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

热门推荐

白琳:和娜塔莉去甘多尔福
圣诞节和新年的禁行解除之后,娜塔莉约我去甘多尔福堡。这地方离她所居住的弗拉斯卡蒂小镇不太远,有时候她在连接两个镇子的公路上慢跑。如果步行的话,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但她说她也曾经花费过三个
美文苑 发表于2022-05-22
1人看过
敬文东:那丢不尽的脸啦(节选)
敬文东,1968年生于四川省剑阁县,文学博士,现为中央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主要有《流氓世界的诞生》《指引与注视》《失败的偶像》《随“贝格尔号”出游》《事情总会起变化》《牲人盈天下》《皈依天下
美文苑 发表于2022-05-22
2人看过
夏树:抹不去的记忆——写在袁隆平先生逝世一周年
去年8月中旬,正是酷暑季节,我在位于密云水库西南侧的一个村庄里休假。突然接到农业农村部机关党委副书记王家忠的电话,他说部里要组织袁隆平先进事迹报告会,时间很紧,希望我能参加这项工作。
林凡 发表于2022-05-21
3人看过
“冬奥故事”的在场性讲述
现场感,是朱阅平《冬奥序曲》一书的正确打开方式或解读密码。从冬奥工程建设现场出发,以纪实的手法和小说化的语言切入冬奥,讲述冬奥工程建设过程中,崇礼区在场的领导干部、普通职工以及每一个为冬奥
文大侠 发表于2022-05-21
2人看过
卿秀文:我娃想当作家,好不
毛姆说:“想到有那么多的书被写了出来,它们的作者都怀着美好的希冀盼望着它们的出版;想到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这些作者们,这真是一种有益于身心的修炼。一本书要想从这茫茫书海中脱颖而
文大侠 发表于2022-05-21
2人看过
李朝全:觉醒年代两兄弟(下)
就是死也不跪下  恒丰里104号这是一幢砖木结构的三层楼新式石库门住宅。1926年建成后,上海区委在这里开办过党校。  1927年6月26日上午,中共江苏省委在恒丰里104号召开干部大会。中央代表王若
美文苑 发表于2022-05-21
1人看过
薛青锋:一个夜晚
1.温章尾随林俣  跟在一个女人后面,可能要跟出点事来。周末,温章尾随在林俣身后,不急不缓,间距在两米左右。  温章的尾随与道德无关,是无聊所使。他原打算去逛书店,但林俣走路有些飘然,背影像有魔力
美文苑 发表于2022-05-21
2人看过
张翎:疫狐纪(节选)
张翎,女,海外华文作家,现居多伦多。著有《劳燕》《余震》《金山》等。曾获华语传媒年度小说家奖,新浪年度十大好书,华侨华人文学奖评委会大奖,《中国时报》“开卷好书奖”,红楼梦世界华文长篇小说专家推
美文苑 发表于2022-05-20
3人看过
任溶溶:我要写写写(组章)
任溶溶,本名任以奇,原名任根鎏,1923年5月19日出生于上海,广东鹤山人,祖籍浙江金华,1945年毕业于上海大夏大学(今华东师范大学)中国文学系。任老长期从事翻译工作和儿童文学创作,是我国儿童文学翻译和儿童
美文苑 发表于2022-05-19
26人看过
杜斌:唐诗三百首(节选)
杜斌,男,1956年生,山西永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大家》《黄河》《山西文学》等刊物,部分作品被《小说选刊》《长篇小说选刊》《小说月报》转载。著有中篇小说《天眼》《风烈》,长篇小说《
美文苑 发表于2022-05-19
4人看过
陈祥发 :大三峡这地方,让人心仪已久
去南天湖观湖听鸟。天下湖泊无数,但南天湖却在丰都最高的山上,倒映着云朵、星星与月亮,自然会与七仙女下凡产生联想。本人曾诗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峰不在挺,有湖则灵。仙女下凡尘,尘世皆惊艳;湖光映
白雪公主 发表于2022-05-19
5人看过
马传耿:读书之益
毛坦厂中学建在群山环抱的山洼里。学子们在那里读书,可以同时感受群山赋予的空灵。贾宝玉于花荫下偷看当时的禁书《西厢记》,与一目十行的林黛玉共度春天的美好时光。作者把宝黛的读书场景,写得充满
白雪公主 发表于2022-05-18
10人看过
陈晨:东园的竹棚
1921年12月29日清晨,薄雾笼罩着日本横滨港,一艘名为“亚利桑那丸”的巨轮停泊在港口,正准备启航。  早上八点半,汽笛长鸣,“亚利桑那丸”号缓缓地离开了港口。三等舱的船舱内,一名身形瘦弱、一脸病容
美文苑 发表于2022-05-18
4人看过
周新华:流放中遥望京师(选读)
帝国啊,连虫子也为你辛勤工作着呢。  ——题记  一、阴谋的使臣  流放之前,我是中华帝国的五品官员,在我获得这个崇高职位以前,我是个域外的使臣,我代表乌猪海岸我的祖国婆龙国来到这个世界的中
美文苑 发表于2022-05-18
3人看过
孙郁:废墟之上
在旧都生活久的人,是很容易生出思古之情的。二十多年前我在北京日报社上班,办公大楼就在元大都南城墙的旧址,报社的老员工,偶尔念及于此,还说过不少的故事。身边有几位朋友,热心收藏古董,对于旧都是很有
美文苑 发表于2022-05-17
3人看过
冉正万:指月街
主编推荐  也许世界上的确存在绝对的好人或坏人,但在文艺作品中,这种“绝对”绝不该有。甚至,如果一个作家能将“虚伪”和“欺骗”这样的负面词汇呈现得唯美、寂寥、令人心酸,文字和小说最精微、最
美文苑 发表于2022-05-17
2人看过
计文君:糖霜(节选)
计文君,女,1973年生,文学博士,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北京大学曹雪芹美学艺术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出版有小说集《化城喻》《问津变》《白头吟》《帅旦》《剔红》等,曾获《人民文学》小说奖、杜甫文
美文苑 发表于2022-05-16
9人看过
傅菲:梨树上的花面狸
杜梨坪有一棵老梨树,树皮灰白,蒙了一层白白的苔藓。早些年,一枝粗桠被雷劈了,但树没有死,桠口慢慢烂了,露出一个窟窿。窟窿之下又发了一枝新桠,桠往上斜长,在两米之上溢出。梨是天柱梨,梨皮青麻色,肉质雪白
美文苑 发表于2022-05-16
6人看过
难忘的石门情怀
在校期间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我是红卫兵造反派的重要人物,人还没回来,名字早已到县里报到了。蔚县怕我回县里闹事,把我分配到大南山老区工作。说实话,我是一个不怕苦,不怕累的好青年,我们是标准的老三届学
语琴 发表于2022-05-16
4人看过
其子:一家三代有好友
这个假期,对于女儿而言,最开心的是联系上了小时候的两个伙伴。一个是想见重逢场景激动地彻夜难眠的航航,一个是想女儿想到要哭的晨晨。与女儿,晨晨做过一班相处的同学,航航做过一院相处的邻居、舞友兼
语琴 发表于2022-05-16
8人看过
上一页
第1页,共 29 页
下一页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