞上青天,青冥幽远,这种变化,与天地的不可预测关联起来,成为天道崇拜的颜色载体,在诸多诗词绘画中淋漓尽致地呈现。青,也象征着“仁、义、礼、智、信”中的“仁”字,强调了内在品德的修为。刘熙《释名》中说:“青,生也,象物生时色也”。《说文解字》中又说:“青,东方色也”。这样,在古人看来,“生长”对古代农耕文明是何等的重要,它象征着一年的丰收之始。而“东方”又象征着传说中的神兽“青龙”。《淮南子•天文训》中说:“天神之贵者,莫贵于青龙,或曰天一,或曰太阴,青龙所居,不可背之。天地以设,四维乃通,或死或生,万物乃成”。认为青龙是创造万物,创造天地,创造生命的神明。可见,我们的先祖对“青”的崇拜。今天,有些地方的农村建房,每当上梁时也要贴上“青龙缠玉柱,白虎架金梁”的大红对联,目的是求个吉利。青,踏青;青,丹青。传达出人们对天地自然的喜爱,其色,备受国内外人士的追捧。其次说红色。人类生命的全程始末,都与红色脱不了干系,婴孩落地着红色襁褓,喜庆时贴大红喜字,就是驾鹤西游,也是朱漆大棺。

  黄、青、红,青三彩造的这三件衣服,将自然风韵之美发挥到极致。观之,釉色透亮,光照见影。色泽无比淡雅。其纹饰秀美,堪称一绝,既不是令人恐怖的蟹爪纹,亦不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龟背纹,而是流畅萧散的飞瀑纹,这样的一种肌理美,一定是自然天成。你听,是不是听到飞瀑流泻的声音。用手轻轻敲打,声音还真如瀑如泉,如琴如铃,犹如隐于山磬之音。再细观之,其刻花工艺之精良,叹为观止。刀法犀利,线条疏密有致,刚劲有力。上前抚摸,感觉胎体轻薄,有玉般的温润,光色纯净,柔和悦目,是一种典型的中和之美。

  它不愧是火的艺术。在火与土的演绎中,体现出一种巧夺天工的自然美。“入窑一幅无人画,落叶寒林近暮鸦。晚霭微茫潭影静,残阳一抹淡流霞。”它不是用毛笔画在宣纸上,它是用火为画笔淬炼而成。这样的画法,不是工笔画,不是写意画,全然是火与土融合的艺术。“本是河中土,胚胎烈火焚,胸怀上古事,淡墨上青云。”这就是青三彩,一朵跳动的火焰,青中透黄,黄中含青,大气而凝重。“青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含蓄内敛,深沉朴厚,静默成景。完美地展现了沈丘人素朴归真的闲情雅致以及天人合一的审美情趣。沈丘人不尚奢华,不好巧语,钟爱自然,细品生活。对精致生活的追求,便成就了沈丘青三彩的惊世之美,温良朴厚,强调的都是沈丘人内心的感受。

  历史上有三国,而沈丘也藏着“三国”。即国学《千字文》,国医“华佗冢”,国瓷“青三彩。”“三国”是沈丘的国宝级遗存。其名词的发明者,是学者型官员侯学智先生;而青三彩能得以延续,是传承者胡金贵先生的贡献。如果说侯学智先生是智者,那么胡金贵先生就是美者。胡先生就像青三彩,隐逸民间,不为许多人所知。是时光把他沉淀成微茫的颗粒,像青三彩,在乡野里静静地绽放,静静地美着。默默地用一双汲取天地之灵气的手,刻着,画着。他知道审美追求是一种意境的表达,花鸟鱼虫的摆放,都是天然的安排。他追求的那种朴茂的意境,正是契合了沈丘人对美的求索。

  随后,金贵先生又引领着我观看了他的作坊。我看见了五百多个瓷瓶婴儿一般地立着,清新之气扑面而来。五百多个瓷瓶上刻制出了“青三彩”版的《红楼梦》,瓶瓶栩栩如生,依稀能听见林黛玉葬花的吟诵之声。一时间,我感觉到满室生命的鲜活,这是生命之花在瓶上的绝唱。我小心行走,谨慎漫游,不敢抚摸,不敢喧哗,实在是怕惊扰了它们静美的生活。

  金贵先生看出了我的心思。就从旁抱出一瓶,作为礼品赠送于我。我满心欢喜,把它带回家,放置在物架上,天天打量,日日观赏。忽然想起一首诗:“不羡浮云若彩霞,清心寡欲似平沙。峥嵘岁月千年后,留得青彩一束花。”

  青三彩,不该再是时光的隐逸者。它该走出来了,走出省门,走出国门,把美的光芒照耀给需要美,热爱美的人们。因为我始终相信:艺术唤醒艺术,美点燃美!

【审核人:雨祺】

《马银良 :青三彩,时光里》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马银良 时光
评论(39人参与,1条评论) 罗虎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9-21 10:24
    美文苑
    青三彩,从秦汉时期的绿青釉里袅娜地走来,在隋唐的舞台上演绎,在宋元的烟雨里缠绵,在明清的余晖里绽放。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文欣赏

    查看更多美文欣赏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